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日落長沙秋色遠”下句及全詩賞析、作者出處

“日落長沙秋色遠”下句及全詩賞析、作者出處

時間:2010-05-30 09:01:44 分類:隋唐
日落長沙秋色遠的下句是“不知何處吊湘君”。整句:

日落長沙秋色遠,不知何處吊湘君。


詩句出自唐代詩人李白的《陪族叔刑部侍郎曄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


陪族叔刑部侍郎曄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庭


作者:李白 年代:唐



 洞庭西望楚江分,水儘南天不見雲。


日落長沙秋色遠,不知何處吊湘君。


南湖秋水夜無煙,耐可乘流直上天。


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雲邊。


洛陽才子謫湘川,元禮同舟月下仙。


記得長安還欲笑,不知何處是西天。


洞庭湖西秋月輝,瀟湘江北早鴻飛。


醉客滿船歌白苧,不知霜露入秋衣。


帝子瀟湘去不還,空餘秋草洞庭間。


 淡掃明湖開玉鏡,丹青畫出是君山。


賞析:


  肅宗乾元二年(759)秋,刑部侍郎李曄貶官嶺南,行經嶽州(今湖南嶽陽),與詩人李白相遇,時賈至亦謫居嶽州,三人相約同遊洞庭湖,李白寫下一組五首的七絕記其事。這是其中第二首,它內涵豐富,妙機四溢,有悠悠不儘的情韻。
  首句寫景,兼點季節與泛舟洞庭事。洞庭在嶽州西南,故可稱“南湖”。唐人喜詠洞庭,佳句累累,美不勝收。“南湖秋水夜無煙”一句,看來冇有具體精細的描繪,卻是天然去雕飾的淡語,惹人聯想。夜來湖上,煙之有無,其誰能察?能見“無煙”,則湖上光明可知,未嘗寫月,而已得“月色”,極妙。清秋佳節,月照南湖,境界澄沏如畫,讀者如閉目可接,足使人心曠神怡。這種具有形象暗示作用的詩語,淡而有味,其中佳處,又為具體模寫所難到。
  在被月色淨化了的境界裡,最易使人忘懷塵世一切瑣屑的得失之情而浮想聯翩。湖光月色此刻便激起“謫仙”李白羽化遺世之想,所以次句道:安得(“耐可”)乘流而直上青天!傳說天河通海,故有此想。詩人天真的異想,又間接告訴讀者月景的迷人。
  詩人並冇有就此上天,後兩句寫泛舟湖上賞月飲酒之樂。“且就”二字意味深長,似乎表明,雖未上天,卻並非青天不可上,也並非自己不願上,而是洞庭月色太美,不如暫且留下來。其措意亦妙。蘇東坡《水調歌頭》“我欲乘風歸去,惟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數句,意境與之近似。
  湖麵清風,湖上明月,自然美景,人所共適,故李白曾說“清風朗月不用一錢買”(《襄陽歌》)。說“不用一錢買”,是三句“賒”字最恰當的注腳,還不能儘此字之妙。此字之用似甚無理,“月色”豈能“賒”?又豈用“賒”?然而著此一字,就將自然人格化。八百裡洞庭儼然一位富有的主人,擁有湖光、山景、月色、清風等等無價之寶(隻言“賒月色”,卻不妨舉一反三),而又十分慷慨好客,不吝借與。著一“賒”字,人與自然有了娓娓對話,十分親切。這種彆出心裁的擬人化手法,是高人一籌的。作者《送韓侍禦之廣德》也有“暫就東山賒月色,酣歌一夜送淵明”之句,亦用“賒月色”詞語,可以互參。麵對風清月白的良宵不可無酒,自然引出末句。明明在湖上,卻說“將船買酒白雲邊”,亦無理而可玩味。原來洞庭湖麵遼闊,水天相接,遙看湖畔酒家自在白雲生處。說“買酒白雲邊”,足見湖麵之壯闊。同時又與“直上天”的異想呼應,人間酒家被詩人的想象移到天上。這即景之句又充滿奇情異趣,豐富了全詩的情韻。
  總的說來,此詩之妙不在景物具體描繪的工致,而在於即景發興,藝術想象奇特,鑄詞造語獨到,能啟人逸思,通篇有味而不可句摘,恰如謝榛所說:“以興為主,渾然成篇,此詩之入化也”(《四溟詩話》)。
  這兩句的意思是長沙城在秋日的黃昏下更顯得落寞孤寂,作者不遠萬裡來到洞庭湖旁邊不知湘君墓在何處想去悼念一下。
   並非真的想去吊湘君而覓其處所,僅是抒發緬懷古人之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