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先秦 > 蘇武: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蘇武: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時間:2010-08-07 23:51:28 分類:先秦
“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出自蘇武的《結發為夫妻》

結發為夫妻


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歡娛在今夕,嬿婉及良時。   


征夫懷往路,起視夜何其。   


參辰皆已冇,去去從此辭。   


行役在戰場,相見未有期。   


握手一長歎,淚為生彆滋。   


努力愛春華,莫忘歡樂時。   


生當複來歸,死當長相思。


賞析:


  這首詩在徐陵的《玉台新詠》中題作《留彆妻》,舊傳為蘇武初出使時留彆妻子之作。然而今讀詩中“征夫懷往路”、“行役在戰場”諸語,詩中的主人公應是一個即將應征出戰的青年男子,作品所表現的也是漢代末期常見的征夫彆妻的主題。


   詩的前四句寫一對青年男女正沉浸在新婚的歡愉之中。“結發”是古代男子二十束發加冠、女子十五束發為笄表示成年的一種儀式,詩中的青年男女到了這個人生的美好時刻便結為夫妻,“恩愛兩不疑”,婚後生活過得十分美滿、幸福。“嬿婉”語出《詩·邶風·新台》:“嬿婉求之”,和順的樣子。這裡用來形容兩人的愛情生活非常融洽,親密無間。這一段用墨不多,卻通過展現在人們麵前的新婚夫婦那種恩愛、琴瑟和諧的歡樂情景,把一種人生和青春的愉悅傳遞給了讀者。


   “征夫懷往路,起視夜何其”。然而嚴酷的現實很快攪散了這對恩愛夫妻“嬿婉及良時”的美夢,一度出現於兩人之間的一小塊晴空被即將出征、離彆在即的陰影覆蓋了。作者在此筆鋒陡轉,在點出主人公“征夫”身份的同時,隨即將開頭輕鬆、歡快的氣氛一下子拋入生離死彆的無限悲哀。詩中的男子惦念著不久將要上路,時不時地起身探望窗外的天色,因為他心裡清楚地知道,隻要天一亮,他就要啟程應征,那漫無期限的離彆將要取代新婚的片刻歡愉。所以當他看到參辰星已在天邊隱去,天將破曉時,心中頓時湧起一般股難以言傳的酸楚。“去去”兩字相迭,生動地表現了主人公道彆時那種痛苦不堪、語噎詞塞的情態。人世間的一般離彆,已使人為之黯然銷魂,何況新婚嬿爾正是人生“花好月圓”之時,又何況這對年輕的恩愛夫妻所麵臨的不是一般的離彆,而是奔赴戰場、相見無期的生死離彆;這不能不叫人五內俱裂,淚如泉湧。“握手一長歎,淚為生彆滋”,讀著這樣的詩句,這對青年男女無限悲愴、難以自持的情景如在眼前,此景此情催人淚下,曆千年而不滅其震撼人心的強大力量。以後宋代詞家柳永寫戀人之彆,有“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雨霖鈴·寒蟬淒切》)之語,元代戲劇家王實甫《西廂記》寫張生、鶯鶯長亭之彆,又有“聽得一聲‘去也’,鬆了金釧”的描寫,雖然都有一定的感染力,並與此詩有某種相似之處,但與此詩對封建兵役製給青年男女帶來的心靈創傷的表現相比,畢竟顯得纖弱多了。


   末四句寫新婚夫婦臨彆時的相互鄭重叮嚀。其中“努力”二句是妻子對丈夫的囑托,她要丈夫在行役中愛惜自己的青春年華,注意保重身體,同時牢記夫妻間的恩愛與歡樂,體現了一個妻子的關心和擔心;“生當”二句是丈夫對妻子的回答:“若能生還,一定與你白頭偕老,若死在戰場,也將一直把你懷念。”表現了丈夫對愛情的忠貞不渝。這段對話,不僅展示了人物樸實、美好的內心,而且更充實了詩首二句中“兩不疑”的內容,使全詩增添了一種悲劇氣氛。前賢曾謂悲劇就是將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人看,此詩正符合這樣一種說法。男女相愛結為夫妻,原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事,可是在殘酷的兵役製逼迫下,它隻能像一朵剛綻放即被摧殘的花,轉瞬即逝,無法追回。


   曆史上有許多寫離狀彆的佳作,此詩當能在其中占一席之地。它的選材、表達、風格等,都對後代有廣泛的影響。唐代大詩人杜甫的名作《新婚彆》可以說是這方麵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