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 柳永:一場寂寞憑誰訴,算前言,總輕負。

柳永:一場寂寞憑誰訴,算前言,總輕負。

時間:2010-08-08 00:00:47 分類:
“一場寂寞憑誰訴,算前言,總輕負。”出自柳永的《晝夜樂·洞房記得初相遇》

晝夜樂·洞房記得初相遇


  洞房記得初相遇。便隻合、長相聚。何期小會幽歡,變作離情彆緒。況值闌珊春色暮。對滿目、亂花狂絮。直恐好風光,儘隨伊歸去。   


一場寂寞憑誰訴。算前言,總輕負。早知恁(nèn)地難拚,悔不當時留住。其奈風流端正外,更彆有、係人心處。一日不思量,也攢(cuán)眉千度。


賞析:


  這是一首回憶往昔歡聚和抒寫相思的詞。作者詞中塑造了一個獨居索寞、傷春懷人的思婦形象。詞中以長調的形式,縱橫馳騁,鋪敘展衍,層層遞進,把女主人公細膩深婉的內心世界表現得曲折往複,使讀者清晰地感覺到了她的個性與生命的真實存在。


   詞以抒情女主人公的語氣敘述其短暫而難忘的愛情故事。她從頭到尾,絮絮訴說其無儘的懊悔。作者以追憶的方式從故事的開頭說起,不過省略了許多枝節,直接寫她與情人的初次相會。這次歡會就是他們的初次相遇。初遇即便“幽歡”,正表現了市民戀愛直捷而大膽的特點。這樣的初遇,自然給女性留下特彆難忘的印象,她一心認定“便隻合,長相聚”。但事與願違,初歡即又是永久的分離。暮春時節所見到的是“亂花狂絮”,春事闌珊。春歸的景象已經令人感傷,而恰恰這時又觸動了對往日幽歡幸福與離彆痛苦的回憶,愈加令人感傷了。“況值”兩字用得極妙,一方麵表示了由追憶回到現實的轉換,另一方麵又帶出了見景傷情的原因。“直恐好風光,儘隨伊歸去”之“伊”為第三人稱代詞,既可指男性,也可指女性。柳永的俗詞是供女藝人演唱的,故其中的“伊”一般都用以指男性,此詞的“伊”亦指男性。女主人公將春歸與情人的離去聯係起來,美好的春光她的感受中好象是隨他而去了。“直恐”兩字使用得很恰當,事實上春歸與人去是無內聯係的,她所作的主觀懷疑性的判斷,將二者聯係起來純是情感的附著作用所致,說明思念之強烈。“一場寂寞憑誰訴”,詞情的發展中具有承上啟下的作用。“一場寂寞”是春歸人去後最易感到的,但寂寞和苦惱的真正原因是無法向任何人訴說的,也不宜向人訴說,隻有深深地埋藏自己內心深處。於是整個下片轉入抒寫自身懊悔的情緒。作者“算前言,總輕負”,是由於她的言而無信,或是損傷了他的感情,這些都未明白交代,但顯然責任是女方;於是感到自責和內疚,輕易地辜負了他的情意。再講“早知恁地難拚,悔不當時留住。”可以看出她當初未考慮到離彆後情感上竟如此難於割舍。他不僅舉措風流可愛,而且還品貌端正,遠非一般浮滑輕薄之徒可比,實是難得的人物。而這個人“更彆有、係人心處”,寫說她才能體驗到的好處,也是她“難拚”的最重要的原因。結句“一日不思量,也攢眉千度”,非常形象地表現了這位婦女悔恨和思念的精神狀態。攢眉即愁眉緊鎖,是“思量”時憂愁的表情。意思是,每日都思量,而且總是憂思千次的,可想見其思念之深且切了。這兩句的表述方式很彆致,正言反說,語轉曲而情益深。不思量已是攢眉千度了,則每日思量時又將如何,如此造語不但深刻,而且俏皮,十分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