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霜落荊門江樹空”下句及全詩賞析、作者出處

“霜落荊門江樹空”下句及全詩賞析、作者出處

時間:2010-05-30 09:17:33 分類:隋唐
霜落荊門江樹空下句是“布帆無恙掛秋風”。整句:

霜落荊門江樹空,布帆無恙掛秋風。


詩句出自唐代詩人李白的《秋下荊門》。


秋下荊門


作者:李白 年代:唐


  霜落荊門江樹空,布帆無恙掛秋風。


   此行不為鱸魚鱠,自愛名山入剡中。


賞析:


 “荊門”,山名,在今湖北宜都縣西北的長江南岸,隔江與虎牙山對峙,戰國時為楚國的西方門戶。乘船東下過荊門,就意味著告彆了巴山蜀水。這首詩寫於詩人第一次出蜀遠遊時。對錦繡前程的憧憬,對新奇而美好的世界的幻想,使他戰勝了對峨眉山月的依戀,去熱烈地追求理想中的未來。詩中洋溢著積極而浪漫的熱情。


   第一句是寫景,同時點出題中的“秋”和“荊門”。荊門山原是林木森森,綠葉滿山,然而詩人到來時,卻是秋來霜下,木葉零落,眼前一空。由於山空,江麵也顯得更為開闊。這個“空”字非常形象地描繪出山明水淨、天地清肅的景象,寥廓高朗,而無蕭瑟衰颯之感。


   第二句“布帆無恙掛秋風”,承上句“江”字,並暗點題中“下”字。東晉大畫家顧愷之為荊州刺史殷仲堪幕府的參軍,曾告假乘舟東下,仲堪特地把布帆借給他,途中遇大風,顧愷之寫信給殷仲堪說:“行人安穩,布帆無恙。”這裡借用了“布帆無恙”這一典故,不僅說明詩人旅途平安,更有一帆風順、天助人願的意味。這種秋風萬裡送行舟的景象,生動地寫出了詩人無比樂觀欣慰的心情。


   前人有詩:“張翰江東去,正值秋風時。”這首詩的第三句,就是由第二句中的“秋風”連及而來的。據說西晉時吳人張翰在洛陽做官,見秋風起而想到故鄉的蓴羹、鱸魚鱠,說:“人生貴得適誌耳,何能羈宦數千裡,以要名爵乎!”於是回到了故鄉。李白此行正值秋天,船又是向著長江下遊駛行,這便使他聯想到張翰的故事,不過他聲明“此行不為鱸魚鱠”,此行目的與張翰不同,他自己是遠離家鄉。這樣反跌一筆,不但使詩變得起伏跌宕,而且急呼下文“自愛名山入剡中”。剡中,今浙江嵊縣,境內多名山佳水。句中“自”字,與上一句中“不為”相呼應,兩句緊相連貫,增強了感情色彩。


   古人曾說過:“詩人之言,不足為實也。”那意思大概就是說詩具有凝煉、概括、誇張、含蓄等特色,詩中語言的含意,往往不能就字麵講“實”、講死,所以說寫詩的人也應該“不以辭害意”。這首詩的三四兩句,如果隻理解為詩人在表白“此行”的目的,不是為了吳地的美味佳肴,而是要去欣賞剡中的名山,那就未免太表麵了,太“實”了。李白“入剡中”,是若乾年以後的事。讀者要知道它的含意到底是什麼,還得回到詩的第三句。從張翰所說的話來看,張翰是把“名爵”與“鱸魚鱠”對立起來,放棄前一個,而選後一個;而李白對後者的態度很明朗——“此行不為鱸魚鱠”。至於對前者,詩人冇有明說。可是,“秋下荊門”以後的所言,所行,就把這個問題說得很清楚了。第一,“此行”並冇有“入剡中”,而是周遊在江漢一帶,尋找機會,以求仕進;第二,他還明白地聲稱:“大丈夫必有四方之誌,乃仗劍去國,辭親遠遊。”(《上安州裴長史書》)他還希求“奮其智能,願為輔弼,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這種建功立業的宏願,積極用世的精神,和張翰的態度恰恰相反。所以詩人此時對“名爵”和“鱸魚鱠”都是一反張翰的意思,隻不過在詩中說一半留一半罷了。當然,這也是“適誌”,是辭親遠遊、建功立業的“誌”。


   詩的第四句說,飽覽剡中的名山佳水,也是詩人所向往的。這種興趣,早在他出蜀之前就已經表露出來了,不過聯係上一句來看,就不能僅僅局限於此了。自視不凡的李白,是不想通過當時一般文人所走的科舉道路去獲取功名的,而是要選擇另一條富有浪漫色彩的途徑,那便是遊曆,任俠,隱居名山,求仙學道,結交名流,樹立聲譽,以期達到目標。所以這裡的“自愛名山入剡中”,無非是在標榜詩人自己那種高人雅士的格調,無非是那種不同凡俗的生活情趣的一種藝術概括。這種樂觀浪漫、豪爽開朗、昂揚奮發的精神,生動地表現了詩人的個性,以及盛唐時代的精神風貌。


   這首詩在藝術表現上也頗有特色。全詩雖四句,但寫景、敘事、議論各具形象,集中地抒發了詩人年輕時“仗劍去國”的熱情,筆勢變幻靈活,而又自然渾成。四句詩中連用了兩個典故,或暗用而不露痕跡,或反用而有新意,使讀者讀來冇有凝滯堆砌之感,達到了推陳出新、語如己出、活潑自然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