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杜甫:崢嶸赤雲西,日腳下平地。

杜甫:崢嶸赤雲西,日腳下平地。

時間:2010-08-16 13:25:22 分類:隋唐
名句“崢嶸赤雲西,日腳下平地。”出自唐代詩人杜甫的《羌村三首》其一

羌村三首.其一


崢嶸赤雲西,日腳下平地。   


柴門鳥雀噪,歸客千裡至。   


妻孥怪我在,驚定還拭淚。   


世亂遭飄蕩,生還偶然遂。   


鄰人滿牆頭,感歎亦噓欷。  


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


作品賞析:


  《羌村三首》內容各異,構成了詩人的一部“還鄉三部曲”,也構成了一幅“唐代亂離圖”。組詩從三個不同的角度展現了杜甫回家省親時的生活片斷,客觀真實地再現了黎民蒼生饑寒交迫、妻離子散、朝不保夕的悲苦境況。


   第一首著重寫詩人剛到家時合家歡聚的情景,以及人物在戰亂時期出現的特有心理。   “崢嶸赤雲西,日腳下平地。柴門鳥雀噪,歸客千裡至。”詩人千裡跋涉,終於在薄暮時分風塵仆仆地回到了羌村。天邊的夕陽也急於躲到地平線下休息,柴門前的樹梢上有幾隻鳥兒鳴叫不停,這喧賓奪主的聲浪反襯出那個特殊歲月鄉村生活的蕭索荒涼。即便如此,鳥雀的鳴叫聲,也增添了“歸客千裡至”的喜悅氣氛,帶有喜迎歸者之意。詩人的歸來連鳥雀都為之歡欣,更何況詩人的妻子和兒女。這首詩開篇四句措詞平實,但蘊意深厚,為下文的敘事抒情渲染了氣氛。


   “妻孥怪我在,驚定還拭淚。”此二句詩人逼真地將戰亂時期親人突然相逢時產生的複雜情感傳達了出來。詩人多年來隻身一人在外顛沛流離,又加上兵連禍結,戰亂不休,其生死安危家人無從知曉,常年不歸,加之音訊全無,家人早已抱著凶多吉少的心理,未敢奢望詩人平安歸來。今日親人杜甫驟然而歸,實出家人意料,所以會產生“怪我在”的心理。“驚定還拭淚”,妻子在驚訝、驚奇、驚喜之後,眼中蓄滿了淚水,淚水中有太多複雜的情感因素:辛酸、驚喜、埋怨、感傷等等。這次重逢來得太珍貴了,它是用長久彆離和九死一生的痛苦換來的,在那個烽火不息,哀鴻遍野,白骨隨處可見的年代,很少有人能像杜甫一樣幸運地生還。於是,詩人發出深沉悲切的感慨:“世亂遭飄蕩,生還偶然遂。”從詩人幸存的“偶然”,讀者可以體會到悲哀的“必然”。杜詩之所以千百年來一直能使讀者在讀後驚心動魄,其秘密就在於它絕不隻是反映詩人自己的生活經曆,而是對現實生活的高度集中的概括。


   詩人生還的喜訊很快傳遍了羌村,鄉鄰們帶著驚喜的心情紛紛趕來探望。“鄰人滿牆頭,感歎亦噓欷”,鄰裡們十分知趣地隔牆觀望,不忍破壞詩人一家團圓的喜慶氣氛,看著詩人劫後餘生,鄉鄰們情不自禁地為之感歎,為之唏噓。而在這種感歎和唏噓中,又含有詩人自家的傷痛。“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詩人用極為簡單傳神的景語,將亂離人久彆重逢的難以置信的奇幻感受描摹了出來。曾經多少次在夢中呼喚親人的名字,如今親人真的驟然出現在麵前,突如其來的相逢反讓詩人感覺不夠真實,夜幕降臨,灶台上燃起昏黃的燭火,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在朦朧的燈光映照下,此情此景更讓詩人覺得猶如在夢境中一樣。詩人用這樣兩句簡樸的語言將戰爭年代人們的獨特感受更強烈地呈現出來,由寫一人一家的酸甜苦辣波及全天下人的悲苦,這種描寫十分具有典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