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白居易:一道殘陽鋪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

白居易:一道殘陽鋪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

時間:2010-08-16 13:30:53 分類:隋唐
名句“一道殘陽鋪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出自唐代詩人白居易的《暮江吟》

暮江吟


一道殘陽鋪水中,  


半江瑟瑟半江紅。   


可憐九月初三夜,   


露似珍珠月似弓。


作品賞析:


  《暮江吟》是白居易“雜律詩”中的一首。全詩構思妙絕之處,在於攝取了兩幅幽美的自然界的畫麵,加以組接。一幅是夕陽西沉、晚霞映江的絢麗景象,一幅是彎月初升,露珠晶瑩的朦朧夜色。兩者分開看各具佳景,合起來讀更顯妙境,詩人又在詩句中妥帖地加入比喻的寫法,使景色倍顯生動。由於這首詩滲透了詩人被迫遠離朝廷後輕鬆愉悅的解放情緒和個性色彩,因而又使全詩成了詩人特定境遇下審美心理功能的藝術載體。

   前兩句寫夕陽落照中的江水。“一道殘陽鋪水中”,殘陽照射在江麵上,不說“照”,卻說“鋪”,這是因為“殘陽”已經接近地平線,幾乎是貼著地麵照射過來,確像“鋪”在江上,很形象;這個“鋪”字也顯得委婉、平緩,寫出了秋天夕陽獨特的柔和,給人以親切、安閒的感覺。“半江瑟瑟半江紅”,天氣晴朗無風,江水緩緩流動,江麵皺起細小的波紋。受光多的部分,呈現一片“紅”色;受光少的地方,呈現出深深的碧色。詩人抓住江麵上呈現出的兩種顏色,卻表現出殘陽照射下,暮江細波粼粼、光色瞬息變化的景象。詩人沉醉了,把他自己的喜悅之情寄寓在景物描寫之中了。

   後兩句寫新月初升的夜景。詩人流連忘返,直到初月升起,涼露下降的時候,眼前呈現出一片更為美好的境界。詩人俯身一看,江邊的草地上掛滿了晶瑩的露珠。這綠草上的滴滴清露,很像是鑲嵌在上麵的粒粒珍珠。用“真珠”作比喻,不僅寫出了露珠的圓潤,而且寫出了在新月的清輝下,露珠閃爍的光澤。詩人再抬頭一看,一彎新月初升,如同在碧藍的天幕上,懸掛了一張精巧的弓。詩人把這天上地下的兩種景象,壓縮在一句詩裡——“露似真珠月似弓”。作者從像弓一樣的一彎新月,想起當時正是“九月初三夜”,不禁脫口讚美它的可愛,直接抒情,把感情推向高潮,給詩歌造成了波瀾。

   詩人通過“露”、“月”視覺形象的描寫,創造出和諧、寧靜的意境,用這樣新穎巧妙的比喻來精心為大自然敷彩著色,描容繪形,給讀者展現了一幅絕妙的畫卷。由描繪暮江,到讚美月露,這中間似少了一個時間上的銜接,而“九月初三夜”的“夜”無形中把時間連接起來,它上與“暮”接,下與“露”、“月”相連,這就意味著詩人從黃昏時起,一直玩賞到月上露下,蘊含著詩人對大自然的喜愛、熱愛之情。明代楊慎《升庵詩話》評:“詩有豐韻。言殘陽鋪水,半江之碧,如瑟瑟之色;半江紅,日所映也。可謂工微入畫。”《唐宋詩醇》評:“寫景奇麗,是一幅著色秋江圖。”清代王士禎《唐人萬首絕句選》評:“麗絕韻絕,令人神往。”

   另外,值得讀者注意的是這首詩中的時間問題。

   其一,《暮江吟》並非始終寫“暮色江景”。如果隻從《暮江吟》的標題看,此詩似乎應始終歌吟“日落前後”的暮色江景,但詩中“可憐九月初三夜”的“夜”字,以及“露似珍珠月似弓”,則明顯地是在寫“夜晚”。按《辭海》裡的解釋:“露是空氣中水汽因地麵或地物表麵散發熱量,使得地麵或地物表麵的溫度低於氣溫(但仍高於0℃),而凝結在其上的水珠。常見於晴朗無風的夜間或清晨。”由此可見,此詩標題與內容有不相吻合的地方,並非始終寫暮色江景。理解此詩時一定要把握住這個特點,不能機械地隻從標題去理解內容。有人認為,此詩的標題與內容中的時間不完全相符是作者的疏忽或失筆。其實,這種情況在唐詩中是很常見的,如杜甫的《日暮》就從黃昏時分一直寫到“草露滴秋根”;賈島的《暮過山村》也從日落寫到明月高懸。所以,不能完全用自然科學的研究方法去研究文學作品。

   其二,《暮江吟》主要是寫“暮色江景”。《暮江吟》全詩共四句。前兩句寫夕陽斜照在江麵上的景色,這是最真實可信的暮色江景。後兩句寫詩人流連忘返,直到新月初升的場景。詩中“九月初三”與“月似弓”上下緊扣,寫的是黃昏時的自然景色。這裡的“九月初三”,點明時間,“月似弓”則是詩人看到的景象。當然,這種景象隻能在日落後不久才能看到,因而這兩句主要還是寫暮色江景,而不像有些書上說的那樣是寫“美麗的夜景”。

   說後兩句仍主要寫暮色江景,有其科學上的依據。根據天文學常識,九月初三日,月亮位於太陽以東約45°,形狀像個反C字形,即“月似弓”,日落後出現於西方、西南方低空中,可見時間局限於日落後2至3小時。從詩中看,作者看到“月似弓”之時,月亮的地平高度不會很低。太低了,由於樹木、建築、霧氣等影響就不會看到。據此,讀者可以推測出,作者看到“月似弓”之時,當在九月初三黃昏,即日落後不久。從民用時間看,仍屬於傍晚,即“暮”的範疇。   其三,《暮江吟》寫了三個不同的“時間”。通過以上分析,《暮江吟》前兩句寫的時間是日落前(一小段時間)或日落時;後兩句主要寫日落後(一小段時間),即黃昏;由後兩句還引伸出夜裡一段時間。這完全符合作者的觀賞順序,即作者先於日落前看到了“殘陽鋪照”,又於日落後看到了“月似弓”,再於夜間看到了“露似珍珠”。大多數資料都認為,“月似弓”與“露似珍珠”是作者於夜間同一時刻看到的,前寫天上,後寫地下。其實這是因為缺少天文、氣象常識,忽視了兩種自然現象之間的“時間差”問題。如前所述,作者看到“九月初三”、“月似弓”之時,隻能是在日落後不久。此時,由於太陽剛剛落山不久,地麵散失的熱量還不多,涼露尚未形成;而等到夜裡“露似珍珠”之時,似弓之月卻又早已沉入西方地平線以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