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王昌齡:更吹羌笛《關山月》,無那金閨萬裡愁。

王昌齡:更吹羌笛《關山月》,無那金閨萬裡愁。

時間:2010-08-21 13:54:44 分類:隋唐
邊塞詩句“更吹羌笛《關山月》,無那金閨萬裡愁。”出自唐代詩人王昌齡的《從軍行七首》其一

從軍行七首


烽火城西百尺樓,黃昏獨上海風秋。


更吹羌笛《關山月》,無那金閨萬裡愁。


作品賞析:


  《從軍行》組詩是王昌齡采用樂府舊題寫的邊塞詩,共有七首。這一首,刻畫了邊疆戍卒懷鄉思親的深摯感情。


   這首小詩,筆法簡潔而富蘊意,寫法上很有特色。詩人巧妙地處理了敘事與抒情的關係。前三句敘事,描寫環境,采用了層層深入、反複渲染的手法,創造氣氛,為第四句抒情做鋪墊,突出了抒情句的地位,使抒情句顯得格外警拔有力。“烽火城西”,一下子就點明了這是在青海烽火城西的了望台上。荒寂的原野,四顧蒼茫,隻有這座百尺高樓,這種環境很容易引起人的寂寞之感。時令正值秋季,涼氣侵人,正是遊子思親、思婦念遠的季節。時間又逢黃昏,“雞棲於塒,日之夕矣,羊牛下來。君子於役,如之何勿思!”(《詩經·王風·君子於役》)這樣的時間常常觸發人們思念於役在外的親人。而此時此刻,久戍不歸的征人恰恰“獨坐”在孤零零的戍樓上。天地悠悠,牢落無偶,思親之情正隨著青海湖方向吹來的陣陣秋風任意翻騰。上麵所描寫的,都是通過視覺所看到的環境,冇有聲音,還缺乏立體感。接著詩人寫道:“更吹羌笛關山月”。在寂寥的環境中,傳來了陣陣嗚嗚咽咽的笛聲,就象親人在呼喚,又象是遊子的歎息。這縷縷笛聲,恰似一根導火線,使邊塞征人積鬱在心中的思親感情,再也控製不住,終於來了個大爆發,引出了詩的最後一句。這一縷笛聲,對於“獨坐”在孤樓之上的聞笛人來說是景,但這景又飽含著吹笛人所抒發的情,使環境更具體、內容更豐富了。詩人用這亦情亦景的句子,不露痕跡,完成了由景入情的轉折過渡,何等巧妙、何等自然!


   在表現征人思想活動方麵,詩人運筆也十分委婉曲折。環境氛圍已經造成,為抒情鋪平墊穩,然後水到渠成,直接描寫邊人的心理——“無那金閨萬裡愁”。作者所要表現的是征人思念親人、懷戀鄉土的感情,但不直接寫,偏從深閨妻子的萬裡愁懷反映出來。而實際情形也是如此:妻子無法消除的思念,正是征人思歸又不得歸的結果。這一曲筆,把征人和思婦的感情完全交融在一起了。就全篇而言,這一句如畫龍點睛,立刻使全詩神韻飛騰,而更具動人的力量了。(張燕瑾)


   王昌齡是一個創作邊塞詩的能手。其邊塞詩既多且好,尤其善於多方麵表現征戍者的生活和內心世界,創造出一種獨特的豪邁與悲壯、昂奮與淒愴相交融的深沉風格。


   這組《從軍行》共七首,每首描寫一個場麵。“烽火城西百尺樓”這首寫的是一位處於戰鬥空隙之中的唐軍戰士和他對遠方妻子的懷念。


   開頭兩句,詩人故意創造出一種鬆弛寧靜的氣氛:冇有戰事,戍樓獨坐,夕陽西下,晚風輕拂。但這是邊境上特有的暫時的平靜,靜謐中潛伏著肅殺和緊張。在這樣的情景下,戰士想家是極自然的。於是接下去寫他吹起笛子,吹的是寄托著“傷離彆”之情的《關山月》曲調。通過笛聲,我們已體察到這位戰士思念家鄉親人的感情。末句卻從對麵寫來:不直說戰士對妻子的思念有多苦多切,而說他想到妻子在萬裡之外因為掛念自己而憂愁傷心,夫妻兩人對長久的彆離、無望的等待都同樣地無可奈何。這就把廣大守邊戰士的苦悶心情典型地表達出來,並取得了令人感動和同情的藝術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