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王昌齡:撩亂邊愁聽不儘,高高秋月照長城。

王昌齡:撩亂邊愁聽不儘,高高秋月照長城。

時間:2010-08-21 13:56:33 分類:隋唐
邊塞詩句“撩亂邊愁聽不儘,高高秋月照長城。”出自唐代詩人王昌齡的《從軍行七首》其二

從軍行七首


琵琶起舞換新聲,總是關山舊彆情。


撩亂邊愁聽不儘,高高秋月照長城。


作品賞析:


       此詩截取了邊塞軍旅生活的一個片斷,通過寫軍中宴樂表現征戍者深沉、複雜的感情。          “琵琶起舞換新聲”。隨舞蹈的變換,琵琶又翻出新的曲調,詩境就在一片樂聲中展開。琵琶是富於邊地風味的樂器,而軍中置酒作樂,常常少不了“胡琴琵琶與羌笛。”這些器樂,對征戍者來說,帶著異或情調,容易喚起強烈感觸。既然是“換新聲”,總能給人以一些新的情趣、新的感受吧?


   不,“總是關山舊彆情”。邊地音樂主要內容,可以一言以蔽之,“舊彆情”而已。因為藝術反映實際生活,征戍者誰個不是離鄉背井乃至彆婦拋雛?“彆情”實在是最普遍、最深厚的感情和創作素材。所以,琵琶儘可換新曲調,卻換不了歌詞包含的情感內容。《樂府古題要解》雲:“《關山月》,傷離也。”句中“關山”在字麵的意義外,雙關《關山月》曲調,含意更深。


   此句的“舊”對應上句的“新”,成為詩意的一次波折,造成抗墜揚抑的音情,特彆是以“總是”作有力轉接,效果尤顯。次句既然強調彆情之“舊”,那麼,這樂曲是否太乏味呢?不,“撩亂邊愁聽不儘”,那曲調無論什麼時候,總能擾得人心煩亂不寧。所以那奏不完、“聽不儘”的曲調,實叫人又怕聽,又愛聽,永遠動情。這是詩中又一次波折,又一次音情的抑揚。“聽不儘”三字,是怨?是歎?是讚?意味深長。作“奏不完”解,自然是偏於怨歎。然作“聽不夠”講,則又含有讚美了。所以這句提到的“邊愁”既是久戍思歸的苦情,又未嘗冇有更多的意味。當時北方邊患未除,尚不能儘息甲兵,言念及此,征戍者也會心不寧意不平的。前人多隻看到它“意調酸楚”的一麵,未必十分全麵。


   詩前三句均就樂聲抒情,說到“邊愁”用了“聽不儘”三字,那末結句如何以有限的七字儘此“不儘”就最見功力。詩人這裡輕輕宕開一筆,以景結情。仿佛在軍中置酒飲樂的場麵之後,忽然出現一個月照長城的莽莽蒼蒼的景象:古老雄偉的長城綿亙起伏,秋月高照,景象壯闊而悲涼。對此,你會生出什麼感想?是無限的鄉愁?是立功邊塞的雄心和對於現實的憂怨?也許,還應加上對於祖國山川風物的深沉的愛,等等。


   讀者也許會感到,在前三句中的感情細流一波三折地發展(換新聲——舊彆情——聽不儘)後,到此卻彙成一汪深沉的湖水,蕩漾回旋。“高高秋月照長城”,這裡離情入景,使詩情得到升華。正因為情不可儘,詩人“以不儘儘之”,“思入微茫,似脫實粘”,才使人感到那樣豐富深刻的思想感情,征戍者的內心世界表達得入木三分。此詩之臻於七絕上乘之境,除了音情曲折外,這絕處生姿的一筆也是不容輕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