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杜甫: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

杜甫: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

時間:2010-08-26 09:51:24 分類:隋唐
杜甫詩句“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出自《江上值水如海勢聊短述》

江上值水如海勢聊短述


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   


老去詩篇渾漫興,春來花鳥莫深愁。   


新添水檻供垂釣,故著浮槎替入舟。   


焉得思如陶謝手,令渠述作與同遊 。


作品賞析:


  本詩作於上元二年(761)。杜甫時年五十歲,居於成都草堂。詩題中一個“如”字,突現了江水的海勢 ,提高了江景的壯美層次,表現了江水的寬度、厚度和動態。江水如海勢,已屬奇觀。然而詩題卻偏偏曰 :“聊短述 ”。詩題中就抑揚有致,這是詩人的一貫風格。


   既然聊為短述,山語豈能平平?詩人自謂“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足見“聊短述”的良苦用心,爐火純青的詩藝,嚴肅認真的寫作態度和動人心弦的審美效果。


   正由於杜甫藝術上的一絲不苟、勇於創新,因此老年臻於出神入化、妙手成春的極境。所謂“老去詩篇渾漫與,春來花鳥莫深愁”。仇兆鼇評杜甫“ 少年刻意求工,老則詩境漸熟,但隨意付與,不須對花鳥而苦吟愁思矣 。”(《杜詩詳注》卷之十)同時他還轉引錢箋道:“春來花明鳥語,酌景成詩,莫須苦索,愁句不工也。若指花鳥莫須愁,豈知花鳥得佳詠,則光彩生色,正須深喜,何反深愁耶?”(《杜詩詳注》卷之十)這裡是說春光明媚,花香鳥語,快樂異常,因此不存在花鳥深愁的問題,“莫深愁”為杜甫自況。至於“ 渾漫與”中的“與”字,舊本曾作“興”,清末郭曾忻解釋說:“所謂漫興,隻是逐景隨情,不更起爐作灶,正是真詩。”(《讀杜劄記》)此處強調任筆所之,自然而然。總之,首頷二聯總體著眼,大處落墨,雖為短述,語實驚人,雖未直接描寫江上海勢,但胸中之海早已形成。它渾厚深涵,遼闊無垠,大氣磅礴。心中之海,詩人采取了虛寫的辦法。正如金聖歎所說,此“不必於江上有涉,而實從江上悟出也。”(《杜詩解》卷二)所謂海勢,其實是江,因此江上之景,亦應攝取,若完全避開江水,則海勢亦無所依附,而不成其為江如海勢。為此,詩人緊接首頷二聯虛寫海勢以後,隨即轉入實寫江水。故頸聯道 :“新添水檻供重釣,故著(著)浮槎替入舟。”此處雖寫江水,但隻是輕輕帶過,如此觸及江水、悟及海勢的寫法,令人玩味不儘。正如王嗣奭所說 :“水勢不易描寫 ,故止詠水檻浮舟。此避實擊虛之法 。”(《杜臆》卷之四)又如金聖歎所說 :“不必於江上無涉,而實非著意江上也。”(《杜詩解》卷二)尾聯詩人以一“焉”字,即巧作轉折,融注新意。詩人之語,已經驚人 。若得陶淵明謝靈運那樣的妙手,使其述作,並同遊於江海之上,豈不快哉!尾聯思路新奇,饒有興味,且與首聯相呼應,顯示出詩人對藝術最高境界的執著追求 。“更為驚人之語也。”(《杜詩解》卷二)對詩與詩題之間的關係金聖歎先生寫道:“每歎先生作詩,妙於製題。此題有此詩,則奇而尤奇者也。詩八句中,從不欲一字顧題,乃一口讀去,若非此題必不能弁此詩者。題是‘江上值水如海勢’七字而止,下又綴以‘聊短述’三字。讀詩者,不看他所綴之三字,而謂全篇八句,乃是述江水也,值江水之勢如海也。則八句現在曾有一字及江海乎?”(《杜詩解》卷二)從他評析中,可以得知:此詩詩題與詩中八句,構成了一個渾厚海涵、博大精深的整體。雖未寫海,而如海勢。此詩以虛帶實,出奇製勝,意在言外,令人歎為觀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