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經名句 > 詩經名句“桃之夭夭,灼灼其華”賞析

詩經名句“桃之夭夭,灼灼其華”賞析

時間:2010-09-06 14:01:16 分類:詩經名句
詩經名句“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出自《詩經·國風·周南·桃夭》

《詩經·國風·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於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於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於歸,宜其家人。


作品賞析:


譯文:桃樹蓓蕾綴滿枝杈,鮮豔明麗一樹桃花。


  《桃夭》三章,章四句。是一首賀婚詩。詩中以嫩紅的桃花,碩大的桃實,密綠成蔭的桃葉比興美滿的婚姻,表達對女子出嫁的純真美好的祝願。關於它的大義,《詩序》曰:“後妃之所致也。不妒忌,則男女以正,婚姻以時,國無鰥民也。”孔穎達解釋道:“後妃內修其化,讚助君子,致使天下有禮,婚娶不失其時,故曰‘致也’。由後妃不妒忌,則令天下男女以正,年不過限,婚姻以時。行不逾月,故令周南之國皆無鰥獨之民焉,皆後妃之所致也。此雖文王化使之然,亦由後妃內賢之致。”清方玉潤《詩經原始》曰:“此亦詠新婚詩。與《關雎》同為房中樂。如後世催妝坐宴等詞。特《關雎》從男求女一麵說,此從女歸男一麵說,互相掩映,同為美俗。”我覺得詩序中的教化味道太濃了,隻一個“婚姻以時”解得合情合理。


   各章的前兩句,是全詩的興句,分彆以桃樹的枝、花、葉、實比興男女盛年,及時嫁娶。孔疏曰:“夭夭,言桃之少;灼灼,言華之盛。桃或少而不華,或華而不少,此詩夭夭灼灼並言之,則是少而有華者。故辨之言桃有華之盛者,由桃少故華盛,比喻此女少而色盛也。”這裡用桃花來比興,顯然不僅僅是一種外形上的相似,春天桃花盛開,又是男女青年結婚的極好季節。《易林》曰:“春桃生花,季女宜家。”宋朱熹《詩集傳》曰:“周禮,仲春令會男女。然則桃之有華,正婚姻之時也。”因為古者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過此就算不及時了。《周禮媒氏》曰:“仲春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相奔不禁。若無故而不用令者,罰之。司男女之無夫家者而會之。”《毛詩正義》曰:“禮雖不備,相奔不禁。即周禮仲春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相奔者不禁是也。”又曰:“言三十之男,二十之女,禮雖未備,年期既滿,則不待禮會而行之,所以繁育民人也。”結合到本詩中所表現的新婚之喜和對新娘的美好祝福,而傳說婚嫁年齡於此不著,認為不大可能是男三十,女二十。孔疏曰:“《摽有梅》卒章傳曰:三十之男、二十之女不待禮會而行之,謂期儘之法。則‘男女以正’謂男未三十女未二十也。此三章皆言女得以年盛時行,則女自十五至十九也。女年既盛,則男亦盛矣,自二十至二十九也。”


   毛傳雲:“蕡,實貌。非但有華色,又有婦德。”又雲:“蓁蓁,至盛貌。有色有德形體至盛也。”這是對新娘的各個方麵的讚美,主要還是突出了女子作為社會單位的夫婦組合的教化和功利的作用。“之子於歸”一句,毛傳曰:“之子,嫁子也。於,往也。”《說文》曰:“子,人以為稱。”《爾雅·釋訓》:“之子也,是子也。”子,古代稱男子,亦可稱女子。《召南鵲巢》:“之子於歸,百兩禦之。”鄭箋雲:“之子,是子也。禦,迎也。之子其往嫁也,家人送之,良人迎之。車皆百乘,象有百官之盛。”


   “宜其家室”等句,鄭箋雲:“宜者,謂男女年時俱當。”《說文》:“宜,所安也。”《小雅·常棣》:“宜爾室家,樂爾妻孥。”《齊詩》:“古者謂子孫曰孥。此詩言和室家之道,自近者始。”鄭箋雲:“族人和則得保樂其家中大小。”所謂的室家、家室、家人,均指夫婦。《左傳桓公八年》:“女有家,男有室,室家謂夫婦也。”朱熹《詩集傳》:“宜者,和順之意。室,謂夫婦所居;家,謂一門之內。歎其女子之賢,知其必有以宜其室家也。”王先謙《集疏》:“《孟子》:‘丈夫生而願為之有室,女子生而願為之有家。’上指其夫,故專言家,下論夫婦之道,故兼言室家。”其實,除開具體的細節上的區彆,這句話的意思還是很好解的,正是對於女子未來的家庭生活的美滿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