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近當代 > 毛澤東:橫空出世,莽昆侖,閱儘人間春色。全詩賞析!

毛澤東:橫空出世,莽昆侖,閱儘人間春色。全詩賞析!

時間:2010-09-12 01:09:50 分類:近當代
毛澤東名句“橫空出世,莽昆侖,閱儘人間春色。”出自《念奴嬌·昆侖》

念奴嬌·昆侖


  橫空出世,莽昆侖,閱儘人間春色。   


飛起玉龍三百萬,攪得周天寒徹。   


夏日消溶,江河橫溢,人或為魚鱉。   


千秋功罪,誰人曾與評說?   


而今我謂昆侖:不要這高,不要這多雪。   


安得倚天抽寶劍,把汝裁為三截。   


一截遺歐,一截贈美,一截還東國。   


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


作品賞析:


  此詞作於1935年。當時中央紅軍走完了長征最後一段行程,即將到達陝北。10月,毛澤東登上岷山峰頂,遠望青海一帶蒼茫的昆侖山脈有感而作。


  這首詞裡,毛成功地表達了他的思想,他把昆侖裁為三截後,“一截遺歐,一截贈美”,好使“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這是“大同”理想;聯係到他的事業,這大同理想還不是《禮記》裡幻想的那種,而是馬克思設計的那種。馬克思得以在中國傳播、托根,很可能與《禮記》那個古老理想深入民族心靈有關,康有為曾依傍那個理想,直到近來講“小康”,名字還從《禮記》那段裡摘出來的。叫人驚異這個以流變不居著名的世界上,會有那樣頑固的繼承性;一個學說在民眾間的傳播,往往不在於它論證得使人信服,而彆有更深微幽隱的因素,任何時代,群眾都冇有從學理上了解過自己所信奉的理論。當然,詞不是政治學說的論文,它也不可能介紹大同理想的細節,所以,通過昆侖這個意象傳達的大同理想,其實還是個兩麵派、具有兼容性,既適合《禮記》那個本土的型號,也適合馬克思那個舶來的型號。讀者得參照作者的生平、思想,才能給這個理想貼上特彆的標簽——這是文藝寫作天生具有含糊性、作者的限製不可能天網恢恢的一個例子,同時也是讀者具有理解主動性的一個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