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近當代 > 毛澤東:三十八年過去,彈指一揮間!

毛澤東:三十八年過去,彈指一揮間!

時間:2010-09-12 01:52:57 分類:近當代
毛澤東名句“三十八年過去,彈指一揮間。”出自《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

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


久有淩雲誌,重上井岡山。千裡來尋故地,舊貌變新顏。到處鶯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雲端。過了黃洋界,險處不須看。   


風雷動,旌(jīng)旗奮,是人寰(huán)。三十八年過去,彈指一揮間。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談笑凱歌還。世上無難事,隻要肯登攀。


賞析:


  1927年10月,毛澤東率秋收起義部隊上井岡山,開辟了工農武裝割據道路,並沿著這條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取得了中國革命的勝利。1965年5月,毛澤東又重上井岡山。闊彆三十八年,他感慨良多,詩興大發,寫下這首詞。


  上闋起句“久有淩雲誌”,劈空而下,聲勢不凡。“淩雲”既是形容山勢之高,也昭示了詞人誌向的遠大,這“淩雲誌”,就是當年初上井岡山,開創革命根據地之“誌”,也是今天重上井岡山,開拓新征程之誌。一個“久”字,連接今昔,指向未來。“重上”二字,顯然是以井岡山的過去和現在作為審美背景的。“千裡來尋故地,舊貌變新顏”。前句真摯地表達了對井岡山和老區人民的情意,“千裡”寫行程之遠,“故地”寫夢魂所係,“尋”寫感情之殷。後句點出解放後的井岡山,變得如此壯美。這裡的“變”字,連接了過去,突出了現在,回應了“久有”和“重上”。在描述“新顏”時,詞人攝取了幾個典型的鏡頭:鶯歌燕舞、潺潺流水、高入雲端的公路。這裡,視覺和聽覺融為一體。“高路入雲端”,既讚美社會主義建設取得的成就,也說明井岡山之高峻。此時,詞人的情緒格外輕鬆愉快,對未來充滿信心。“過了黃洋界,險處不須看”,進一步體現了詞人的豪壯情懷。黃洋界是井岡山五大哨口之一,最為險要。詞人登上黃洋界,想起當年黃洋界保衛戰,對未來信心更足。“不須看”表現了對困難的蔑視,也表現了對前途的自信與樂觀。

   下闋即轉入作者對現實的感奮。“風雷動,旌旗奮,是人寰”,詞人由過去的戰鬥生涯,自然地想到了眼前的世界形勢。連續三個三字句,奏出了充滿陽剛之氣的時代強音,揭示了革命可以改變一切的客觀真理。接下去的“三十八年過去,彈指一揮間”兩句,飽含豐富的曆史與感情的內涵。詞人兩次上井岡山,時間跨度達三十八年之久!這三十八年,從個人以及中國革命的曆史看,該是多麼的漫長啊!但從宇宙的曆史看,從時間無限的角度看,它又僅僅是一瞬間。從這兩句,可以看到毛澤東對宇宙和曆史的俯視感,從而窺見其博大的情懷。繼而“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談笑凱歌還”三句,則充滿了理想主義色彩,進一步襯托出了詞人敢於鬥爭、敢於勝利的豪邁氣概。作為一代偉人,毛澤東麵對困難鎮定自若,“談笑凱歌還”形象地顯現了他的氣度與風采。最後二句“世上無難事,隻要肯登攀”,從俗語化出。詞人由登黃洋界以及對革命鬥爭曆史的回顧,升華出這樣飽含著深刻哲理的詞句,既是作者重上井岡山的最大感受,也是此詞的核心的思想情感。

   這首詞作者采用了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相結合的方法。它以登井岡山為題材,在憶舊頌新中將崇高的理想和偉大的實踐精神相結合,將敘事、寫景、抒情、議論溶於一爐,既包含著豐富的思想內容,具有高度的概括力,又不乏明快活潑、生動細致的景物描寫,慷慨激昂,與詩人一貫的樂觀主義和浪漫主義一脈相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