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李商隱: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裡鬥嬋娟。全詩賞析

李商隱: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裡鬥嬋娟。全詩賞析

時間:2010-09-19 14:31:02 分類:隋唐
詩句“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裡鬥嬋娟”出自唐代詩人李商隱的《霜月》

霜月


初聞征雁已無蟬,百尺樓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裡鬥嬋娟。


作品賞析:


  此詩作年無考。馮《注》以為豔情詩。僅從文本看,詩寫深秋月夜景色,然不作靜態描寫,而借神話傳說宛言月夜冷豔之美。首句以物候變化說明霜冷長天,深秋已至。次句言月華澄明,天穹高迥。三四句寫超凡神女,爭美競妍。詩以想像為主,意境清幽空靈,冷豔絕俗。頗可說明義山詩之唯美傾向。

   文學作品,特彆是詩歌,它的特點在於即景寓情,因象寄興。詩人不僅是寫生的妙手,而應該是隨物賦形的化工。最通常的題材,在傑出的詩人的筆底,往往能夠創造出一種高超優美的意境。讀了李商隱的這首《霜月》,就會有這樣的感覺。

   這詩寫的是深秋季節,在一座臨水高樓上觀賞霜月交輝的夜景。它的意思隻不過說,月白霜清,給人們帶來了寒涼的秋意而已。這樣的景色,會使人心曠神怡。然而這詩所給予讀者美的享受,卻大大超過了人們在類似的實際環境中所感受到的那些。詩的形象明朗單純,它的內涵是飽滿而豐富的。

   秋天,草木搖落而變衰,眼裡看到的一切,都是萎約枯黃,黯然無色;可是清宵的月影霜痕,卻顯得分外光明皎潔。這秋夜自然景色之美意味著什麼呢?“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裡鬥嬋娟。”儘管“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可是冰肌玉骨的絕代佳人,愈是在宵寒露冷之中,愈是見出霧鬢風鬟之美。她們的綽約仙姿之所以不同於庸脂俗粉,正因為她們具有耐寒的特性,經得起寒冷的考驗啊!

   寫霜月,不從霜月本身著筆,而寫月中霜裡的素娥和青衣;青女、素娥在詩裡是作為霜和月的象征的。這樣,詩人所描繪的就不僅僅是秋夜的自然景象,而是勾攝了清秋的魂魄,霜月的精神。這精神是詩人從霜月交輝的夜景裡發掘出來的自然之美,同時也反映了詩人在混濁的現實環境裡追求美好、向往光明的深切願望;是他性格中高標絕俗、耿介不隨的一麵的自然流露。當然不能肯定這耐寒的素娥、青女,就是詩人隱以自喻;或者說,它另有所實指。詩中寓情寄興,是不會如此狹隘的。王夫之說得好:“興在有意無意之間。”(《薑齋詩話》)倘若刻舟求劍,理解得過於窒實,反而會縮小它的意義,降低它的美學價值。

   範元實雲:“義山詩,世人但稱其巧麗,至與溫庭筠齊名。蓋俗學隻見其皮膚,其高情遠意,皆不識也。”他引了《籌筆驛》、《馬嵬》等篇來說明。(見魏慶之《詩人玉屑》卷十五引《詩眼》)其實,不僅詠史詩以及敘誌述懷之作是如此,在更多的即景寄興的小詩裡,同樣可以見出李商隱的“高情遠意”。葉燮是看到了這點的,所以他特彆指出李商隱的七言絕句,“寄托深而措辭婉”(《原詩》外編下)。於此詩,也可見其一斑。

   這詩在藝術手法上有一點值得注意:詩人的筆觸完全在空際點染盤旋,詩境如海市蜃樓,彈指即逝;詩的形象是幻想和現實交織在一起而構成的完美的整體。秋深了,樹枝上已聽不到聒耳的蟬鳴,遼闊的長空裡,時時傳來雁陣驚寒之聲。在月白霜清的宵夜,高樓獨倚,水光接天,望去一片澄澈空明。“初聞征雁已無蟬”二句,是實寫環境背景。這環境是美妙想象的搖籃,它會喚起人們脫俗離塵的意念。正是在這個搖籃裡,詩人的靈府飛進月地雲階的神話世界中去了。後兩句想象中的意境,是從前兩句生發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