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 辛棄疾: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儘長江滾滾流。

辛棄疾: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儘長江滾滾流。

時間:2010-09-23 14:26:30 分類:
“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儘長江滾滾流。”出自南宋詩人辛棄疾的《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懷》

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懷


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儘長江滾滾流。   


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作品賞析:


  作者在公元1203年(宋寧宗嘉泰三年)六月被起用為知紹興府兼浙東安撫使後不久,即第二年的陽春三月,改派到鎮江去做知府。鎮江,在曆史上曾是英雄用武和建功立業之地,此時成了與金人對壘的第二道防線。每當他登臨京口(即鎮江)北固亭時,觸景生情,不勝感慨係之。這首詞就是在這一背景下寫成的。


   “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極目遠眺,中原故土在哪裡呢?哪裡能夠看到,映入眼簾的隻有北固樓周遭一片美好的風光了!此時南宋與金以淮河分界,辛棄疾站在長江之濱的北固樓上,翹首遙望江北金兵占領區,大有風景不再、山河變色之感。望神州何處?弦外之音是中原已非己有了!開篇這突如其來的嗬天一問,直可驚天地,泣鬼神。


   收回遙望的視線,看這北固樓近處的風物:“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永遇樂》)想當年,這裡金戈鐵馬,曾演出多少驚天動地的曆史戲劇啊!北固樓的“滿眼風光”,那壯麗的自然山水裡似乎隱隱彌漫著曆史的煙雲,這不禁引起了詞人千古興亡之感。因此,詞人接下來再問一句:“千古興亡多少事?”世人們可知道,千年來在這塊土地上經曆了多少朝代的興亡更替?這句問語縱觀千古成敗,意味深長,回味無窮。然而,往事悠悠,英雄往矣,隻有這無儘的江水依舊滾滾東流。“悠悠,不儘長江滾滾流!”“悠悠”者,兼指時間之漫長久遠,和詞人思緒之無窮也。


   “不儘長江滾滾流”,借用杜甫《登高》詩句:“無邊落木蕭蕭下,不儘長江滾滾來。”千古多少興亡事,逝者如斯乎?而詞人胸中倒來倒去的不儘愁思和感慨,又何嘗不似這長流不息的江水呢!“大江東去,浪淘儘、千古風流人物”,想當年,在這江防戰略要地,多少英雄“金戈鐵馬,氣吞萬裡如虎”。三國時代的孫權就是其中最傑出的一位。“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他年紀輕輕就統率千軍萬馬,雄據東南一隅,奮發自強,戰鬥不息,何等英雄氣概!據曆史記載:孫權十九歲繼父兄之業統治江東,西征黃祖,北拒曹操,獨據一方。赤壁之戰大破曹兵,年方二十七歲。因此可以說,上麵這兩句是實寫史事,因為它是千真萬確的曆史,因而更具有說服力和感染力。作者在這裡一是突出了孫權的年少有為,“年少”而敢於與雄才大略、兵多將廣的強敵曹操較量,這就需要非凡的膽識和氣魄。二是突出了孫權的蓋世武功,他不斷征戰,不斷壯大。而他之“坐斷東南”,形勢與南宋政權相似。顯然,稼軒熱情歌頌孫權的不畏強敵,堅決抵抗,並戰而勝之,正是反襯當朝文武之輩的庸祿無能、懦怯苟安。


   接下來,辛棄疾為了把這層意思進一步發揮,不惜以誇張之筆極力渲染孫權不可一世的英姿。他異乎尋常地第三次發問,以提請人們注意:“天下英雄誰敵手?”若問天下英雄誰配稱他的敵手呢?作者自問又自答曰:“曹劉”,唯曹操與劉備耳!據《三國誌·蜀書·先主傳》記載:曹操曾對劉備說:“今天下英雄,惟使君(劉備)與操耳。”辛棄疾便借用這段故事,把曹操和劉備請來給孫權當配角,說天下英雄隻有曹操、劉備才堪與孫權爭勝。曹、劉、孫三人,論智勇才略,孫權未必比曹、劉強。稼軒在《美芹十論》中對孫權的評價也並非稱讚有加,然而,在這首詞裡,詞人卻把孫權作為三國時代第一流叱吒風雲的英雄來頌揚,其所以如此用筆,實借憑吊千古英雄之名,慨歎當今南宋無大智大勇之人執掌乾坤也!這種用心,更於篇末見意。


   《三國誌·吳書·吳主傳》注引《吳曆》說:曹操有一次與孫權對壘,見吳軍乘著戰船,軍容整肅,孫權儀表堂堂,威風凜凜,乃喟然歎曰:“生子當如孫仲謀,劉景升(劉表)兒子若豚犬耳!”一世之雄如曹操,對敢於與自己抗衡的強者,投以敬佩的目光,而對於那種不戰而請降的懦夫,若劉景升兒子劉琮則十分輕視,斥為任人宰割的豬狗。把大好江山拱手奉獻敵人,還要為敵人恥笑辱罵,這不就是曆史上所有屈膝乞和、靦顏事仇的缺乏骨氣的人的共同的可悲命運嗎!


   曹操所一褒一貶的兩種人,形成了極其鮮明、強烈的對照,在南宋搖搖欲墜的政局中,不也有著主戰與主和兩種人嗎?這當然不便明言,隻好由讀者自己去聯想了。聰明的詞人隻做正麵文章,對劉景升兒子這個反麵角色,便不指名道姓以示眾了。然而妙就妙在縱然作者不予道破,而又能使人感到不言而喻。因為上述曹操這段話眾所周知,雖然辛棄疾隻說了前一句讚語,人們馬上就會聯想起後麵那句罵人的話,從而使人意識到辛棄疾的潛台詞:可笑當朝主和議的眾多王公大臣,不都是劉景升兒子之類的豬狗嗎!詞人此種彆開生麵的表現手法,頗類似歇後語的作用,是十分巧妙的。而且在寫法上這一句與上兩句意脈不斷,銜接得很自然。上兩句說,天下英雄中隻有曹操、劉備配稱孫權的對手。連曹操都這樣說,生兒子要像孫權這個樣呢!真是曲儘其妙,而又意在言外,令人拍案叫絕!再從“生子當如孫仲謀”這句話的蘊含和思想深度來說,南宋時代人,如此看重孫權,實是那個時代特有的社會心理的反映。因為南宋朝廷實在太萎靡庸碌了,在曆史上,孫權能稱雄江東於一時,而南宋經過了好幾代皇帝,竟冇有出一個像孫權一樣的人!所以,“生子當如孫仲謀”這句話,本是曹操的語言,而由辛棄疾口中說出,卻是代表了南宋人民要求奮發圖強的時代的呼聲。


   它與稼軒同時期所作另一首登北固亭詞《永遇樂》相比,一風格明快,一沉鬱頓挫,同是懷古傷今,寫法大異其趣,而都不失為千古絕唱,亦可見辛棄疾豐富多彩之大手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