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李白:明朝掛帆去,楓葉落紛紛。全詩賞析!

李白:明朝掛帆去,楓葉落紛紛。全詩賞析!

時間:2010-09-25 14:31:59 分類:隋唐
“明朝掛帆去,楓葉落紛紛。”出自唐代偉大詩人李白的《夜泊牛渚懷古》

夜泊牛渚懷古


牛渚西江夜,青天無片雲。   


登舟望秋月,空憶謝將軍。   


餘亦能高詠,斯人不可聞。   


明朝掛帆去,楓葉落紛紛。


作品賞析:


  牛渚,是安徽當塗西北緊靠長江的一座山,北端突入江中,即著名的采石磯。詩題下有原注說:“此地即謝尚聞袁宏詠史處。”據《晉書·文苑傳》記載:袁宏少時孤貧,以運租為業。鎮西將軍謝尚鎮守牛渚,秋夜乘月泛江,聽到袁宏在運租船上諷詠他自己的詠史詩,非常讚賞,於是邀宏過船談論,直到天明。袁宏得到謝尚的讚譽,從此聲名大著。題中所謂“懷古”,就是指這件事。


   從南京以西到江西境內的一段長江,古代稱西江。首句開門見山,點明“牛渚夜泊”。次句寫牛渚夜景,大處落墨,展現出一片碧海青天、萬裡無雲的境界。寥廓空明的天宇,和蒼茫浩渺的西江,在夜色中溶為一體,越顯出境界的空闊渺遠,而詩人置身其間時那種悠然神遠的感受也就自然融合在裡麵了。


   三、四句由牛渚“望月”過渡到“懷古”。謝尚牛渚乘月泛江遇見袁宏月下朗吟這一富於詩意的故事,和詩人眼前所在之地(牛渚西江)、所接之景(青天朗月)的巧合,固然是使詩人由“望月”而“懷古”的主要憑藉,但之所以如此,還由於這種空闊渺遠的境界本身就很容易觸發對於古今的聯想。空間的無垠和時間的永恒之間,在人們的意念活動中往往可以相互引發和轉化,陳子昂登幽州台,麵對北國蒼莽遼闊的大地而湧起“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之感,便是顯例。而今古長存的明月,更常常成為由今溯古的橋梁,“月下沉吟久不歸,古來相接眼中稀”(《金陵城西月下吟》),正可說明這一點。因此,“望”、“憶”之間,雖有很大跳躍,讀來卻感到非常自然合理。“望”字當中就含有詩人由今及古的聯想和冇有明言的意念活動。“空憶”的“空”字,表現了詩人對過去的回憶,也暗示了這份回憶注定冇有回應。暗逗下文。


  如果所謂“懷古”,隻是對幾百年前發生在此地的“謝尚聞袁宏詠史”情事的泛泛追憶,詩意便不免平庸而落套。詩人彆有會心,從這樁曆史陳跡中發現了一種令人向往追慕的美好關係—貴賤的懸隔,絲毫冇有妨礙心靈的相通;對文學的愛好和對才能的尊重,可以打破身份地位的壁障。而這,正是詩人在當時現實中求之而不可的得。詩人的思緒,由眼前的牛渚秋夜景色聯想到往古,又由往古回到現實,情不自禁地發出“餘亦能高詠,斯人不可聞”的感慨。儘管自己也象當年的袁宏那樣,富於文學才華,而象謝尚那樣的人物卻不可複遇了。“不可聞”回應“空憶”,寓含著世無知音的深沉感喟。


   “明朝掛帆席,楓葉落紛紛。”末聯宕開寫景,想象明朝掛帆離去的情景。在颯颯秋風中,片帆高掛,客舟即將離開江渚;楓葉紛紛飄落,象是無言地送著寂寞離去的行舟。秋色秋聲,進一步烘托出因不遇知音而引起的寂寞淒清情懷。


   詩意明朗而單純,並冇有什麼深刻複雜的內容,但卻具有一種令人神遠的韻味。清代主神韻的王士禛甚至把這首詩和孟浩然的《晚泊潯陽望香爐峰》作為“不著一字,儘得風流”的典型,認為“詩至於此,色相俱空,正如羚羊掛角,無跡可求,畫家所謂逸品是也。”這說法不免有些玄虛。其實,神韻的形成,離不開具體的文字語言和特定的表現手法,並非無跡可求。像這首詩,寫景的疏朗有致,不主刻畫,跡近寫意;寫情的含蓄不露,不道破說儘;用語的自然清新,虛涵概括,力避雕琢;以及寓情於景,以景結情的手法等等,都有助於造成一種悠然不儘的神韻。


   李白的五律,不以錘煉凝重見長,而以自然明麗為主要特色。此篇“無一句屬對,而調則無一字不律”(王琦注引趙宧光評),行雲流水,純任天然。這本身就構成一種蕭散自然、風流自賞的意趣,適合表現抒情主人公那種飄逸不群的性格。詩的富於情韻,與這一點也不無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