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劉禹錫: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全詩賞析!

劉禹錫: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全詩賞析!

時間:2010-10-06 12:16:40 分類:隋唐
“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出自唐代詩人劉禹錫的《西塞山懷古》

西塞山懷古


王濬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


千尋鐵鎖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頭。


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


今逢四海為家日,故壘蕭蕭蘆荻秋。


曆代評價:


此詩頗受曆代評家好評,《唐詩鼓吹箋注》稱:首聯一雄壯一慘淡,後四句於衰颯中見其高雅自然,於感慨中見壯麗,是“唐人懷古之絕唱”。


《絸齋詩談》雲:“太平既久,向之霸業雄心消磨已淨。此方是懷古勝場。”


《一瓢詩話》雲:“似議非議,有論無論,筆著紙上,神來天際,氣魄法律,無不精到,洵是此老一生傑作,自然壓倒元、白。”


俞陛雲《詩境淺說》:“餘謂劉詩與崔顥《黃鶴樓》詩,異曲同工。崔詩從黃鶴仙人著想,前四句皆言仙人乘鶴事,一氣貫注;劉詩從西塞山鐵鎖橫江著想,前四句皆言王濬平吳事,亦一氣貫注,非但切定本題,且七律詩能前四句專詠一事,而勁氣直達者,在盛唐時,沈佺期《龍池篇》、李太白《鸚鵡篇》外,罕有能手”。


作品賞析:


這首《西塞山懷古》詩,是劉禹錫於公元824年(唐穆宗長慶四年),由夔州調任和州刺史,在赴任的途中,經西塞山時,觸景生情,撫今追昔,寫下了這首感歎曆史興亡的詩。


此詩表麵看是寫曆史變遷,世事無常,興衰難料之感,但若聯係當時藩鎮割據的局麵和劉禹錫密切關注國事的心態來看,則可知懷古之意實因傷今,作者是在以古為鑒,警示時人:三國六朝的分裂局麵已成曆史,唐王朝還算是個統一的大國,但各藩鎮擁兵自重已經多年,“四海為家”的太平景象之下,也有深重的隱憂。


“王浚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這兩句是對當年曆史的回顧。公元279年(西晉鹹寧五年),司馬炎為完成統一的大業,下令伐吳。在東起滁州西至益州的遼闊戰線上,組織了數路大軍,向東吳發動了全麵進攻。當時身為龍驤將軍的王濬,在益州造戰船,“以木為城,起樓櫓,開四處門,其上皆得馳馬往來”(《晉書·王濬傳》),此即詩中所言之“樓船”。船造好後的第二年,王浚帶兵從益州出發,沿江東下,很快攻破金陵,接受了吳主孫皓的投降,從此東吳滅亡。


詩人把這場曆時五個多月紛紜複雜的曆史過程全部刪去,隻截取了王浚發兵和吳國滅亡這兩個開始與結束的場麵,便集中概括了曆史的全部過程。“下”與“收”二字,連貫而成,相互呼應。前者表明王浚兵來之迅猛;後者寫出東吳政權覆滅之命運,冠以“黯然”,更見慘淒。


“千尋鐵鎖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頭”,是承上聯具體地寫出金陵政權“黯然收”的景況和原因。“千尋鐵鎖”是東吳在西塞山下江險磧要處的設防。它包含有兩層意思:一是表明孫皓政權儘管腐敗,但還是不願輕易失國,而進行拚死抵抗的;二是渲染王浚的足智多謀,英勇善戰。當時的東吳,為防禦晉武帝的討代,曾在西塞山一帶築營壘,設江防,並用鐵鎖鏈橫截長江,以阻擋王浚的樓船。但王浚用木筏數十,上載麻油火炬,燒融了鐵鏈,直抵金陵城下,迫使吳主孫皓舉“降幡”投降。從曆史上看,當時的東吳,非兵不多,將不廣,城不固,地不險。隻因孫皓不修內政,荒淫誤國,致使“上下離心,莫為皓儘力”(《三國誌·孫皓》),所以必然要導致“鐵鎖沉”“降幡出”的下場。這個曆史教訓是深刻的,不能不令人感慨深思。


“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兩句是詩人觸景生情,對曆史上的興亡,發出傷心的慨歎。眺望金陵的西塞山依然巍峨聳立,其下的長江在寒秋中滾滾東流。可是當年在金陵的帝王都不見了。“往事”二字,包蘊深沉,它指自東吳以後在金陵相繼建都的東晉、宋、齊、梁、陳六個朝代,這些政權的滅亡,大都有相似的原因。但是人們總不接受曆史的教訓,在循環往複地因襲著前人的失誤而不自省。


正如杜牧在《阿房宮賦》中所說:“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複哀後人”。具有政治家頭腦的劉禹錫,對這一點自然理解得很深,所以他積極參加王叔文的政治革新集團,奮起改革時弊,力求挽救衰敗的唐王朝。可是殘酷的現實,使自己的願望不僅不能實現,反而使自己與集團其他諸人都屢遭迫害與打擊。所以這裡的“幾回傷往事”,不僅有對前朝興亡的感歎,也有對自己一生遭遇的悲訴。一個“傷”字,充分表現了悲痛之情。


“今逢四海為家日,故壘蕭蕭蘆荻秋”,是全詩的主旨。詩人對往事的“傷”是根於當世的憂,傷往事是次,憂當世是主。唐朝自“安史之亂”以後,雖然表麵上還維持著統一的局麵,但是幾代皇帝都寵信宦官,排擠忠臣。藩鎮割據愈演愈烈。如詩人認為,這種情勢若繼續維持下去,必然要加速衰敗,重蹈曆史的覆轍。所以“今逢四海為家日”既是詩人欣喜唐王朝這個暫時還統一的局麵,又是警喻世人這個局麵恐怕很快就要失去,“故壘蕭蕭蘆荻秋”大概將會成為唐王朝未來的真實寫照。後人會和此時的詩人一樣麵對前朝的故壘遺跡,在一片秋風蘆荻的搖曳之中而傷心歎喟。如此在內容上則深化了詩的主題思想,在感情上和前麵的“人世幾回傷往事”緊密地聯係在一起。


《西塞山懷古》一詩敘說的內容是曆史上的真實,狀摹的景色是眼前的實景,抒發的感歎是詩人胸中的真情。詩人巧妙地把史、景、情完美地揉合在一起,使得三者相映相襯,相長相生,營造出一種含蘊半瞻的蒼涼意境,給人以沉鬱頓挫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