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杜甫:萬國城頭吹畫角,此曲哀怨何時終?全詩賞析!

杜甫:萬國城頭吹畫角,此曲哀怨何時終?全詩賞析!

時間:2010-10-12 14:38:22 分類:隋唐
“萬國城頭吹畫角,此曲哀怨何時終?”出自唐代詩人杜甫的《歲晏行》

歲晏行


歲雲暮矣多北風,瀟湘洞庭白雪中。   


漁父天寒網罟凍,莫徭射雁鳴桑弓。   


去年米貴闕軍食,今年米賤大傷農。   


高馬達官厭酒肉,此輩杼軸茅茨空。   


楚人重魚不重鳥,汝休枉殺南飛鴻。   


況聞處處鬻男女,割慈忍愛還租庸。   


往日用錢捉私鑄,今許鉛錫和青銅。   


刻泥為之最易得,好惡不合長相蒙。   


萬國城頭吹畫角,此曲哀怨何時終?


作品賞析:


  安史之亂以後,唐朝時局仍一片混亂。藩鎮割據,軍閥混戰,苛捐雜稅,名目繁多,百姓災難深重。公元768年(唐代宗大曆三年)春,杜甫已五十七歲,攜家人從夔州(今四川奉節)出三峽,這年冬天(題中“歲晏”即歲暮)來到嶽州(今湖南嶽陽),作此詩以記途中見聞。


   全詩前四層各四句,末用二句作結,共五層。“歲雲暮矣多北風,瀟湘洞庭白雪(一作雲)中。”首句承題,點明時令節候。“瀟湘洞庭”,點出詩人行經之地。一年將儘,北風呼嘯,瀟湘二水、洞庭湖上,雪花紛紛揚揚。詩歌開篇就勾勒出一幅天寒地凍、慘淡慘冷的背景。寫歲晏景事,為全詩寫時事創造氣氛。“漁父天寒網罟凍,莫徭射雁鳴桑弓。”罟,即網。莫徭,《隋書·地理誌》下載:長沙郡雜有夷蜑,名曰莫徭,自言其先祖有功,嘗免征役,故以為名。劉禹錫有《連州臘日觀莫徭獵》詩,足見這種少數民族長於射獵。桑弓,桑木做的弓。開弓射雁有聲,故曰“鳴”。三四句直寫眼前情景,漁父網凍捕不成魚,莫搖出於無奈而射雁,既表現百姓生活之艱難,也流露出詩人的憫農之情。


   “去年米貴闕軍食,今年米賤太傷農。”據《舊唐書·代宗紀》記載,公元767年(大曆二年)夏曆十月,減京官職田三分之一充軍糧。又十一月,率百官京城士庶,出錢以助軍。這首詩作於公元768年冬,因此說“去年”。安史之亂平定後,隨之而來的是與吐蕃作戰,加之地方軍閥叛亂,生產破壞,軍糧不足,米價上漲,人民不堪其苦。這年眼見豐收,米價又太賤,“穀賤傷農”。“高馬達官厭酒肉,此輩杼柚茅茨空。”厭,同饜,吃飽喝足。此輩,指農家夫婦。杼柚,織布機上的兩個部件。茅茨,即茅草屋。高車駟馬的達官貴人吃厭了酒肉,男耕女織的農民終年辛勤卻一無所有,這就深刻地暴露了統治階級的腐朽,道出了人間的不平。前四句傷窮民之漁獵者,此四句又傷窮民之耕織者,再以民生為念,令人感泣。


   “楚人重魚不重鳥,汝休枉殺南飛鴻。況聞處處鬻男女,割慈忍愛還租庸。”楚人,今湖南等地春秋戰國時屬楚,這裡指湖南一帶的人。《風俗通》說:“吳楚之人,嗜魚鹽,不重禽獸之肉。”所以,莫徭射雁並不能換來收入以改變窮困處境,等於白害了鴻雁生命,所以說“枉殺”。詩用“汝休”二字,有勸誡之意,語氣沉鬱,表現了詩人對飛鴻的同情,同時使人聯想起民間“哀鴻遍野”的慘境。“割慈忍愛”是指出賣兒女。還,指繳納。租庸,指唐王朝所實行的“租庸調”賦役製度:丁歲納粟稻謂之租,不役者日納絹三尺謂之庸,納絹綾綿麻謂之調。這裡所說“租庸”實際上包括了一切苛捐雜稅。說魚說鳥,直承漁父、莫徭而來;說租說庸,直承農夫、杼柚而來。前麵已描寫了百姓生活之苦,又“處處”迫於賦斂之困,以至賣兒鬻女。“況聞”有進層之意。這就進一步揭露了官府橫征暴斂,寫出剝奪者對百姓的殘酷壓榨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境地。


   “往日用錢捉私鑄,今許鉛錫和青銅。刻泥為之最易得,好惡不合長相蒙。”唐初曾禁止私鑄錢,規定“盜鑄者身死,家口配冇”(《舊唐書·食貨誌》)。天寶以後,地主商人盜鑄嚴重,在青銅裡摻和鉛錫,牟取暴利。官府聽之任之,所以說“今許”。“刻泥”句,舊注為“以泥為鑄模”,意思是:用泥土做成錢豈不更簡單,更不費成本!憤激中有諷刺,入木三分。詩人認為官府允許私鑄銅錢,百姓吃虧,不該總這樣長期蒙混下去。詩通過今昔對比,有力地抨擊了當時朝廷政策。如此仗義執言,反映了詩人對人民疾苦深切的關注和同情。


   “萬國城頭吹畫角,此曲哀怨何時終?”萬國,泛指各地。畫角,古管樂器,形如竹筒,本細末大,外加彩繪,故稱畫角。發聲哀厲高亢,軍中多用以報告時辰。吹畫角,指戰亂不止。天下萬國都在兵荒馬亂中,處處城頭吹起淒涼的畫角。天下愈亂,百姓愈遭殃。詩的最後說:這畫角的聲聲哀怨,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停止呢?詩首從歲暮所見寫起;詩末以歲暮所聞收束,表達憂亂之意,點破題旨,流露出詩人對時局的深深憂慮。杜甫擅長七古,多以時事入詩,且善於將時事注入紀行詠懷的作品中。其間,又常用簡煉的語言表現極為豐富的社會內容。如“高馬達官厭酒肉,此輩杼柚茅茨空”,“萬國城頭吹畫角,此曲哀怨何時終”等,都高度地概括了封建社會兩種階級的對立和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戰亂中的基本麵貌,杜甫以詩入史,亦詩亦史,其思想內容的深度廣度,其敘事藝術的高度成就,在我國古典詩歌中堪稱首屈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