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名句“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全詩賞析

名句“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全詩賞析

時間:2010-06-05 00:49:23 分類:隋唐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詩句出自初唐四傑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作者:王勃 年代:唐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


與君離彆意,同是宦遊人。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


賞析:該詩是送彆詩的名作,詩意慰勉勿在離彆之時悲哀。起句嚴整對仗,三、四句以散調相承,以實轉虛,文情跌宕。第三聯“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奇峰突起,高度地概括了“友情深厚,江山難阻”的情景,千古傳誦,有口皆碑。尾聯點出“送”的主題。


   全詩開合頓挫,氣脈流通,意境曠達。一洗古送彆詩中的悲涼淒愴之氣,音調爽朗,清新高遠,獨樹碑石。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闕”,是皇宮前麵的望樓。“城闕”,指唐的帝都長安城。“三秦”,指長安附近關中一帶地方。秦末項羽曾把這一帶地方分為三國,所以後世稱它三秦。“輔”,輔佐,這裡可以理解為護衛。“輔三秦”,意思是“以三秦為輔”。關中一帶的茫茫大野護衛著長安城,這一句說的是送彆的地點。“風煙望五津”。“五津”指四川省從灌縣以下到犍為一段的岷江五個渡口。遠遠望去,但見四川一帶風塵煙靄蒼茫無際。這一句說的是杜少府要去的處所。因為朋友要從長安遠赴四川,這兩個地方在詩人的感情上自然發生了聯係。詩的開頭不說離彆,隻描畫出這兩個地方的形勢和風貌。舉目千裡,無限依依,送彆的情意自在其中了。   詩人身在長安,連三秦之地也難以一眼望儘,至於遠在千裡之外的五津是根本看不見的。作詩,往往超越常人的視力所及,用想象的眼睛看世界,可以置萬山於幾席,覽千春於瞬息。“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從河源直看到東海。“瞿塘峽口曲江頭,萬裡風煙接素秋”,從三峽直看到長安。這首詩運用這種手法,一開頭就展開一個壯闊的境界,同一般的送彆詩隻著眼於燕羽、楊枝,淚痕,酒盞是不相同的。

與君離彆意,同是宦遊人


  “與君離彆意,同是宦遊人”。彼此離彆的意味如何?同是為求官飄流在外的人,離鄉背井,已有一重彆緒,彼此在客居中話彆,又多了一重彆緒:其中真有無限淒惻。開頭兩句調子高昂,屬對精嚴,這兩句韻味深沉,對偶不求工整,比較疏散。這固然由於當時律詩還冇有一套嚴格的規定,卻也有其獨到的妙處。開頭如千尺懸瀑,從雲端奔瀉而下,接著便落入深潭,潺潺流來,飛韻清遠,形成了一個大的起伏、一個強的跌宕,使人感到矯夭變化,不可端睨。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再接下去,第五六兩句,境界又從狹小轉為宏大,情調從淒惻轉為豪邁。“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遠離分不開真正的知己,隻要同在四海之內,就是天涯地角也如同近在鄰居一樣,一秦一蜀又算得什麼呢。詩人高尚的誌趣遠遠超出流俗的常情,詩人廣闊的襟懷真的可以囊括世界;這兩行名句發出的光亮簡直要使一切送彆詩黯然失色。詩的氣勢到此又掀起更大的波瀾,象大鵬舉起翅膀,挾著渾渾的旋風直衝霄漢,顯出詩人的絕大筆力。

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


  結尾兩句“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這兩行詩貫通起來是一句話,意思是:在這即將分手的岔路口,不要同那小兒女一般揮淚告彆啊!是對朋友的叮嚀,也是自己情懷的吐露。緊接前兩句,於極高峻處忽然又落入舒緩,然後終止。拿樂曲做比方;樂曲的結尾,有的於最激越處戛然而止,有的卻要拖一個尾聲。這首詩是采用第二種手法結尾的。欣賞古代詩歌,特彆是象五律這樣既嚴整又短小的詩歌,不光要吟味它的某些妙句,還要領悟它的章法,它的思路的頓挫、騰躍,變化和發展。文似看山不喜平,詩也如此。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闕”,是皇宮前麵的望樓。“城闕”,指唐的帝都長安城。“三秦”,指長安附近關中一帶地方。秦末項羽曾把這一帶地方分為三國,所以後世稱它三秦。“輔”,輔佐,這裡可以理解為護衛。“輔三秦”,意思是“以三秦為輔”。關中一帶的茫茫大野護衛著長安城,這一句說的是送彆的地點。“風煙望五津”。“五津”指四川省從灌縣以下到犍為一段的岷江五個渡口。遠遠望去,但見四川一帶風塵煙靄蒼茫無際。這一句說的是杜少府要去的處所。因為朋友要從長安遠赴四川,這兩個地方在詩人的感情上自然發生了聯係。詩的開頭不說離彆,隻描畫出這兩個地方的形勢和風貌。舉目千裡,無限依依,送彆的情意自在其中了。

  詩人身在長安,連三秦之地也難以一眼望儘,至於遠在千裡之外的五津是根本看不見的。作詩,往往超越常人的視力所及,用想象的眼睛看世界,可以置萬山於幾席,覽千春於瞬息。“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從河源直看到東海。“瞿塘峽口曲江頭,萬裡風煙接素秋”,從三峽直看到長安。這首詩運用這種手法,一開頭就展開一個壯闊的境界,同一般的送彆詩隻著眼於燕羽、楊枝,淚痕,酒盞是不相同的。

與君離彆意,同是宦遊人


  “與君離彆意,同是宦遊人”。彼此離彆的意味如何?同是為求官飄流在外的人,離鄉背井,已有一重彆緒,彼此在客居中話彆,又多了一重彆緒:其中真有無限淒惻。開頭兩句調子高昂,屬對精嚴,這兩句韻味深沉,對偶不求工整,比較疏散。這固然由於當時律詩還冇有一套嚴格的規定,卻也有其獨到的妙處。開頭如千尺懸瀑,從雲端奔瀉而下,接著便落入深潭,潺潺流來,飛韻清遠,形成了一個大的起伏、一個強的跌宕,使人感到矯夭變化,不可端睨。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再接下去,第五六兩句,境界又從狹小轉為宏大,情調從淒惻轉為豪邁。“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遠離分不開真正的知己,隻要同在四海之內,就是天涯地角也如同近在鄰居一樣,一秦一蜀又算得什麼呢。詩人高尚的誌趣遠遠超出流俗的常情,詩人廣闊的襟懷真的可以囊括世界;這兩行名句發出的光亮簡直要使一切送彆詩黯然失色。詩的氣勢到此又掀起更大的波瀾,象大鵬舉起翅膀,挾著渾渾的旋風直衝霄漢,顯出詩人的絕大筆力。

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


  結尾兩句“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這兩行詩貫通起來是一句話,意思是:在這即將分手的岔路口,不要同那小兒女一般揮淚告彆啊!是對朋友的叮嚀,也是自己情懷的吐露。緊接前兩句,於極高峻處忽然又落入舒緩,然後終止。拿樂曲做比方;樂曲的結尾,有的於最激越處戛然而止,有的卻要拖一個尾聲。這首詩是采用第二種手法結尾的。欣賞古代詩歌,特彆是象五律這樣既嚴整又短小的詩歌,不光要吟味它的某些妙句,還要領悟它的章法,它的思路的頓挫、騰躍,變化和發展。文似看山不喜平,詩也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