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裡江陵一日還。”全詩賞析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裡江陵一日還。”全詩賞析

時間:2010-06-10 13:00:09 分類:隋唐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裡江陵一日還。”詩句出自唐代詩人李白的《早發白帝城》

早發白帝城


作者:李白 年代:唐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裡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作品注釋:
  (1)白帝城:在今重慶市奉節縣城東白帝山上。楊齊賢注:“白帝城,公孫述所築。初,公孫述至魚複,有白龍出井中,自以承漢土運,故稱白帝,改魚複為白帝城。”王琦注:“白帝城,在夔州奉節縣,與巫山相近。所謂彩雲,正指巫山之雲也。”前人曾認為這首詩是李白青年出蜀時所作。然而根據“千裡江陵一日還”的詩意,李白曾從江陵上三峽,因此,這首詩應當是他返還時所作。


   (2)朝:早晨。


   辭:告彆。


   彩雲間:因白帝城在白帝山上,地勢高聳,從山下江中仰望,仿佛聳入雲間。


   (3)江陵:今湖北江陵縣。從白帝城到江陵約一千二百裡,其間包括七百裡三峽。酈道元《三峽》:“自三峽七百裡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重岩疊障,隱天蔽日,自非亭午時分,不見曦月。至於夏水襄陵,沿(泝或溯)阻絕。或王命急宣,有時朝發白帝,暮到江陵,其間千二百時裡,雖乘奔禦風,不以疾也。春冬之時,則素湍綠潭,回清倒影。絕(巘或巚瀑)多生怪柏,懸泉布,飛漱其間。清榮峻茂,良多趣味。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澗肅,常有高猿長嘯,屬引淒異。空穀傳響,哀囀久絕。故漁者歌曰:‘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   還:返回。


    (4)猿:猿猴。


   (5)啼:鳴、叫。


   住:停息。


   (6)萬重山:層層疊疊的山,形容有許多。


賞析:


         全詩四句全在一個“快”字,以體現詩人遇赦之後,從此海闊天空的爽快心情。


   首句“彩雲間”三字,描寫白帝城地勢之高,為全篇描寫下水船走得快這一動態蓄勢。“彩雲間”的“間”字當作隔斷之意,詩人回望雲霞之上的白帝城,以前的種種恍如隔世。一說形容白帝城之高,水行船速全在落差。如果不寫白帝城之高,則無法體現出長江上下遊之間斜度差距之大。白帝城地勢高入雲霄,於是下麵幾句中寫舟行的迅捷、行期的短暫、耳(猿聲)目(萬重山)的不暇迎送,才一一有著落。“彩雲間”也是寫早晨景色,顯示出從晦冥轉為光明的大好氣象,而詩人便在這曙光初燦的時刻,懷著興奮的心情匆匆告彆白帝城。


   第二句的“千裡”和“一日”,以空間之遠與時間之短作懸殊對比。這裡,巧妙的地方在於那個“還”字上。“還”,歸來的意思。它不僅表現出詩人“一日”而行“千裡”的痛快,也隱隱透露出遇赦的喜悅。江陵本非李白的家鄉,而“還”字卻親切得如同回鄉一樣。一個“還”字,暗處傳神,值得讀者細細玩味。


   第三句的境界更為神妙。古時長江三峽,“常有高猿長嘯”。詩人說“啼不住”,是因為他乘坐飛快的輕舟行駛在長江上,耳聽兩岸的猿啼聲,又看見兩旁的山影,猿啼聲不止一處,山影也不止一處,由於舟行人速,使得啼聲和山影在耳目之間成為“渾然一片”,這就是李白在出峽時為猿聲山影所感受的情景。身在這如脫弦之箭、順流直下的船上,詩人感到十分暢快和興奮。清代桂馥稱讚:“妙在第三句,能使通首精神飛越。”(《劄樸》)


   瞬息之間,“輕舟”已過“萬重山”。為了形容船快,詩人除了用猿聲山影來烘托,還給船的本身添上了一個“輕”字。直說船快,那便顯得笨拙;而這個“輕”字,卻彆有一番意蘊。三峽水急灘險,詩人溯流而上時,不僅覺得船重,而且心情更為滯重,“三朝上黃牛,三暮行太遲。三朝又三暮,不覺鬢成絲。”(《上三峽》)如今順流而下,行船輕如無物,船的快速讀者可想而知。而“危乎高哉”的“萬重山”一過,輕舟進入坦途,詩人曆儘艱險、進入康莊旅途的快感,也自然而然地表現出來了。這最後兩句,既是寫景,又是比興,既是個人心情的表達,又是人生經驗的總結,因物興感,精妙無倫。


   全詩給人一種鋒棱挺拔、空靈飛動之感。然而隻看這首詩的氣勢的豪爽,筆姿的駿利,還不能完備地理解全詩。全詩洋溢的是詩人經過艱難歲月之後突然迸發的一種激情,所以在雄峻和迅疾中,又有豪情和歡悅。快船快意,給讀者留下了廣闊的想象餘地。為了表達暢快的心情,詩人還特意用上平“刪”韻的“間”、“還”、“山”來作韻腳,使全詩顯得格外悠揚、輕快,回味悠長。


  這首有名的七絕,不無誇張和奇想,寫得流麗飄逸,驚世駭俗,美輪美奐,但又不假雕琢,隨心所欲,自然天成。前人對這首詩好評如潮,如楊慎《升庵詩話》:“驚風雨而泣鬼神矣。”清代乾隆禦定《唐宋詩醇》卷七:“順風揚帆,瞬息千裡,但道得眼前景色,便疑筆墨間亦有神助。三四設色托起,殊覺自在中流。”丁龍友評價:“此是神來之調。”吳昌琪《刪訂唐詩解》卷一三:“插猿聲一句,布景著色之。”應時《李詩緯》卷四:“等閒道出,卻使人揣摩不及。”千百年來,這首詩一直被人們視若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