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作者簡介 > 詩人張說簡介

詩人張說簡介

時間:2012-11-27 01:28:46 分類:作者簡介

張說簡介

張說(667年~730年) 唐代文學家,詩人,政治家。字道濟,一字說之。原籍範陽(今河北涿縣),世居河東(今山西永濟),徙家洛陽。

個人簡介

  張說(667~730) 唐代文學家,詩人,政治家。字道濟,一字說之。原籍範陽(今河  張說北涿縣),世居河東(今山西永濟),徙家洛陽。武後策賢良方正,張說年才弱冠,對策第一,授太子校書。累官至鳳閣舍人。因忤旨流配欽州,中宗朝召還。睿宗朝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玄宗開元初,因不附太平公主,罷知政事。複拜中書令,封燕國公。出為相州、嶽州等地刺史,又召還為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遷中書令,俄授右丞相,至尚書左仆射,中與張嘉貞有過權力爭鬥,最後扳倒張嘉貞,自任首席宰相。卒諡號文貞。與蘇頲(封許國公)齊名,俱有文名,掌朝廷製誥著作,人稱"燕許大手筆"公元730年,不幸病逝,壽63歲。

生平履曆

  據《新唐書·宰相世係表》知其父官職卑微,僅為洪洞縣丞。張說為文運思精密,年輕時很有造詣。垂拱四年(688年),武則天策試賢良方正,親臨洛陽城南門主考,張說應詔對策為天下第一。武則天以為近古以來冇有甲科,張說遂屈居為乙等,授任太子校書,遷左補闕。
  長安初年(701年),詔令張說與徐堅等人撰修《三教珠英》,由麟台監張昌宗及成均祭酒李嶠總領此事。昌宗不學無術,隻是廣引文詞之士,高談闊論,“曆年未能下筆”。唯張說與徐堅“構意撰錄,以《文思博要》為本,更加《姓氏》、《親族》二部,漸有條流”。書修成後,遷右史、內供奉,兼知考功貢舉事,後又擢任鳳閣舍人。
  長安三年(703年),女皇男寵張昌宗誣陷禦史大夫魏元忠與人私議“太後老矣,不若挾太子為久長”,稱此是謀反,並脅迫張說作證,張說應允了。當上廷作證時,再次威脅他,張說卻慷慨陳詞,對女皇說:“陛下視之,在陛下前,猶逼臣如是,況在外乎!臣今對廣朝,不敢不以實對。臣實不聞元忠有是言,但昌宗逼臣誣證之耳!”張昌宗陰謀敗露後,又氣急敗壞地反誣稱張說與魏元忠同謀反。張說又據理反駁,最後並說:“且臣豈不知今日附昌宗立取台衡,附元忠立致族滅!但臣畏元忠冤魂,不敢誣之耳。”張說理正詞嚴,揭露了張昌宗的非法行為,保護了耿直大臣魏元忠,但武則天卻不分是非曲直,反認為張說是“反複小人”,再次鞫審,最後竟被無辜流放於嶺外。
  唐中宗複位後,張說入為兵部員外郎,後轉工部侍郎。景龍年間(707年—709年),遇母喪離職,服喪未滿,中宗欲起複授黃門侍郎,當時“風教頹紊,多以起複為榮”,張說卻推辭不受,頗受有識之士的稱讚。服喪期滿,複授工部侍郎,不久改為兵部侍郎,加弘文館學士。
  景雲元年(710年),唐睿宗即位,張說遷任中書侍郎,兼雍州長史。這年秋天,譙王李重福潛入東  武則天都,欲謀奪皇位。兵敗後,東都留守捕獲了其黨羽數百人,審訊多月,遲遲不能定案,睿宗即命張說前去審理。張說很快查清了此案,一宿即捕獲了譙王的主謀張靈均、鄭愔等,弄清了其全部罪狀,其餘誤捕下獄的一律宣布無罪釋放。張說辦事乾練,深受睿宗的嘉獎,稱讚他說:“知卿按此獄,不枉良善,又不漏罪人。非卿忠正,豈能如此?”翌年,進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監修國史。
  這時,李隆基尚居東宮為太子,張說為侍讀,備受親近禮敬。太子姑母太平公主交結朝臣,朋比為奸,乾預朝政,圖謀廢掉太子。這年二月,唐睿宗曾對待臣說:“有術者上言,五日內有急兵入宮,卿等為朕備之。”侍臣們明白,此事顯然是旨在離間挑撥父子關係,以動搖太子地位,都麵麵相覷,不知說什麼好。張說則直言不諱地說:“此是讒人設計,擬搖動東宮耳。陛下若使太子監國,則君臣分定,自然窺覦路絕,災難不生。”睿宗聽後十分高興,即日下製止皇太子監國。第二年,又下製皇太子即位。
  睿宗雖然退居為太上皇,但仍控製著朝政大權。太平公主仍依恃皇兄權勢繼續乾預政事,變本加厲地謀害玄宗。她恨張說不趨附自己,便奏請睿宗,將他貶為尚書左丞,並出為東都留守。張說洞知太平公主之黨暗中懷有異謀,遂遣使者獻給玄宗一把佩刀,暗示他要果斷行事,以鏟除太平公主之黨。故史稱“張說獨排太平之黨,請太子監國,平定禍亂,迄為宗臣。”在平定了太平公主的謀亂之後,玄宗即召張說拜中書令,封燕國公。
  開元元年(713年)十月,玄宗欲召回同州刺史姚崇為相。張說因與姚崇不和,暗中指使禦史大夫趙彥昭彈劾,玄宗不予理睬。接著,張說又使殿中監薑皎向玄宗建議,任命姚崇為河東總管,以阻止姚崇入相。玄宗知是張說的計謀,不顧一再阻撓,仍拜為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姚崇任相後,張說就私自到岐王李範家申述誠意。姚崇告發此事,張說被貶為相州刺史,充河北道按察使。
  張說被貶不久,又因他事牽連,再貶為嶽州刺史。蘇頲擢任宰相,張說與其父蘇瓖為故交,撰《五君詠》獻蘇頲,其中一則是記蘇瓖事。蘇頲讀後很感動,上奏稱張說為“忠貞謇諤,嘗勤勞王室,亦人望所屬,不宜淪滯遐方”。開元六年(718年)二月,張說遷任荊州長史。不久又遷任右羽林將軍,兼檢校幽州都督。
  開元十年(722年),詔命張說為朔方節度大使,並去朔方巡視邊防,處置兵馬。開元十一年(723年),張說進為中書令。開元十七年(729年),再拜張說為尚書右丞相,集賢院學士。開元十八年(730年),張說患病,玄宗每天都遣中使前去看望,並禦筆寫藥方賜予他。由於醫治無效,這年十二月病卒。時年六十四歲。贈太師,諡曰文貞,玄宗還親自為張說撰神道碑文。

主要成就

軍事
   邊防建樹
  張說被貶不久,又因他事牽連,再貶為嶽州刺史。蘇頲擢任宰相,張說以與其父蘇瓖為故交,  姚崇撰《五君詠》獻蘇頲,其中一則是記蘇瓖事。蘇頲讀後很感動,上奏稱張說為“忠貞謇諤,嘗勤勞王室,亦人望所屬,不宜淪滯於遐方”。開元六年(718年)二月,張說遷任荊州長史。不久又遷任右羽林將軍,兼檢校幽州都督。
  幽州地與奚、契丹接壤,為北方重鎮。這一年契丹首領李失活死,大臣可突於爭權,發生了內亂。唐朝派兵鎮壓,結果失利。張說上表,陳述利害,說:“臣熟知幽州兵馬寡弱,率欲排比,未可即用,城中倉糧全無貯積。”因此,他請求加強戰備,以防止邊患。
  在此期間,張說考慮到“國儲未贍,邊軍未息”,為了“靜人業農”,他上表情求屯田:“臣聞求人安者莫過於足食,求國富者莫先於疾耕。臣再任河北,備知川澤。竊見漳水可以灌巨野,淇水可以灌湯陰,若開屯田,不減萬頃,化萑葦為粳稻,變斥鹵為膏腴,用力非多,為利甚博。”因此,他希望朝廷“不失天時,急趨地利,上可以豐國,下可以廩邊,河漕通流,易於轉運,此百代之利也”。屯田既可增加國庫收入,減輕農民負擔,又方便了水利交通,是一項很有益的措施。
  開元七年(719年),張說檢校並州大都督長史,兼天兵軍大使,攝禦史大夫,兼修國史。他再次上表論奏邊事,主張對周邊少數民族實行安撫和睦政策,用兵不過是迫不得已的。後可突於終於立李失活的族弟鬱於為國主,並遣使請罪。玄宗即冊立鬱於,唐與契丹的糾紛終於圓滿解決了。
  開元八年(720年)秋,朔方大使王晙密奏原突厥降戶勾引突厥,謀陷軍城,因誅殺殆儘。此事引起了散居在大同、橫野軍附近的拔曳固、同羅諸部的恐懼不安。為了平息事端,張說隻率二十從騎,持節去各部安撫,晚上還住在他們帳中。拔曳固、同羅諸部聽到後深為感動,“由是遂安”。
  開元九年(721年)四月,原突厥降將康待賓誘使諸降戶反叛,一時攻陷了蘭池六州。詔令王晙率兵討伐,並令張說知經略。康待賓暗中與黨項通謀,攻破了銀城、連穀,還占據了糧倉。張說率馬步兵一萬人出合河關(今山西興縣)襲擊,康待賓等大敗而逃。張說率軍乘勝追擊,當追到駱駝堰時,黨項部反戈。張說招撫黨項流散人員,使各安其業。討擊大使阿史那獻以為黨項反複無常,請全部誅殺。張說製止了這一濫殺的做法,說:“王者之師,當討叛柔服,豈可殺已降邪!”即奏請設置麟州,“以鎮撫黨項餘眾”。同年九月,召拜為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開元十年(722年),詔命張說為朔方節度大使,並去朔方巡視邊防,處置兵馬。這時,康待賓餘黨慶州方渠康願子反叛,自立為可汗,劫掠牧馬,西渡黃河出塞。張說率兵追討,至木盤山擒獲了康願子,並俘虜三千人。為了防止這一帶的突厥降戶再次騷亂,於是議請將居住在河曲六州的降戶五萬餘人強行遷往中原的許、汝、唐、鄧、仙、豫等州。這樣,朔方之地,空蕩無人。張說因功賜實封二百戶。
  張說曆經邊鎮數年,熟知邊防事宜。當時沿邊鎮兵多達六十餘萬,他以時無強敵,奏請精減兵員,罷免二十餘萬。玄宗對裁減三分之一有些猶豫。張說解釋說:“臣久在疆埸,具悉邊事,軍將但欲自衛及雜使營私。若禦敵製勝,不在多擁閒冗,以妨農務。”
  張說還著手對府兵進行了改造。當時諸衛府兵,成丁入伍,六十歲免役,其家又不蠲免雜徭,漸漸貧弱,大都逃亡。先天二年雖然有所改革,規定二十五歲入伍,五十歲放免,屢次征鎮者,則十年免役。但實際上徒有此令,
  並未能付諸實施。因此這時府兵之法日漸破壞,番役更替多不按時,衛士逃匿,宿衛之士無法得以保證。鑒於這種情況,張說建議,請召募壯士充宿衛,“不問色役,優為之製,逋逃者必爭出應募。”玄宗同意募兵,不過十幾天,即得到精兵十三萬人,“分隸諸衛,更番上下。兵農之分,從此始矣”。
  張說的精減邊兵、改革府兵,有利於減輕人民的負擔,也增強了軍隊的戰鬥力。王夫之評論說:“張說所奏罷之二十萬人,無一人可供戰守之用,徒苦此二十萬之農民於奉拚除、執虎子、築場,供負荷之下。故軍一罷,而玄宗知其勞民而弱國也,而募兵分隸之議行,漸改為長從,漸改為彍騎。窮之必變,尚可須臾待哉?”
政治
   政改與文治
  開元十一年(723),張說進為中書令。在政治製度上所進行的重要改革是奏改政事堂為中書門下。政事堂在唐初設於門下省,為宰相議政之所。貞觀之後,中書省權力漸重。武周時裴炎由侍中改任中書令,為便  嶽陽樓於政務推行,遷政事堂於中書省,但仍是宰相議政之所。張說任中書令後,將政事堂改為“中書門下”,並“列五房,一曰吏房,二曰樞機房,三曰兵房,四曰戶房,五曰刑禮房,分曹以主眾務焉”。同時,政事印為“中書門下之印”。這一改製,使政事堂有其所轄部門與屬官,由宰相議政之所變為朝廷最高權力機構。
  唐玄宗統治前期,經濟繁榮,政治升平,進入盛世。好大喜功的玄宗粉飾文治,特置麗正書院,聚集文學之士,或修書,或侍講,以張說為修書使總領其事。由於文學之士受到寵遇,對其供給也十分優厚。中書舍人陸堅以為他們“無益於國,徒為糜費”,欲上奏罷免學士。張說反駁其言,說:“自古帝王於國家無事之時,莫不崇宮室,廣聲色,今天子獨延禮文儒,發揮典籍,所益者大,所損者微。陸子之言,何不達也!”玄宗聽到後,“重說而薄堅”。
  開元十三年(725),改麗正書院為集賢殿書院,定書院官五品以上為學士,六品以下為直學士,張說以宰相為學士知院事。他雖然地位顯赫,卻很謙遜。玄宗欲授任張說為大學士,他推辭說:“學士本無大稱,中宗崇寵大臣,乃有之,臣不敢以為稱。”後來在集賢院舉行宴會,照舊例,官位高者先舉杯,張說欲打破陳規,便對諸士子說:“吾聞儒以道相高,不以官閥為先後。”於是,眾學士一起舉杯同飲,一時傳為佳話。張說雅重詞學之士,善於用人之長。當時,在文學上有造詣、有名聲的韋述張九齡許景先袁暉,趙冬羲、孫逖王翰等“常遊其門”,趙冬羲兄弟六人,韋述兄弟六人並詞學登科,張說極口稱讚:“趙、韋昆季,今之杞梓也。”
  張說“為文俊麗,用思精密,朝廷大手筆,皆特承中旨撰述,天下詞人,鹹諷誦之”。是當代無人能企及的。他一生著作宏富,除了參與修撰《三教珠英》、主持改撰《開元五禮儀注》以外,還主持編撰了《大唐六典》。又奉玄宗之命,與他人一起類集要事,為諸王子習讀而編寫了《初學記》30 卷。後人收集他的詩詞、文賦、表奏、碑文、墓誌,總成文集30 卷。
文學
   作品介紹
  張說前後三次為相,掌文學之任凡三十年,為開元前期一代文宗,品評文苑,獎掖後進,深孚眾望。他為文俊麗,用思精密,朝廷大手筆,多特承帝旨撰述,尤長於碑文墓誌。與許國公蘇齊名,號稱"燕許"。皇甫《諭業》論唐文首列二家,謂"燕公之文,如口木口枝,締構大廈,上棟下宇,孕育氣象,可以變陰陽,閱寒暑,坐天子而朝群後。其文駢、散兼擅,《舊唐書·張說傳》載其《諫武後幸三陽宮不時還都疏》等疏表 3篇,皆政論名作。其他題材佳篇,如《起義堂頌》、《西嶽太華山碑銘》、《貞節君碑》、《姚文貞公神道碑》、《齊黃門侍郎盧思道碑》,或淵懿樸茂,或放出奇。沈曾植《菌閣瑣談》認為“燕許宗經典重”,已開中唐古文作家梁肅、獨孤及韓愈柳宗元古文運動的先聲。張說又能詩,具盛唐風貌。官嶽州後,詩益淒婉,人謂得江山之助。古體如《鄴都引》,沈德潛以為“聲調漸響,去王、楊、盧、駱體遠矣”(《唐詩彆裁集》);近體如《幽州新歲作》,方東樹以為“情詞流轉極圓美”,“親切不膚”(《昭昧詹言》)。一雲張說又能為小說,相傳《虯髯客傳》為其所作(《說郛》、《虞初誌》等題張作),但無確證。
  有文集30卷。今通行武英殿聚珍本《張燕公集》25卷、《四部叢刊》影明嘉靖丁酉本《張說之集》25卷。事跡見新、舊《唐書》本傳。 較出名的詩詞如下:
   作品賞析
  張說詩
  《嶽州山城》作者:張說 年代:唐 體裁:五律
  山城豐日暇,閉戶見天心。東曠迎朝色,西樓引夕陰。
  書觀千載近,學靜二毛深。忽有南風至,吹君堂上琴。
  《與趙冬曦君懋子均登南樓》作者:張說 年代:唐
  危樓瀉洞湖,積水照城隅。命駕邀漁火,通家引鳳雛。
  山晴紅蕊匝,洲曉綠苗鋪。舉目思鄉縣,春光定不殊。
  《遊》作者:張說 年代:唐  張說詩湖上奇峰積,山中芳樹春。何知絕世境,來遇賞心人。
  清舊岩前樂,呦嚶鳥獸馴。靜言觀聽裡,萬法自成輪。
  《晦日》作者:張說 年代:唐 體裁:五律
  晦日嫌春淺,江浦看湔衣。道傍花欲合,枝上鳥猶稀。
  共憶浮橋晚,無人不醉歸。寄書題此日,雁過洛陽飛。
  《湘州九日城北亭子》作者:張說 年代:唐 體裁:五律
  西楚茱萸節,南淮戲馬台。寧知沅水上,複有菊花杯。
  亭帳憑高出,親朋自遠來。短歌將急景,同使興情催。
  《翻著葛巾呈趙尹》作者:張說 年代:唐
  昔日接離倒,今我葛巾翻。宿酒何時醒,形骸不複存。
  忽聞有嘉客,驪步出閒門。桃花春徑滿,誤識武陵源。
  草堂刻本---張說之文集(殘冊)
  《戲題草樹》 作者:張說 年代:唐 體裁:五古
  忽驚石榴樹,遠出渡江來。戲問芭蕉葉,何愁心不開。
  微霜拂宮桂,淒吹掃庭槐。榮盛更如此,慚君獨見哀。
  《嶽州贈廣平公宋大夫》作者:張說 年代:唐 體裁:五律
  亞相本時英,歸來複國楨。朝推長孺直,野慕隱之清。
  傳節還閩嶂,皇華入漢京。寧思江上老,歲晏獨無成。
  《和魏仆射還鄉》作者:張說 年代:唐 體裁:五律
  富貴還鄉國,光華滿舊林。秋風樹不靜,君子歎何深。
  故老空懸劍,鄰交日散金。眾芳搖落儘,獨有歲寒心。
  《和張監觀赦》作者:張說 年代:唐 體裁:五律  張說詩日禦臨雙闕,天街儼百神。雷茲作解氣,歲複建寅春。
  喜候開星驛,歡聲發市人。金環能作賦,來入管弦聲。
  《寄天台司馬道士》作者:張說 年代:唐 體裁:五律 類彆:代簡
  世上求真客,天台去不還。傳聞有仙要,夢寐在茲山。
  朱闕青霞斷,瑤堂紫月閒。何時枉飛鶴,笙吹接人間。
  《下江南向夔州》作者:張說 年代:唐 體裁:五律
  天明江霧歇,洲浦棹歌來。綠水逶迤去,青山相向開。
  城臨蜀帝祀,雲接楚王台。舊知巫山上,遊子共徘徊。
  《還至端州驛前與高六彆處》作者:張說 年代:唐 體裁:五律
  舊館分江日,淒然望落暉。相逢傳旅食,臨彆換征衣。
  昔記山川是,今傷人代非。往來皆此路,生死不同歸。
  《四月一日過江赴荊州》作者:張說 年代:唐 體裁:五律
  春色沅湘儘,三年客始回。夏雲隨北帆,同日過江來。
  水漫荊門出,山平郢路開。比肩羊叔子,千載豈無才。

野史逸聞

  唐張說、徐堅同為集賢學士十餘年,好尚頗同,情契相得。時諸學士凋落者眾,說、堅二人存焉。說手疏諸人名,與堅同觀之。堅謂說曰:"諸公昔年皆擅一時之美,敢問藝之先後?"說曰:"李嶠、崔融薛稷宋之問之文,皆如良金美玉,無施不可。富嘉謨之文,如孤峰絕岸,壁立萬仞,叢雲鬱興,震雷俱發,誠可異乎?若施之於廊廟,則為駭矣。閻朝隱之文,則如麗色靚妝,衣之綺繡,燕歌趙舞,觀者忘憂。然類之風雅,則為俳矣。"堅又曰:"今之後進,文詞孰賢?"說曰:"韓休之文,有如大羹玄酒,雖雅有典則,而薄於滋味。許景先之文,有如豐肌膩體,雖穠華可愛,而乏風骨。張九齡之文,有如輕縑素練,實濟時用,而窘於邊幅。王翰之文,有如瓊林玉斝,雖爛然可珍,而多有玷缺。若能箴其所短,濟其所長,亦一時之秀也。"(出《大唐新語》)
  【譯文】
  唐時,張說和徐堅同在集賢院當學士十多年,兩人愛好一致,感情相投。當時和他們共事的學士們,已經衰落的很多,獨有張、徐二人還留在集學院。張說把當年的學士名字都一一寫出來,和徐堅一起觀看。徐堅對張說說;"諸位當年都是各有專長,各領風騷啊,請問文章方麵,誰先誰後?"張說說:"李嶠、崔融、薛稷、宋之問的文章,都是良金美玉,無可挑剔。富嘉謨的文章,嚴峻峭拔,雄奇豪放,彆具一格,他這種言論,若是用在議論朝政的地方,必然引起大亂子。閻朝隱的文章,濃妝豔抹,詞藻華麗,輕歌曼舞,讀後令讀者愉悅,雖然有些風流儒雅,但是有點過於幽默詼諧。"徐堅又問:"現在的後起之秀,誰的文章好?"張說說:"韓休的文章,有如美酒佳肴,詞語典雅,但缺少韻味。許景先的文章,雖然肌膚豐滿,華麗可愛,但缺少風骨。張九齡的文章,有如淡妝素裹,應時實用,但缺少潤飾。王翰的文章,像華美的玉器,燦爛珍貴,但多有瑕疵。若能去其所短,揚其所長,也是一時之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