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渭城朝雨浥輕塵, 客舍青青柳色新。”全詩賞析

“渭城朝雨浥輕塵, 客舍青青柳色新。”全詩賞析

時間:2010-06-20 02:48:54 分類:隋唐
渭城朝雨浥輕塵, 客舍青青柳色新。”出自唐代詩人王維的《送元二使安西》

送元二使安西


作者:王維 年代:唐


渭城朝雨浥輕塵, 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儘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賞析:


        這是王維送朋友去西北邊疆時作的詩。安西,是唐中央政府為統轄西域地區而設的安西都護府的簡稱,治所在龜茲城(今新疆庫車)。這位姓元的友人是奉朝廷的使命前往安西的。唐代從長安往西去的,多在渭城送彆。渭城即秦都鹹陽故城,在長安西北,渭水北岸。


   前兩句寫送彆的時間,地點,環境氣氛。清晨,渭城客舍,自東向西一直延伸、不見儘頭的驛道,客舍周圍、驛道兩旁的柳樹。這一切,都仿佛是極平常的眼前景,讀來卻風光如畫,抒情氣氛濃鬱。“朝雨”在這裡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早晨的雨下得不長,剛剛潤濕塵土就停了。從長安西去的大道上,平日車馬交馳,塵土飛揚,而現在,朝雨乍停,天氣清朗,道路顯得潔淨、清爽。“浥輕塵”的“浥”字是濕潤的意思,在這裡用得很有分寸,顯出這雨澄塵而不濕路,恰到好處,仿佛天從人願,特意為遠行的人安排一條輕塵不揚的道路。客舍,本是羈旅者的伴侶;楊柳,更是離彆的象征。選取這兩件事物,自然有意關合送彆。它們通常總是和羈愁彆恨聯結在一起而呈現出黯然銷魂的情調。而今天,卻因一場朝雨的灑洗而彆具明朗清新的風貌——“客舍青青柳色新”。平日路塵飛揚,路旁柳色不免籠罩著灰蒙蒙的塵霧,一場朝雨,才重新洗出它那青翠的本色,所以說“新”,又因柳色之新,映照出客舍青青來。總之,從清朗的天宇,到潔淨的道路,從青青的客舍,到翠綠的楊柳,構成了一幅色調清新明朗的圖景,為這場送彆提供了典型的自然環境。這是一場深情的離彆,但卻不是黯然銷魂的離彆。相反地,倒是透露出一種輕快而富於希望的情調。“輕塵”、“青青”、“新”等詞語,聲韻輕柔明快,加強了讀者的這種感受。


   這首詩又叫《贈彆》、《渭城曲》、《陽關曲》、《陽關三疊》。大約作於安史之亂前。這是古代送彆詩中的名作。前二句起興,於清晨景物中特拈出"青青柳色",這是自《詩·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以來,文學作品表現惜彆之情時常用的意象。以下兩句將深切的惜彆、關切、擔憂等複雜的感情寄寓在"勸酒"這一舉動之中。"西出陽關無故人",一言朋友所去之地陌生;二言那裡人跡稀少;三言你我朋友自此一彆,則知己難求。如此,則對友情的珍惜,對離彆的無奈,對朋友的關切,儘蘊於杯中矣。所謂"惜彆意悠長不露",情真意切而不說破也。明李東陽《麓堂詩話》雲:"作詩不可以意徇辭,而須以辭達意。辭能達意,可歌可詠,則可以傳。王摩詰'陽關無故人'之句,盛唐以前所未道。此辭一出,一時傳誦不足,至為三疊歌之。後之詠彆者,千言萬語,殆不能出其意之外。必如是方可謂之達耳。"   絕句在篇幅上受到嚴格限製。這首詩,對如何設宴餞彆,宴席上如何頻頻舉杯、殷勤話彆,以及啟程時如何依依不舍,登程後如何矚目遙望,等等,一概舍去,隻剪取餞行宴席即將結束時主人的勸酒辭:再乾了這一杯吧,出了陽關,可就再也見不到老朋友了。詩人象高明的攝影師,攝下了最富表現力的鏡頭。宴席已經進行了很長一段時間,釀滿彆情的酒已經喝過多巡,殷勤告彆的話已經重複過多次,朋友上路的時刻終於不能不到來,主客雙方的惜彆之情在這一瞬間都到達了頂點。主人的這句似乎脫口而出的勸酒辭就是此刻強烈、深摯的惜彆之情的集中表現。


   三四兩句是一個整體。要深切理解這臨行勸酒中蘊含的深情,就不能不涉及“西出陽關”。處於河西走廊儘西頭的陽關,和它北麵的玉門關相對,從漢代以來,一直是內地出向西域的通道,唐代國勢強盛,內地與西域往來頻繁,從軍或出使陽關之外,在盛唐人心目中是令人向往的壯舉。但當時陽關以西還是窮荒絕域,風物與內地大不相同。朋友“西出陽關”,雖是壯舉,卻又不免經曆萬裡長途的跋涉,備嘗獨行窮荒的艱辛寂寞。因此,這臨行之際“勸君更儘一杯酒”,就象是浸透了詩人全部豐富深摯情誼的一杯濃鬱的感情瓊漿。這裡麵,不僅有依依惜彆的情誼,而且包含著對遠行者處境、心情的深情體貼,包含著前路珍重的殷勤祝願。對於送行者來說,勸對方“更儘一杯酒”,不隻是讓朋友多帶走自己的一分情誼,而且有意無意地延宕分手的時間,好讓對方再多留一刻。“西出陽關無故人”之感,又何嘗隻屬於行者呢?臨彆依依,要說的話很多,但千頭萬緒,一時竟不知從何說起。這種場合,往往會出現無言相對的沉默,“勸君更儘一杯酒”,就是不自覺地打破這種沉默的方式,也是表達此刻豐富複雜感情的方式。勸君更儘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直接表現對朋友真摯的感情。詩人冇有說出的比已經說出的要豐富得多。總之,三四兩句所剪取的雖然隻是一刹那的情景,卻是蘊含極其豐富的一刹那。


   這首詩所描寫的是一種最有普遍性的離彆。它冇有特殊的背景,而自有深摯的惜彆之情,這就使它適合於絕大多數離筵彆席演唱,後來編入樂府,成為最流行、傳唱最久的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