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漢魏 > “白骨露於野,千裡無雞鳴。”全詩賞析

“白骨露於野,千裡無雞鳴。”全詩賞析

時間:2010-07-04 01:37:00 分類:漢魏
名句“白骨露於野,千裡無雞鳴。”出自東漢詩人曹操的《蒿裡行》

蒿裡行


作者:曹操 年代:漢


 關東有義士,興兵討群凶。   


初期會盟津,乃心在鹹陽。   


軍合力不齊,躊躇而雁行。   


勢利使人爭,嗣還自相戕。   


淮南弟稱號,刻璽於北方。   


鎧甲生蟣虱,萬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裡無雞鳴。   


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賞析:


        《蒿裡行》是漢樂府舊題,為古代的挽歌,漢樂府古辭尚存,見於宋人郭茂倩《樂府詩集》中的《相和歌辭·相和曲》。曹操的《蒿裡行》是借舊題寫時事,內容記述了漢末軍閥混戰的現實,真實、深刻地揭示了人民的苦難,堪稱“漢末實錄”的“詩史”。蒿同薨,枯也,人死則枯槁。所以“蒿裡”指死人所處之地。“蒿裡行”是漢樂府的一個曲調名,是當時人們送葬時所唱的挽歌。


   袁紹等關東諸將起兵討董卓,結果雖然造成自相戕殺的軍閥混戰局麵,但其始未免不心存忠義。詩的前四句是交代背景:群凶作亂,義士討伐,形勢大好。初期會盟津,乃心在鹹陽,是說義士們起初希望結成聯盟,心向著漢室,即通過討伐這一舉動來平定叛亂,擁護漢室。(各方將領都希望團結一心,效法周武王那樣,會師於盟津,吊民伐罪,一心一意地除奸誅惡,忠於國事,匡扶漢室。形勢是大好的)“義士”“討”“群凶”這些詞語表明詩人是憎惡董卓等人作亂,渴望國家統一。


   中間六句是交代這有關討伐的情況:聯軍內部矛盾重重,自相殘殺,力量渙散。導致的原因是“淮南弟稱號,刻璽於北方”,袁術分裂,自立為帝;而袁紹也陰謀廢掉漢獻帝,立劉虞為帝;他們搞分裂、謀私利,造成的結果是:“軍合力不齊,躊躇而雁行。勢利使人爭,嗣還自相戕。”——貌合神離、互相觀望,畏縮不前、按兵不動甚至是自相殘殺。


   詩人對這種情況的態度是悲憤、失望的;把矛頭指向了“二袁”,顯示出作者的非凡謀略和遠見卓識。


   最後六句直接描寫戰爭的危害:由於連年戰爭,將士的鎧甲不離身,長出了虱子;百姓大量死亡,荒野上白骨累累,千裡之內都聽不到雞鳴之聲。麵對著這荒涼、淒慘、慘絕人寰的景象,詩人不禁發出了振聾發聵的呼喊:“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表達了對因戰亂而陷於水深火熱之中的苦難人民,表示了極大的悲憤和同情,而且對造成人民疾苦的首惡元凶,給予了無情的揭露和鞭撻。體現了強烈的人民性和現實主義精神。


   這首詩描述了關東各郡的將領,公推勢大兵強的渤海太守袁紹為盟主,準備興兵討伐焚宮、毀廟、挾持獻帝、遷都長安、荒淫兀恥、禍國殃民的董卓。各方將領都希望團結一心,效法周武工那樣,會師於盟津,吊民伐罪,一心一意地除奸誅惡,忠於國事,匡扶漢室。形勢是大好的。可是,這大好形勢,卻被袁紹等野心家給破壞了。當時各郡雖然大軍雲集,但卻互相觀望,裹足不前,甚至各懷鬼胎,為了爭奪霸權,圖謀私利,竟至互相殘殺起來。誡之不成便加之筆伐。詩人對袁紹兄弟陰謀稱帝、鑄印刻璽、借討董卓為幌子,行爭霸稱孤之實,給予無情的揭露,並對以此造成的戰亂,予以嚴厲的抨擊。詩的結尾描繪出因戰爭而造成的淒涼悲慘的畫麵,連年戰亂,士兵們不能解甲歸田,人民死亡慘重,百不餘一,使富饒的北方,變得滿目痍瘦,哀鴻遍野。到處是白骨累累,千裡之內聽不到雞鳴之聲。麵對這一慘絕人寰的圖景,詩人發出了“念之斷人腸”的呼喊。


   《蒿裡行》運用民歌的形式,行批判之實,這在當時是一個創舉,這首詩不僅時因戰亂而陷於水深火熱之中的苦難人民,表示了極大的悲憤和同情,而且對造成人民疾苦的首惡元凶,給予了無情的揭露和鞭撻。它是漢未之實錄,是史詩也。   全詩風格質樸,沉鬱悲壯,體現了曹操作為一個政治家,軍事家的豪邁氣魄和憂患意識,


詩中集典故、事例、描述於一身,既形象具體,又內蘊深厚,是曹操比較成功的作品,通過閱讀,不僅可以讓讀者了解當時的曆史事實,還能領略作為詩人曹操的還能領略作為詩人曹操的獨特文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