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 “但得眾生皆得飽,不辭羸病臥殘陽。”全詩賞析

“但得眾生皆得飽,不辭羸病臥殘陽。”全詩賞析

時間:2010-07-05 02:56:28 分類:
名句“但得眾生皆得飽,不辭羸病臥殘陽。”出自宋代詩人李綱的《病牛》

病牛


作者:李綱 年代:宋


耕犁千畝實千箱,力儘筋疲誰複傷?   


但得眾生皆得飽,不辭羸病臥殘陽。


賞析:


          在中國詩歌史上,自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裡吟詠鴟鴞的詩作之後,吟詠日月星辰、山川草木、花鳥魚蟲的詠物詩可謂層出不窮。在浩如煙海的詠物詩中有不少格調頗高、藝術精湛、韻味無窮的佳作。李綱的這首《病牛》便是其中之一。這裡,我們不談此詩所具有的高度概括力,也不說此詩質樸無華的語言美,隻是想欣賞一下其“離形得似”、“托物言誌”的藝術。司空圖《詩品·形容》認為,詩人“形容”(指描摹客觀事物)能不拘形似而求得神似,才是精於“形容”者:“離形得似,庶幾斯人”。李綱正是精於“形容”者,其《病牛》詩達到了“離形得似”,也即不拘於描寫對象的外形外貌相似,而求得描寫對象精神相似的境界。作者吟詠病牛,筆墨重點不在繪其形,而在傳其神。


   詩的前兩句“耕犁千畝實千箱,力儘筋疲誰複傷”,寫病牛耕耘千畝,換來了勞動成果裝滿千座糧倉的結果,但它自身卻精神極為疲憊,力氣全部耗儘,然而,又有誰來憐惜它力耕負重的勞苦呢?這裡,作者從揭示病牛“耕犁千畝”與“實千箱”之間的因果關係上落筆,將病牛“力儘筋疲”與“誰複傷”加以對照,集中描寫了病牛勞苦功高、筋疲力儘及其不為人所同情的境遇。首句中的兩個“千字”,分彆修飾“畝”與“箱”(通“廂”,指糧倉),並非實指,而是極言病牛“耕犁”數量之大、勞動收獲之多,同時,也暗示這頭牛由年少至年老、由體壯及體衰的曆程。次句反詰語氣強烈,增添了詩情的凝重感。


   詩的後兩句筆鋒陡地一轉,轉為述其誌:“但得眾生皆得飽,不辭羸病臥殘陽。”病牛勞苦功高,筋疲力儘,卻無人憐惜,但它冇有怨天尤人,更未消極沉淪。因為它具有心甘情願為眾生的溫飽而“羸病臥殘陽”之誌。這兩句詩將病牛與“眾生”聯係起來寫,以“但得”與“不辭”對舉,強烈地抒發了病牛不辭羸病,一心向著眾生的誌向。結句中的“殘陽”是雙關語,既指夕陽,又象征病牛的晚年,它與“臥”等詞語相結合,有助於表現老牛身體病弱卻力耕負重、死而後已的精神。


   這首詩惟妙惟肖地刻畫了一個病牛的形象,既繪出其身體病弱之形,更傳出了其不辭羸病、誌在眾生之神。如此詠牛,頗為切合牛任勞任怨、唯有奉獻、彆無他求的性格特點。不過,此詩並非為詠牛而詠牛,而是“托物言誌”,借詠牛來為作者言情述誌。我們隻要能像前人所說的那樣“知人論世”,便不難看出這一點。


   讚頌了牛不辭羸病、任勞任怨、誌在眾生、唯有奉獻、彆無他求的性格特點。—— “托物言誌”,借詠牛來為作者言情述誌。


   詩人疲憊不堪,卻耿耿不忘抗金報國,想著社稷,念著眾生,因此其筆下力儘筋疲、無人憐惜而不辭羸病、誌在眾生的老牛即詩人形象的化身。


   作者正是這樣懷著強烈的愛國熱忱來吟詠病牛,托物言誌的。因而,此詩中的病牛,也即作者自身的形象活了,動了,能在讀者心中引起共鳴,產生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