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隋唐 >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全詩賞析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全詩賞析

時間:2010-07-16 13:15:30 分類:隋唐
名句“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出自唐代詩人韓愈的《調張籍

調張籍


作者:韓愈 年代:唐


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不知群兒愚,那用故謗傷。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伊我生其後,舉頸遙相望。   


夜夢多見之,晝思反微茫。徒觀斧鑿痕,不矚治水航。   


想當施手時,巨刃磨天揚。垠崖劃崩豁,乾坤擺雷硠。   


唯此兩夫子,家居率荒涼。帝欲長吟哦,故遣起且僵。   


翦翎送籠中,使看百鳥翔。平生千萬篇,金薤垂琳琅。   


仙官敕六丁,雷電下取將。流落人間者,太山一毫芒。   


我願生兩翅,捕逐出八荒。精誠忽交通,百怪入我腸。   


刺手拔鯨牙,舉瓢酌天漿。騰身跨汗漫,不著織女襄。   


顧語地上友,經營無太忙。乞君飛霞佩,與我高頡頏。


賞析:


        此詩作於元和十年(815),是文學史上著名的推尊李、杜的力作。前人認為李杜之後,韓愈最早將李、杜並尊,而且稱譽頌揚最為有力。並認為此詩是針對當時一些人揚杜抑李或"李、杜交譏"而發。五代後晉人編撰《舊唐書》,認為元稹是"李杜優劣論"的始作俑者。宋人魏泰《臨漢隱居詩話》進一步指實韓詩所斥"群兒",是指元稹、白居易:"元稹作李杜優劣論,先杜而後李,韓退之不以為然,詩曰'李杜文章在……可笑不自量',為微之發也"。此後,人多從其說。


   然事實並不儘然。其實元稹是最早對李、杜並稱的人。早於韓愈此詩二十一年,即貞元十年(794),元稹作《代曲江老人百韻》,詩中已有"李杜詩篇敵"之句。貞元十四年(798)韓愈《醉留東野》詩有"昔年因讀李白杜甫詩,長恨二人不相從"之句。但在元和八年,元稹作《唐故工部員外杜君墓係銘並序》,這是唐代唯一一篇從理論上分析杜詩出現之意義的文獻,其中再次提到李、杜時,確實有所高下:"詩人已來,未有如杜子美者。時山東李白,亦以奇文取稱,時人謂之李杜。餘觀其樂府歌詩,誠亦差肩於子美矣;至若鋪陳終始,排比聲韻,大或千言,次猶數百,詞氣奮邁,而風調清深,屬對律切,而脫棄凡近,則李尚不能曆其藩籬,況壺奧乎?"白居易作於元和十年的《與元九書》,則有李杜並譏之嫌"。詩之豪者,世稱李杜。李之作才矣、奇矣,索其風雅比興,十無一焉。杜詩最多,可傳者千餘首,儘工儘善,又過於李。然撮其《新婁》、《石壕》諸章,亦不過三四十。杜尚如此,況不迨杜者乎?"白氏本意是強調"唯歌生民病"的新樂府詩,並非全麵貶低李杜。但"謗傷"之嫌確亦難免。


   韓愈此詩極全力宏揚李杜,其所謂"群兒"、"謗傷"等語,亦必有所指。錢仲聯《集釋》補釋雲:"籍雖隸韓門,然其樂府詩體近元、白而不近韓,故白亟稱之。元、白持論,當為籍所可,故昌黎為此詩以啟發之歟?"


  不論此詩寫作起因如何,其藝術成就確可稱道。此詩力大思雄,縱橫恣肆,頗有李白浪漫風格,其想像、誇張、比喻皆新奇有趣,然而又非常恰當,足見大家風範。朱彝尊《批韓詩》曰:"議論詩,又彆是一調,以蒼老勝,他人無此膽。"《唐宋詩舉要》引吳闓生語:"雄奇偉岸,亦有光焰萬丈之觀。"韓詩造語新奇曆來受人稱譽,趙翼《甌北詩話》雲:"詩家好作奇句警語,必千錘百煉而後能成。如……昌黎之'巨刃磨天揚'、'乾坤擺雷硠'等句,實足驚心動魄,然全力搏兔之狀人皆見之"。《峴傭說詩》:"奇傑之語,戛戛獨造"。韓愈《薦士》評孟郊詩雲:"橫空盤硬語,妥帖力排奡"。此語常被後人用來評價韓愈本人的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