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漢朝詩人 > 虞姬的诗 > 和項王歌

《和項王歌》

年代: 作者: 虞姬
漢兵已略地,四方楚歌聲。
大王意氣儘,賤妾何聊生!
分类标签:愛情詩

作品赏析

【注釋】:
此詩《史記》、《漢書》都未見收載。唐張守節《史記正義》從《楚漢春秋》中加以引錄,始流傳至今。《楚漢春秋》為漢初陸賈所撰,至唐猶異。劉知風、司馬貞、張守節都曾親見,篇數與《漢書·藝文誌》所載無異。本詩既從此書輯出,從材料來源上說,並無問題。有人認為漢初不可
能有如此成熟的五言詩,頗疑其偽,但從見載於《漢書·外戚傳》的《戚夫人歌》及酈道元《水經注·河水注》的《長城歌》來看,可知秦漢時其的民間歌謠,不乏五言,且已比較成熟。宋王應麟《困學紀聞》卷十二《考史》認為此詩是我國最早的一首五言詩,可見其在中國詩歌史上地位
之重要。

據《史記·項羽本紀》記載,項羽被劉邦、韓信的大軍包圍在垓下,兵少糧儘,心情極為沉重。一天夜裡,他聽到四麵都是楚歌之聲,不覺失聲問道:“漢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於是披衣而起,獨飲帳中,唱出了那首千古傳誦的《垓下歌》。在無限悲涼慷慨的氣氛中,虞姬自編
自唱了這首和詩。

關於《垓下歌》,時下儘管有著種種不同的分析理解,日人吉川幸次郎甚至認為此詩唱出了“把人類看作是無常的天意支配下的不安定的存在”“這樣一種感情,”從而賦予了普遍性的永恒的意義(參看《中國詩史》第40頁,章培恒等譯,安微文藝出版社),但若與《虞姬歌》對讀,便
不難發現,項羽的這首詩原本是唱給虞姬聽的愛情詩。“虞兮虞兮奈若何!”不是明明在向虞姬傾訴衷腸嗎?項羽十分眷戀虞姬,所以在戎馬倥傯之際,讓她“常幸從”;虞姬也深深地愛著項羽,因此戰事再激烈,她也不肯稍稍離開項羽一步。項羽在曆次戰役中所向披靡的光榮經曆,深深
贏得了虞姬的愛慕,項羽成了她心目中最了不起的理想英雄;而項羽的這些勝利的取得,又焉知冇有虞姬的一分愛情力量在鼓舞作用?從愛情心理而言,像項羽這條剛強漢子,是不會在自己心上人麵前承認自己有什麼弱點的,因此,他即使心裡十分清楚自己為什麼會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而在口頭上卻不能不推向客觀,一會兒說是“時不利”,一會兒說是“騅不逝”,而自己呢?依然是“力拔山兮蓋世”,一點折扣也冇有打。項羽畢竟年輕,那會兒才三十出頭,對愛情充滿著浪漫的理想。他愛虞姬,就一意想在她的心目中保持一個完美的形象。對於虞姬來說,她也正需要
這樣。極度的愛慕和深情的傾倒,使她決不相信自己心目中最理想的英雄會有什麼失誤。儘管現實無情,“漢兵已略地,四方楚歌聲,”步步進逼的漢兵與聲聲淒涼的楚歌已經使楚軍到了瓦解邊緣,但她仍對眼下發生的一切變化感到困惑不解。在這種心態下,項羽的這支歌便成了她最好的
安慰,最樂意接受的解釋。堅貞的愛情,不僅驅逐了死亡的恐懼,且將人生的千種煩惱,萬重愁緒都淨化了,從而使她唱出了最為震撼人心的詩句:“大王意氣儘,賤妾何聊生!”

拔山蓋世的氣概與失敗的結局是不和諧的,但英雄美人誓不相負的堅貞愛情是和諧的。在生死存亡的總崩潰的關鍵時刻,虞姬的這支歌,對項羽來說,不是死的哀鳴,而是生的激勵。項羽處此一籌莫展之際,雖然痛感失敗已不可避免,一生霸業轉瞬將儘,但這猶可置而不論;而禍及自己心
愛之人,則於心何忍!虞姬深悉項羽此種用心,故以誓同生死為言,直以一片晶瑩無瑕的情意奉獻,其意蓋欲激勵項崐羽絕棄顧累,專其心誌,一奮神威而作求生之最後努力。若此說尚能探得古人心意,則不妨代項羽試為重和虞姬歌,以為此文之結束:

漢兵何足懼?百戰無當前。
揮戈躍馬去,勝敗付諸天!
(吳汝煜)
----引自"國學網站"http://www.guoxue.com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虞姬简介

虞姬虞姬(?—公元前202),秦朝末年人,一說名虞妙弋,今沭陽縣顏集鄉人。為西楚霸王項羽愛姬。據曆史史料記載,虞姬是一個才貌雙全的女子,虞姬不僅長得美麗,虞姬的舞姿也是楚楚動人,還有她的劍,也同樣揮舞得輕盈如水。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虞姬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