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詩人 > 張衡的诗 > 四愁詩

《四愁詩》

年代: 作者: 張衡

我所思兮在太山。
欲往從之梁父艱,側身東望涕沾翰。
美人贈我金錯刀,何以報之英瓊瑤。
路遠莫致倚逍遙,何為懷憂心煩勞。

我所思兮在桂林。
欲往從之湘水深,側身南望涕沾襟。
美人贈我琴琅玕,何以報之雙玉盤。
路遠莫致倚惆悵,何為懷憂心煩傷。

我所思兮在漢陽。
欲往從之隴阪長,側身西望涕沾裳。
美人贈我貂襜褕,何以報之明月珠。
路遠莫致倚踟躕,何為懷憂心煩紆。

我所思兮在雁門。
欲往從之雪雰雰,側身北望涕沾巾。
美人贈我錦繡段,何以報之青玉案。
路遠莫致倚增歎,何為懷憂心煩惋。

分类标签:愛情詩 思念詩

作品赏析

【注釋】:
梁父:泰山下小山名。
翰:衣襟。
金錯刀:刀環或刀柄用黃金鍍過的佩刀。
英:“瑛”的借字,瑛是美石似玉者。
瓊瑤:兩種美玉。
倚:通“猗”,語助詞,無意義。
桂林:郡名,今廣西省地。
湘水:源出廣西省興安縣陽海山,東北流入湖南省會合瀟水,入洞庭湖。
琴琅玕:琴上用琅玕裝飾。琅玕是一種似玉的美石。
漢陽:郡名,前漢稱天水郡,後漢改為漢陽郡,今甘肅省甘穀縣南。
隴阪:山坡為“阪”。天水有大阪,名隴阪。
襜褕:直襟的單衣。
踟躕:徘徊不前貌。
雁門:郡名,今山西省西北部。
雰雰:雪盛貌。
段:同“緞”,履後跟。
案:放食器的小幾(形如有腳的托盤)。

【簡析】:
本篇分四章,寫懷人的愁思。《文選》卷二十九錄此詩,前有短序,大意說這詩是張衡做河間王相的時候所作,因為鬱鬱不得誌,所以“效屈原以美人為君子,以珍寶為仁義,以水深雪雰為小人。思以道術相報貽於時君,而懼讒邪不得通。”

----以下引自"國學網站"http://www.guoxue.com
據《文選》上說,張衡目睹東充朝政日壞,天下凋敝,而自己雖有濟世之誌,希望能以其才能報效君主,卻又憂懼群小用讒,因而鬱鬱,遂作《四愁詩》以瀉情懷,詩中以美人比君子,以珍寶比仁義,以“水深”等比小人(後人又補充說:“泰山”等乃喻明如,“梁父”等乃喻小人),皆準於屈原之遺義。古人的說法,但今天我們還是應當審慎從事,以視本詩作寓有寄托者為妥。

但是,《四愁詩》的情調實在太風流婉轉了,以至於若把那惱人的、“載道”味兒甚濃的寄托說撇開,單把它看成一首情意執著真摯的情詩,確實也全無不可。且張平子若胸中冇有一段漪旎情思,隻是個徒嘵嘵於忠君愛民的人,又安得出此錦崐繡詞章?是以下文筆法全如鑒賞情詩,雖屬筆者冒昧,但想亦不致辱冇平子。鐘情美人之意既明,則愛君之深亦自可推知,筆者這麼寫,竊謂得平子遺意矣,當否讀崐者自有目。《文選》將詩分成“四思”,且看這“一思”。那無日不引人思慕的美人,身居東方泰山雲霧之中,邈焉難求,而“我”之渴望,卻惟在能追從她的身邊、呼吸於她的芳馨之中,則“我”情的執著癡迷,不已隱然可體味了嗎?及至那小小梁父頑丘,阻“我”不得親近美人,而“我”竟引領側望、至於淚下漣漣,衣襟為濕,則“我”情之真之切,不已豁然無所隱藏了嗎?詩至此三句,自與一段落,詩人有情之癡的麵目,已宛然可見。以下四句,更成一段落,詩人言之益深,亦令人讀而感慨益深。“我”是單戀於美人麼?否,否,那美人卻也與“我”有過一段風流時光。就像敢原與懷王有過“曰黃昏以為期”的約定一樣,也像漢順帝曾拜平子為侍中、向他垂詢過“天下所疾惡者”一樣,那美人也曾情意綿綿,將環把上黃崐金錯絡的佩刀,贈與“我”作定情之物。“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詩·木瓜》),古人既如是說,“我”懷中有瓊英美玉,又如何能不思報贈?如今,雖然崐明知梁父為阻、道路悠遠,這份禮物決無可能送達,此生隻能長作徘徊瞻望、悵惘以終;然而,“我”卻為何總是不能絕念、總是心意煩亂、勞思無儘?-詩人仿佛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情重一至於此,然而讀者卻該早已明白、抑且早已為詩人的深心百感慨良深了吧?

“一思”既已,“二思”“三思”“四思”源源不斷,連翩而至,“我”首次“求女”雖然告挫,但“我”卻絕不停止努力。當那贈他琅?美石的美人徜徉於桂林山水之間時,他便懷著成雙的白玉盤奔往南方;當那贈他貂裘短服的美人飄飄於漢陽丘嶺之上時,他便揣著明月寶珠趨向西方;當那贈他錦繡彩段的美人出冇於雁門關塞之時,他又趕緊攜著青玉製就的幾案,馳走北方,雖然湘水深不可測,限我莫及桂林;雖然隴阪悠長無已,阻我難至漢陽;雖然塞上雨雪紛紛,礙我不達雁門;雖然每次都是受阻而止,每次都落得涕泗滂沱,沾染裳襟,每次都徒增惆悵,每崐次都憂思益加難釋-然而,“我”卻始終不倦,矢誌不移!可以想見,倘若天地之間不止東、南、西、北四個方位,此詩又將何止“四思”?詩人的奔走將至於千、崐至於萬,詩人的愁思且巍過五嶽、廣過江河!讀者諸君,切莫以“四愁”之間僅有並列而無遞進,而嫌其章法單調少變化;若《詩》之《蒹葭》止於“宛在水中央”,君不將謂其殊少文氣乎?若《陳風·月出》止於“勞心悄兮”,君不將覺其“心崐”之“勞”猶不甚乎?惟有一之不足、至於再、至於三、四,始能見詩人之深情纏綿、寄意幽遠。即如本詩,“愁”雖止於“四”,但其愁緒究竟延伸於胡底,又有崐何人能量之測之?“一唱而三歎,慷慨有餘哀”,讀者若要領會此種境界,不從《四愁詩》之類重章、疊句上索解,又將於何處求之?

《四愁詩》非但內容足以使人動容,其句式也極引人注目,它是中國古詩中產生年代較早的一首七言詩。七言詩由來尚矣,但全詩句子均為七言,而每句都采用上四字一節、下三字更為一節的形式,句中又幾乎不用“兮”字作語助的詩,在現存的創作年代確切可信的古詩(而非載於後世著作中、真偽莫辨的《皇娥歌》、《柏梁詩》之類)範圍裡,本詩是最早的一首,這就是《四愁詩》在中國詩史上的地位。在此以前,七言詩或是雜以八言、九言者,如漢武帝《瓠子歌》;或是每句前崐三字、後三字各為一節、而中間夾一“兮”字,如項羽《垓下歌》、李陵《彆歌》:這些,都不能算作典範的七言詩。至於漢烏孫公主的《悲愁歌》,雖然已達到全篇上四下三,但每句兩節之間還存有“兮”字,成了一首八言詩,句式上雖接近於典範的七言詩,卻終不能歸入七言詩的範疇。唯本詩除了每章首句以外,其餘句子與後世七言詩已全無二致,顯得整飭一新、燦然可觀。曹丕的《燕歌行》,自是一首成熟的七言。而《四愁詩》作為七言詩,雖然尚有不少《詩經》的痕跡如重章疊句、每章句子為奇數,以及《楚辭》的痕跡如“兮”的使用;但是,它的上四下三崐的句式,卻早在大半個世紀以前已達到了《燕歌行》的水準,同時這種句式在抒情上的優勢-即節奏上的前長後短(異於四言詩及《垓下歌》之類七言的並列,和五言的前短後長),使聽覺上有先長聲曼吟、而複悄然低語的感受,而節奏短的三字節落在句後,聽來又有漸趨深沉之感,如此一句循環往複,全詩遂有思緒紛錯起伏、情致纏綿跌宕之趣-《燕歌行》有之,《四愁詩》亦已有之。因此,今天我們認定《四愁詩》是典範化的七言詩的首塊裡程碑,怕也不算過甚其辭吧?

(沈維藩)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張衡简介

張衡 張衡(78-139),字平子,漢族,南陽西鄂(今河南南陽市石橋鎮)人,我國東漢時期偉大的天文學家、數學家、發明家、地理學家、製圖學家、文學家、學者,在漢朝官至尚書,為我國天文學、機械技術、地震學的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由於他的貢獻突出,聯合國天文組織曾將太陽係中的1802號小行星命名為“張衡星”。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