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南北朝詩人 > 謝靈運的诗 > 登池上樓

《登池上樓》

年代: 南北朝 作者: 謝靈運
潛虯媚幽姿,飛鴻響遠音。
薄霄愧雲浮,棲川怍淵沉。
進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
徇祿反窮海,臥屙對空林。
衾枕昧節候,褰開暫窺臨。
傾耳聆波瀾,舉目眺嶇嶔。
初景革緒風,新陽改故陰。
池塘生春草,園柳變鳴禽。
祁祁傷豳歌,萋萋感楚吟。
索居易永久,離群難處心。
持操豈獨古,無悶征在今。
分类标签:山水詩 描寫春天

作品赏析

  第 327 頁[①]潛虯(qiú求):潛藏著的虯龍。虯,傳說中一種有角的小龍。媚:自媚,自我欣賞。幽姿:美麗的身姿。這句是根據《易·乾卦》中“潛龍勿用”的意思,來寫虯龍隱藏在水中欣賞著自己美麗的身姿。
  第 327 頁[②]飛鴻響遠音:這句是根據《易·漸卦》中“鴻漸於陸”的意思,寫鴻雁高飛把聲音傳送到遠方。
  第 327 頁[③]薄:與“泊”通,止。雲浮:飄浮在雲間。這句是接第二句,說自愧不能象鴻雁那樣飛上雲霄以避禍遠害。
  第 327 頁[④]棲川:棲息在水中。作(zuò作):慚愧。這句是接第一句,說自慚不能象棲居深淵中的虯龍那樣潛藏而保真。
  第 327 頁[⑤]進德:進德修業,提高道德修養。智所拙:智力低下不能達到。
  第 327 頁[⑥]退耕:退位隱居耕田。力不任:力量不能勝任。
  第 327 頁[⑦]徇(xín尋)祿:追求俸祿,作官。及:到。窮海:邊遠的海濱,這裡是指永嘉郡。
  第 327 頁[⑧]屙(ē阿):病。臥屙,臥病在床上。空林:指冬季乾枯的樹林。
  第 327 頁[⑨]昧:糊塗,不明白。這句是說病中整日臥在衾中、枕上,竟不知季節的變換。
  第 327 頁[⑩]寨(qiān千):揭開,掀起。這句是說暫且打開帷簾,在樓上觀望一下外麵的景物。
  第 327 頁[11]傾耳:側耳,聚精會神傾聽的樣子。聆(lín0零):聽。
  第 327 頁[12]嶇嵌(qīn欽):山勢高峻的樣子。
  第 327 頁[13]初景:初春的陽光。緒風:餘風,北風的餘威。新陽:剛剛到來的春天。故陰:已經過去的冬季。這二句的意思是說:新春的陽光清除了寒風的餘威,春天來臨,嚴冬已經過去了。
  第 327 頁[14]變:變換。變鳴禽,也就是“時烏變聲”。因園中鳥類眾多,所以啼聲宛轉多變。這二句是說:池塘邊嫩草初生,園中柳樹上各種鳥在宛轉地啼叫。
  第 327 頁[15]祁祁(qí齊):眾多的樣子。豳(bīn賓)歌:豳人的詩歌。豳,古國名,在今陝西省甸邑縣西。這裡是指《詩經·豳風。七月》,其中有“春日遲遲,采繁祁祁,女心傷悲,殆及公子同歸”的詩句。這句是說:看到春草繁茂,使人想到“采繁祁祁”的詩句,不免因思歸而內心悲痛。
  第 328 頁[16]萋萋:草茂盛的樣子。楚吟:指《楚辭·招隱士》,其中有“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的詩句。這句是說:又想到“春草生兮萋萋”的詩句,就更因不能歸去而感傷了。
  第 328 頁[17]索居:獨居。這二句是說:離開朋友而孤居獨處容易覺得日子太長,寂寞得難以忍受。
  第 328 頁[18]持操:堅持自己高尚的節操,指遁世歸隱的思想行為。這句是說:難道隻有古人能堅持自己的節操嗎?
  第 328 頁[19]無悶:《易·乾卦》中有“遁世無悶”的話,是說隱士不求成名,一心避世而冇有任何憂悶。征:證實。征在今,今天從我這裡可以得到驗證。這句話是說:我今天也可以做到隱居避世而毫無煩惱苦悶。
  【說明】
  池上樓,在永嘉郡(今浙江省溫州市)。謝靈運是從宋武帝永初三年(四二二)的七、八月到第二年(文帝景平元年)的七、八月在永嘉任太守的。這首詩應是寫在四二三年的初春。
  《登池上樓》是寫詩人久病初起登樓臨眺時的所見所感。前部分抒發官場失意的牢騷,中間描繪登樓遠望所見到的景物,最後表達了懷人思歸的情緒。詩中成功地描寫了初春時節池水、遠山和春草、鳴禽的變化,使人感到生意盎然。但從全詩的思想情調來看卻有些低沉。
--------鄧魁英、韓兆琦等《漢魏南北朝詩選注》

  謝靈運作為南朝門第最為華貴的士族家庭的子弟,作為東晉名將謝玄之孫、爵位繼承人,又自幼穎悟過人,長成後驕縱自負,在政治上自然抱有很大的雄心。而宋武帝劉裕去世後,諸子年幼,形勢不穩,又使他深深卷入權力鬥爭的漩渦。劉裕的長子劉義符(少帝)即位後,大臣徐羨之等人把持朝政。劉裕次子劉義真(廬陵王)過去甚得父親的歡心,頗有覬覦帝位之意。他與謝靈運關係密切,常對人說,如果他做皇帝,便用謝靈運為宰相。這情況很容易造成矛盾的激化。而謝靈運完全是詩人的性格,高傲、坦露、褊躁,不擅於政治權謀。他常對徐羨之等施以批評攻訐,引起對方的猜忌,終於在永初三年(422)被逐出京都,遷為偏僻的永嘉郡(今浙江溫州)太守。這是謝靈運首次在政治上受到沉重打擊。來永嘉後的第一個冬天,他長久臥病,至明年(景平元年)春始愈,於是登樓觀景,寫下《登池上樓》這一名篇,抒寫鬱悶之情。

  全詩大致分為三層,但銜接很緊密。前八句為第一層,主要寫官場失意後的不滿與當時矛盾的處境。魏晉南朝時代權力鬥爭激烈,仕途風波險惡,因此士族文人既有進取之誌,又有企羨隱逸之心,而詩人所麵臨的,卻是兩者俱無所得的困境。詩一開頭即由此下筆:“潛虯”一句喻深藏不露、孤高自賞的生活,“飛鴻”一句喻奮進高飛、聲名動世的境界;下麵兩句說無論前者還是後者,自己都不能做到,深感慚傀。四句中,第三句緊接第二句,第四句遠承第一句,詩意連貫而有變化。以上四句用形象的比喻寫出自己的困境,但為何會這樣,並未交代清楚,所以又有後四句把前四句加以落實。“進德”謂進取功業,施恩德於世人,與“飛鴻”一句相應。——但雖有此誌,卻是才智不及。這句實際的意思,是說自己耿直守正,乃至受人陷害。“退耕”謂退隱田園,以耕作自資,與“潛虯”一句相應。——但徒懷此願,卻是力所未能。以謝氏的富有,當然談不上“退耕力不任”的問題。這句實際的意思,是說自己頗有退隱之心,隻是為形勢所格,無法實現。因為當時謝靈運如果拒絕赴任,就是公開表示與當權者對抗,極可能招致更大麻煩。下麵進一步寫自己於無奈中來到這偏僻的海隅,入冬後久臥病床,所對唯有蕭索枯瑟之空林。全詩由虛入實,由遠及近,氣氛漸漸降到最低點。

  自“衾枕”以下八句為第二層,寫登樓所見滿目春色。“衾枕昧節候”緊承前一句”臥痾對空林”而來,寫臥病中不知不覺,已是冬去春來,同時自然而然引出下旬“褰開暫登臨”。“暫”謂短時間,有抱病強起之意。“傾耳”、“舉目”兩句,寫出詩人對自然風光的極度喜愛。池塘水波輕拍,在傾耳細聽之際,令人慮澄意解;遠山參差聳立,於放眼遙望之中,使人心曠神怡。眼前是一派什麼樣的景色呢?“初景”即新春的陽光,正在革除“緒風”即殘冬的餘風,“新陽”即春代替了“故陰”即冬的統治。“初景”、“新陽”寫出總體的感受,是虛筆,下麵“池塘”、“園柳”兩句,轉為近景的具體描繪。“池塘生春草,園柳變鳴禽”,是謝詩中最著名的詩句之一,曾引起很多人的讚賞,甚至引出一些帶有神秘性的傳說。鐘蠑《詩品》引《謝氏家錄》說:“康樂(謝靈運襲爵康樂公)每對惠連(謝惠連,靈運之從弟),輒得佳語。後在永嘉西堂,思詩竟日不就,寤寐間忽見惠連,即成‘池塘生春草’。故嘗雲:‘此語有神助,非我語也’。”故事的真實性如何暫且不論,這一聯詩的名聲,看來確是不小。但也有人提出:這二句實在很平常,有什麼可誇耀的?究竟應如何看待,頗可稍加分析。

  看起來,這一聯詩(特彆是前一句)確實很平常,毫無錘煉之功,所寫景色亦並無特彆之處.但應該注意到,它很好地表現了初春之特征及詩人當時的心情。池塘周圍(尤其是向陽處)的草,因為得池水滋潤,又有坡地擋住寒風,故複蘇得早,生長得快,其青青之色也特彆的鮮嫩,有欣欣向榮的生氣。但它委實太平常,一般人都注意不到。謝靈運久病初起,這平時不太引人注意的景色突然觸動了他,使之感受到春天萬物勃發的生機,於是很自然地得到這一清新之句。“園柳變鳴禽”,寫柳枝上已有剛剛遷徙來的鳥兒在鳴叫,這同樣是細微而不易察覺的變化。兩句詩表現了詩人敏銳的感覺,以及憂鬱的心情在春的節律中發生的振蕩。再有,宋初詩壇,以謝靈運本人為代表,有一種追求佳句的風氣,而通常的佳句,都以反複雕琢、精於刻畫取勝。在這樣的風氣中,此種自然生動而富有韻味的詩句,更顯得特出。總之,放在特定的文學環境和具體的詩篇之中來看,“池塘生春草,園柳變鳴禽”的確不失為佳句,單獨抽出來加以評論,就冇有多少意義了。從全詩來看,寫到這裡,情緒漸漸轉向開朗欣喜的暖色調。

  最後六句為第三層.開頭兩句由登樓觀春聯想到古代描寫春景的詩,借用典故表示自己的感慨,情緒又轉向感傷。“祁祁傷豳歌”的“豳歌”,指《詩經·豳風·七月》一篇,詩中有“采蘩祁祁”等描寫春景之句。何以要“傷豳歌”呢?原來,按照《毛詩序》、《詩譜》等傳統的解釋,《七月》是周公在遭受流言、出居東都以避讒害時作的,謝靈運用此典故,帶有暗喻的意思。“萋萋感楚吟”的“楚吟”,指《楚辭·招隱士》一篇,其中有“春草生兮萋萋”之句。所謂“感楚吟”,是說有感於隱士的生活。這兩句回複到第一層的內容,但並非單純的重複,而是表示要從困窘的處境中擺脫出來,決心走隱居的道路。接著“索居”、“離群”兩句,寫隱居生活令人難以接受的一麵,意思是:離群索居的生活,使人容易感到歲月漫長,枯索無味,難以安心。這兩句從詩意上說,是指一般人的想法,並非說自己。但在潛在心理上,這種被否定的想法,也隱約透露了他自己的某種疑慮。謝靈運出身華胄,為世人所重,且驕縱自負,與世隔絕的隱居生活對於他確非易事。但不管怎祥,他歸隱的決心已下。全詩結束兩句說:“持操豈獨古,無悶征在今!”“無悶”語出《周易·乾卦》,意謂大德之人,避世而無所煩憂。這兩句意思是:堅持節操豈止古人能夠做到,《周易》所謂“遁世無悶”在今人身上同樣可以得到征驗!這樣,詩的情緒便從進退維穀的困境中解脫出來,以高亢的聲調收結全篇。也就在這大約半年之後,謝靈運終於稱疾辭職,歸隱到始寧的祖居。

  本詩以登池上樓為中心,抒發了種種複雜的情緒。這裡有孤芳自賞的情調,政治失意的牢騷,進退不得的苦悶,對政敵含而不露的怨憤,歸隱的誌趣……,雖然語言頗覺隱晦,卻是真實地表現了內心活動的過程。詩中寫景部分與抒情結合得相當密切,並且成為詩中情緒變化的樞紐。對景物的描繪,也體現出詩人對自然的喜愛和敏感,而這正是他能夠開創山水詩一派的條件。隻是,語言過於深奧、句式缺少變化,因求對仗而造成某些重複,也是顯著的弱點。這些都有待於詩歌的發展來糾正。 (孫 明)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謝靈運简介

謝靈運謝靈運(385年-433年),漢族,浙江會稽人,原為陳郡謝氏士族。東晉名將謝玄之孫,小名“客”,人稱謝客。又以襲封康樂公,稱謝康公、謝康樂。著名山水詩人,主要創作活動在劉宋時代,中國文學史上山水詩派的開創者。主要成就在於山水詩。由靈運始,山水詩乃成中國文學史上的一大流派。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