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常建的诗 > 塞下曲四首

《塞下曲四首》

年代: 作者: 常建
玉帛朝回望帝鄉,烏孫歸去不稱王。
天涯靜處無征戰,兵氣銷為日月光。

北海陰風動地來,明君祠上望龍堆。
髑髏皆是長城卒,日暮沙場飛作灰。

龍鬥雌雄勢巳分,山崩鬼哭恨將軍。
黃河直北千餘裡,寃氣蒼茫成黒雲。

因嫁單於怨在邉,蛾眉萬古葬胡天。
漢家此去三千裡,青塚常無草木煙。
分类标签:邊塞詩

作品赏析

【注釋】:
  邊塞詩大都以詞情慷慨、景物恢奇、充滿報國的忠貞或低徊的鄉思為特點。常建的這首《塞下曲》卻獨辟蹊徑,彈出了不同尋常的異響。

  這首詩既未炫耀武力,也不嗟歎時運,而是立足於民族和睦的高度,謳歌了化乾戈為玉帛的和平友好的主題。中央朝廷與西域諸族的關係,曆史上陰晴不定,時有弛張。作者卻拈出了美好的一頁加以熱情的讚頌,讓明媚的春風吹散彌漫一時的滾滾狼煙,賦予邊塞詩一種全新的意境。

  詩的頭兩句,是對西漢朝廷與烏孫民族友好交往的生動概括。“玉帛”,指朝覲時攜帶的禮品。《左傳·哀公七年》有“禹合諸侯乾塗山,執玉帛者萬國”之謂。執玉帛上朝,是一種賓服和歸順的表示。“望”字用得筆重情深,烏孫使臣朝罷西歸,而頻頻回望帝京長安,眷戀不忍離去,說明恩重義浹,相結很深。“不稱王”點明烏孫歸順,邊境安定。烏孫是活動在伊犁河穀一帶的遊牧民族,為西域諸國中的大邦。據《漢書》記載,武帝以來朝廷待烏孫甚厚,雙方聘問不絕。武帝為了撫定西域,遏製匈奴,曾兩次以宗女下嫁,訂立和親之盟。太初間(前104-前101),武帝立楚王劉戊的孫女劉解憂為公主,下嫁烏孫,生了四男二女,兒孫們相繼立為國君,長女也嫁為龜茲王後。從此,烏孫與漢朝長期保持著和平友好的關係,成為千古佳話。常建首先以詩筆來謳歌這段曆史,雖隻寥寥數語,卻能以少總多,用筆之妙,識見之精,實屬難能可貴。

  一、二句平述史實,為全詩鋪墊。三、四句順勢騰騫,波湧雲飛,形成高潮。“天涯”上承“歸去”,烏孫朝罷西歸,馬足車輪,邈焉萬裡,這遼闊無垠的空間,便隱隱從此二字中見出。“靜”字下得尤為有力。玉門關外的茫茫大漠,曾經是積骸成陣的兵爭要衝,如今卻享有和平寧靜的生活。這是把今日的和平與昔時的戰亂作明暗交織的兩麵關鎖的寫法,於無字處皆有深意,是詩中之眼。詩的結句雄健入神,情緒尤為昂揚。詩人用彩筆繪出一幅輝煌畫卷:戰爭的陰霾消散淨儘,日月的光華照徹寰宇。這種理想境界,體現了各族人民熱愛和平、反對戰爭的崇高理想,是高響入雲的和平與統一的頌歌。

  “兵氣”,猶言戰象,用語字新意煉。不但扣定“銷”字,直貫句末,且與“靜處”挽合,將上文繳足。環環相扣,愈唱愈高,真有拿雲的氣概。沈德潛詡為“句亦吐光”,可謂當之無愧。

  常建的詩作,大多成於開元、天寶年間。他在這首詩裡如此稱頌和親政策與弭兵理想,當是有感於唐玄宗晚年開邊黷武的亂政而發的,可說是一劑針砭時弊的對症之方。

  (周篤文)
----------------------------------------------
邊塞詩。其四言明君和親事。

注:
1:塞下曲:見前注。
2:玉帛朝回望帝鄉,烏孫歸去不稱王:玉帛,以會盟也。《周禮》:“立大祭用玉帛牲牷。”《左傳》:“ 禹合諸侯於塗山,執玉帛者萬國。” 帝鄉,長安也。烏孫,漢時西域國名。
3:北海陰風動地來,明君祠上望龍堆:明君,王昭君也。龍堆,漢時西域沙丘名。揚雄《法言》:“龍堆以西,大漠以北。”
4:龍鬥雌雄勢巳分,山崩鬼哭恨將軍:恨將軍,“過在將軍不在兵”之意。
-----------鳳尾竹客 撰《常建詩集注》-----------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常建简介

常建唐代詩人。生卒年、字號不詳。《唐才子傳》說為長安(今陝西西安)人。( 2006年有古碑證籍常建的祖籍為邢台人)開元十五年(727)進士。天寶中年為盱眙尉。後隱居鄂渚的西山。一生沉淪失意,耿介自守,交遊無顯貴。與王昌齡有文字相酬。其詩意境清迥,語言洗煉自然,藝術上有獨特造詣。現存詩57首,題材較窄,絕大部分是描寫田園風光、山林逸趣的。名作如《題破山寺後禪院》、《吊王將軍墓》,尤其前一首詩“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一聯,廣為古今傳誦。他還有一些優秀的邊塞詩。今存《常建詩集》三卷和《常建集》兩卷。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