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儲光羲的诗 > 釣魚灣

《釣魚灣》

年代: 作者: 儲光羲
垂釣綠灣春,春深杏花亂。
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
日暮待情人,維舟綠楊岸。
分类标签:愛情詩 描寫春天

作品赏析

【注釋】:
這首清新的小詩,將春天、春水、春花、春樹與青春融為一體,為讀者描繪了一幅美麗的春意圖。


  這首詩寫一個青年小夥子,以“垂釣”作掩護,在風光宜人的釣魚灣,焦急地等待著情人的到來。
  一二句寫暮春季節釣魚灣的動人景色。點綴在綠蔭中的幾樹紅杏,花滿枝頭,不勝繁麗。這時,暮色漸濃,那小夥子駕著一葉扁舟,來到了釣魚灣。他把船纜輕輕地係在楊樹樁上以後,就開始“垂釣”了。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管他怎樣擺弄釣杆,故作鎮靜,還是掩飾不了內心的忐忑不安。杏花的紛紛繁繁,正好襯托了他此刻急切的神情。
  “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進一步寫小夥子的內心活動。這一聯富有民歌風味的詩句,包孕著耐人尋思的雙關情意:表麵上是說他在垂釣時,俯首碧潭,水清見底,因而懷疑水淺會冇有魚來上鉤;驀然見到荷葉搖晃,才得知水中的魚受驚遊散了。實際上是暗喻小夥子這次約會成敗難卜,“疑水淺”無魚,是擔心路程多阻,姑娘興許來不成了。一見“荷動”,又誤以為姑娘輕劃小船踐約來了,眼前不覺一亮;誰知細看之下,卻原來是水底魚散,心頭又不免一沉,失望悵惘之情不覺在潛滋暗長。這裡,刻劃小夥子在愛情的期待中那種既充滿憧憬歡樂、又略帶擔心疑懼的十分微妙的心理變化,真可謂絲絲入扣,維妙維肖。
  讀者也許要問:前四句明明寫垂釣情景,而卻偏說是寫愛情,是不是附會?否。因為詩的最後兩句點明:“日暮待情人,維舟綠楊岸。”詩人為什麼不把這兩句點明愛情的詩,開門見山地放到篇首呢?這就是詩的結構藝術之妙,如果把最後兩句放到篇首,詩來氣脈儘露,一覽無餘;再冇有委婉的情致。而且這樣一來,那一聯雙關句,勢必成為結尾,使語意驟然中斷,漫無著落,不能收住全詩。現在這樣結尾,從全詩意脈結構來看,卻極儘山回路轉、雲譎霧詭、變化騰挪之妙。它使前麵釣“垂釣”,一下子變成含情的活動,也使“疑”、“知”等心理描寫,和愛情聯係起來,從而具備了雙關的特色。
  詩就在嫋嫋的餘情、濃鬱的春光中結束了。你看,在夕陽的反照下,綠柳依依,扁舟輕蕩,那小夥子時而低頭整理著釣絲,時而深情凝望著遠處閃閃的波光-他心上的情人。“日暮待情人,維舟綠楊岸。”這簡直是一幅永恒的圖畫,一個最具美感的鏡頭,將深深印在你的腦海中。  
(徐竹心)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儲光羲简介

儲光羲 儲光羲(約706—763)唐代官員,田園山水詩派代表詩人之一。開元十四年(726年)舉進士,授馮翊縣尉,轉汜水、安宣、下邽等地縣尉。因仕途失意,遂隱居終南山。後複出任太祝,世稱儲太祝,官至監察禦史。安史之亂中,叛軍攻陷長安,被俘,迫受偽職。亂平,自歸朝廷請罪,被係下獄,有《獄中貽姚張薛李鄭柳諸公》詩,後貶謫嶺南。     儲光羲像儲光羲,潤州延陵(今江蘇金壇)人,祖籍兗州(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