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戴叔倫的诗 > 題稚川山水

《題稚川山水》

年代: 作者: 戴叔倫
鬆下茅亭五月涼,汀沙雲樹晚蒼蒼。
行人無限秋風思,隔水青山似故鄉。
分类标签:山水詩 思鄉詩

作品赏析

【注釋】:

  山水詩向來多是對自然美的歌詠,但也有一些題詠山水的篇什,歸趣並不在山水,而彆有寄意。此詩即是一例。

  從詩的內容可知,此篇當作於作者宦遊途中。“鬆下茅亭五月涼,汀沙雲樹晚蒼蒼”,正寫稚川山水,是行旅之中偶值的一番景色。這景色似乎尋常,然而,設身處地站在“五月”“行人”角度,就會發現它的佳處。試想,在仲夏的暑熱中,經日跋涉後,向晚突然來到一個有山有水的地方。憩息於“鬆下茅亭”,放眼亭外,在水天背景上,那江中汀洲,隔岸的青山,上與雲平的樹木,色調深沉怡目(“蒼蒼”),象在清水中洗浴過一樣,給人以舒暢之感。“涼”字就傳達了這種快感。

  戴叔倫曾說:“詩家之景,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煙,可望而不可置於眉睫之前。”(轉引自《司空表聖文集》卷三)這裡的寫景,著墨不多,有味外味,頗似元人簡筆寫意山水,確有“可望而不可置於眉睫之前”的意趣。

  前二句寫稚川山水予人一種美感,後二句則進一步,寫出稚川山水給人一種特殊的感發。第三句的“秋風思”用晉人張翰故事。張翰被齊王冏辟為大司馬東曹掾,因秋風起,思吳中家鄉菰菜、鱸魚,遂命駕而歸。這裡的“秋風思”代指鄉情歸思。它喚起人們對故鄉一切熟悉親愛的事物的深切憶念。“行人無限秋風思”,這一情感的爆發,其誘因非他,乃是一個富於詩意的發現──“隔水青山似故鄉”!

  按因果關係,行人在發現“隔水青山似故鄉”之後方才有“無限秋風思”。三、四句卻予以倒置,這是頗具匠心的。由於感情的激動往往比理性的思索更迅速。人受外物感染,往往有不自知其所以然者,那原委往往頗費尋思。把“隔水青山似故鄉”這一動人發現於末句點出,也就更近情理,也更耐人尋味。歐陽詹《蜀門與林蘊分路後屢有山川似閩中,因寄林蘊,蘊亦閩人也》一詩與此詩意近:“村步如延壽,川原似福平。無人相與識,獨自故園情。”它一開篇就寫出那個動人發現,韻味反淺。可見同樣詩意,由於藝術處理不同,也會有高下之分的。

  此詩的妙處不在於它寫出一種較為普遍的思想感情,而在於它寫出了這種思想感情獨特的發生過程,從而傳達出一種特殊的生活況味,耐人含詠。

  (周嘯天)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戴叔倫简介

戴叔倫 戴叔倫(732—789),唐代詩人,字幼公(一作次公),潤州金壇(今屬江蘇)人。年輕時師事蕭穎士。曾任新城令、東陽令、撫州刺史、容管經略使。晚年上表自請為道士。其詩多表現隱逸生活和閒適情調,但《女耕田行》、《屯田詞》等篇也反映了人民生活的艱苦。論詩主張“詩家之景,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煙,可望而不可置於眉睫之前”。其詩體裁皆有所涉獵。   戴叔倫(732—789)字幼公,一字次公,金壇城西南窯村人,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戴叔倫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