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杜甫的诗 > 彆房太尉墓

《彆房太尉墓》

年代: 作者: 杜甫
他鄉複行役,駐馬彆孤墳。
近淚無乾土,低空有斷雲。
對棋陪謝傅,把劍覓徐君。
唯見林花落,鶯啼送客聞。

作品赏析

【注釋】:
謝傅:晉代名將謝安。他在征討符堅所率百萬大軍時,還在與謝玄下圍棋,從容擊退了敵兵。徐君:此句喻兩人的交情生死如一,不忘知遇之恩。典出《說苑》:“吳季劄聘晉,過徐,心知徐君愛其寶劍。及還,徐君已歿,遂解劍係其塚樹而去。”

【簡析】:
  房太尉即房琯,玄宗幸蜀時拜相,為人比較正直。至德二載(757),為肅宗所貶。杜甫曾毅然上疏力諫,結果得罪肅宗,幾遭刑戮。房琯罷相後,於寶應二年(763)拜特進、刑部尚書。在路遇疾,卒於閬州。死後贈太尉。(見《舊唐書·房琯傳》)二年後杜甫經過閬州,特來看看老友的墳。
  “他鄉複行役,駐馬彆孤墳。”既在他鄉複值行役之中,公事在身,行色匆匆。儘管如此,詩人還是駐馬暫留,來到孤墳前,向亡友致哀。先前堂堂宰相之墓,如今已是煢煢“孤墳”,則房琯的晚歲坎坷,身後淒涼可想。
  “近淚無乾土,低空有斷雲。”“無乾土”的緣由是“近淚”。詩人在墳前灑下許多傷悼之淚,以至於身旁周圍的土都濕潤了。詩人哭墓之哀,似乎使天上的雲也不忍離去。天低雲斷,空氣裡都帶著愁慘凝滯之感,使人倍覺寂寥哀傷。
  “對棋陪謝傅,把劍覓徐君。”謝傅指謝安。《晉書·謝安傳》說:謝玄等破苻堅,有檄書至,安方對客圍棋,了無喜色。詩人以謝安的鎮定自若、儒雅風流來比喻房琯是很高妙的,足見其對房琯的推崇備至。下句則用了另一典故。《說苑》載:吳季劄聘晉過徐,心知徐君愛其寶劍,及還,徐君已歿,解劍係其塚樹而去。詩人以延陵季子自比,表示對亡友的深情厚誼,雖死不忘。這又照應前兩聯,道出為何痛悼的原因。詩篇布局嚴謹,前後關連十分緊密。
  “唯見林花落,鶯啼送客聞。”“唯”字貫兩句,意思是,隻看見林花紛紛落下,隻聽見鶯啼送客之聲。這兩句收尾,顯得餘韻悠揚不儘。詩人著意刻畫出一個幽靜肅穆之極的氛圍,引人聯想:林花飄落似珠淚紛紛,啼鶯送客,亦似哀樂陣陣。此時此地,唯見此景,唯聞此聲,格外襯托出孤零零的墳地與孤零零的吊客的悲哀。
  此詩極不易寫,因房琯不常用一般的人,所以句句要得體;‘杜甫與房琯又非一般之交,又句句要有情誼。而此詩寫得既雍容典雅,又一往情深,十分切合題旨。
  詩人表達的感情十分深沉而含蓄,這是因為房琯的問題,事乾政局,已經為此吃了苦頭的杜甫,自有難言之苦。但詩中那陰鬱的氛圍,那深沉的哀痛,還是使人感到:這不單是悼念亡友而已,更多的是詩人內心對國事的殷憂和歎息。對此,隻要仔細揣摩,是不難體味到的。
(徐永端)
-----------------------------------------------
  【顧注】廣德二年,公在閬州,將赴成都作。《舊書》:房琯,字次律,玄宗幸蜀,拜為相。因陳濤斜之敗,肅宗乾元元年六月貶為晉州刺史。上元元年四月改禮部尚書,尋出為晉州刺史。寶應二年四月拜特進、刑部尚書。在路遇疾,廣德元年八月卒於閬州僧舍,年六十七,贈太尉。【朱注】《新書》謂卒於寶應二年,蓋是年七月改元廣德也。

  他鄉複行役①,駐馬彆孤墳②。近淚無乾土③,低空有斷雲④。對棋陪謝傅⑤,把劍覓徐君⑥。惟見林花落⑦,鶯啼送客聞⑧。

  (上四墳前哀悼,下四臨彆留連。行役,將適成都。淚沾土濕,多哀痛也。斷雲孤飛,帶愁慘也。【顧注】對棋,平昔相與之情。把劍,死後不忘之誼。結聊以聞見二字,參錯成韻。本謂彆時不見有送客之人,送客者惟有落花啼鳥耳。考琯長子乘,自少兩目盲,孽子孺複尚幼,故去世未久,塜間寂寞如此。)

  ①古樂府:“他鄉各異縣。”《詩》:“嗟予子行役。”②殷謀詩:“陌頭能駐馬。”孔融詩:“孤墳在西北。”③曹植表:“墳土未乾,而身名並滅。”④野曠天低,故曰低空。【朱注】低空斷雲,即所雲哭友白雲長也。朱超詩:“孤生若斷雲。”⑤《謝安傳》:謝玄等破符堅,有檄書至,安方對客圍棋,了無喜色。安薨,贈太傅。【遠注】謝傅與侄玄對棋,時羊曇在側,曰:“以墅乞汝。”謝傅死,曇不由西州路。【錢箋】琯為宰相,聽董庭蘭彈琴,以招物議。李德裕《遊房太尉西池詩注》:“房公以好琴聞於海內。”此詩以謝傅圍棋為比,蓋為房公解嘲。劉禹錫《和德裕房公舊竹亭聞琴》雲:“尚有竹間露,永無棋下塵。”圍棋無損於謝傅,則聽琴何損於太尉乎。語出回護,而不失大體,可謂微婉矣。⑥《說苑》:吳季劄聘晉過徐,心知徐君愛其寶劍,及還,徐君已歿,遂解劍係其塚樹而去。《焦氏易林》:“把劍向門。”公《祭房相文》:“撫墳日落,脫劍秋高。”⑦隋煬帝詩:“飄灑林花落。”⑧何遜詩:“欄外鶯啼罷。”《滑稽傳》:“主人留髡而送客。”錢謙益曰:《國史補》:宰相自張曲江之後,稱房太尉、李梁公為重德。又雲:開元以後,不以姓而可稱者,燕公曲江、太尉魯公;不以名而可稱者,宋開府、陸宣公、王右丞、房太尉。《困學紀聞》:司空圖《房太尉》詩曰:“物望傾心久,凶渠破膽頻。”注謂祿山初見分鎮詔書,撫膺歎曰:“吾不得天下矣。”琯建議,遣諸王為都統節度,而賀蘭進明讒於肅宗,晉以琅琊立江左,宋以康王建中興。以表聖之言觀之,琯可謂善謀矣。

  《西陽雜俎》雲:邢和璞居嵩潁間,房琯問邢終身事,邢言降魄之處,非館非寺,病起於魚餐,而休於龜茲板。其後房琯舍閬州紫極宮,見有治龜茲板者,始憶邢之言。有頃,刺史具魚鱠邀房,房始悟邢說之皆驗也。
-----------仇兆鼇 《杜詩詳注》-----------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杜甫简介

杜甫杜甫(公元712—公元770),漢族,河南鞏縣(今鞏義市)人。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杜少陵,杜工部等,盛唐大詩人,世稱“詩聖”,現實主義詩人,世稱杜工部、杜拾遺,代表作“三吏”(《新安吏》《石壕吏》《潼關吏》)“三彆”(《新婚彆》《垂老彆》《無家彆》)。原籍湖北襄陽,生於河南鞏縣。初唐詩人杜審言之孫。唐肅宗時,官左拾遺。後入蜀,友人嚴武推薦他做劍南節度府參謀,加檢校工部員外郎。故後世又稱他杜拾遺、杜工部。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一生寫詩1500多首,詩藝精湛,被後世尊稱為“詩聖”。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杜甫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