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杜甫的诗 > 兵車行

《兵車行》

年代: 作者: 杜甫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
耶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鹹陽橋。
牽衣頓足闌道哭,哭聲直上乾雲霄。
道傍過者問行人,行人但雲點行頻。
或從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
去時裡正與裹頭,歸來頭白還戍邊。
邊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
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村萬落生荊杞。
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
況複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雞。
長者雖有問,役夫敢申恨。
且如今年冬,未休關西卒。
縣官急索租,租稅從何出。
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
生女猶是嫁比鄰,生男埋冇隨百草。
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
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作品赏析

【注解】:
1、妻子:妻和子女。
2、乾:犯,衝。
3、點行頻:一再按丁口冊上的行次點名征發。
4、裡正:即裡長。唐製:百戶為一裡,裡有裡正,管戶口、賦役等事。
5、與裹頭:古以皂羅三尺裹頭作頭巾。因應征才年齡還小,故由裡正替他裹頭。
6、武皇:漢武帝,他在曆史上以開疆拓土著稱。這裡暗喻唐玄宗。
7、山東:指華山以東,義同“關東”。
8、二百州:唐代潼關以東設七道,共二百十一州。這裡舉其成數。
9、縣官:指官府。

【評析】:
??這首詩是諷世傷時之作,也是杜詩中的名篇,為曆代所推崇。詩旨在諷刺唐玄宗
窮兵黷武給人民帶來莫大的災難,充滿非戰色彩。
??詩的開頭七句為第一段,寫軍人家屬送彆兒子、丈夫出征的悲慘情景,描繪了一
幅震人心弦的送彆圖。“道旁”十四句為第二段,通過設問,役人直訴從軍後婦女代
耕,農村蕭條零落的境況。“長者”十四句為第三段,寫征夫久不得息,連年征兵,
百姓唯恐生男和青海戰場屍骨遍野,令人不寒而?的情況。全詩把唐王朝窮兵黷武的
罪惡,揭露得儘致淋漓。
??詩寓情於敘事之中,在敘述中張翕變化有序,前後呼應,嚴謹縝密。詩的字數雜
言互見,韻腳平仄互換,聲調抑揚頓挫,情意低昂起伏。既井井有條,又曲折多變,
真可謂“新樂府”詩的典範。

--引自"超純齋詩詞"bookbest.163.net 翻譯、評析:劉建勳

【簡析】:
全詩借征夫對老人的答話,傾訴了人民對戰爭的痛恨和它所帶來的痛苦。地方官吏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要橫征暴斂,百姓更加痛苦不堪。這是詩人深切地了解民間疾苦和寄予深刻同情的名篇之一。


  天寶以後,唐王朝對西北、西南少數民族的戰爭越來越頻繁。這連年不斷的大規模戰爭,不僅給邊疆少數民族帶來沉重災難,也給廣大中原地區人民帶來同樣的不幸。
  據《資治通鑒》卷二百一十六載:“天寶十載四月,劍南節度使鮮於仲通討南詔蠻,大敗於瀘南。時仲通將兵八萬,……軍大敗,士卒死者六萬人,仲通僅以身免。楊國忠掩其敗狀,仍敘其戰功。……製大募兩京及河南北兵以擊南詔。人聞雲南多瘴癘,未戰,士卒死者什八九,莫肯應募。楊國忠遣禦史分道捕人,連枷送詣軍所。……於是行者愁怨,父母妻子送之,所在哭聲振野。”這段曆史記載,可當作這首詩的說明來讀。而這首詩則藝術地再現了這一社會現實。
  “行”是樂府歌曲的一種體裁。杜甫的《兵車行》冇有沿用古題,而是緣事而發,即事名篇,自創新題,運用樂府民歌的形式,深刻地反映了人民的苦難生活。
  詩歌從驀然而起的客觀描述開始,以重墨鋪染的雄渾筆法,如風至潮來,在讀者眼前突兀展現出一幅震人心弦的巨幅送彆圖:兵車隆隆,戰馬嘶鳴,一隊隊被抓來的窮苦百姓,換上了戎裝,佩上了弓箭,在官吏的押送下,正開往前線。征夫的爺娘妻子亂紛紛地在隊伍中尋找、呼喊自己的親人,扯著親人的衣衫,捶胸頓足,邊叮嚀邊呼號。車馬揚起的灰塵,遮天蔽日,連鹹陽西北橫跨渭水的大橋都被遮冇了。千萬人的哭聲彙成震天的巨響在雲際回蕩。“耶娘妻子走相送”,一個家庭支柱、主要勞動力被抓走了,剩下來的儘是些老弱婦幼,對一個家庭來說不啻是一個塌天大禍,怎麼不扶老攜幼,奔走相送呢?一個普通“走”字,寄寓了詩人多麼濃厚的感情色彩!親人被突然抓兵,又急促押送出征,眷屬們追奔呼號,去作那一刹那的生死離彆,是何等倉促,何等悲憤!“牽衣頓足攔道哭”,一句之中連續四個動作,又把送行者那種眷戀、悲愴、憤恨、絕望的動作神態,表現得細膩入微。詩人筆下,灰塵彌漫,車馬人流,令人目眩;哭聲遍野,直衝雲天,震耳欲聾!這樣的描寫,給讀者以聽覺視覺上的強烈感受,集中展現了成千上萬家庭妻離子散的悲劇,令人觸目驚心!
  接著,從“道旁過者問行人”開始,詩人通過設問的方法,讓當事者,即被征發的士卒作了直接傾訴。
  “道旁過者”即過路人,也就是杜甫自己。上麵的淒慘場麵,是詩人親眼所見;下麵的悲切言辭,又是詩人親耳所聞。這就增強了詩的真實感。“點行頻”,意思是頻繁地征兵,是全篇的“詩眼”。它一針見血地點出了造成百姓妻離子散,萬民無辜犧牲,全國田畝荒蕪的根源。接著以一個十五歲出征,四十歲還在戍邊的“行人”作例,具體陳述“點行頻”,以示情況的真實可靠。“邊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武皇”,是以漢喻唐,實指唐玄宗。杜甫如此大膽地把矛頭直接指向了最高統治者,這是從心底迸發出來的激烈抗議,充分表達了詩人怒不可遏的悲憤之情。
  詩人寫到這裡,筆鋒陡轉,開拓出另一個驚心動魄的境界。詩人用“君不聞”三字領起,以談話的口氣提醒讀者,把視線從流血成海的邊庭轉移到廣闊的內地。詩中的“漢家”,也是影射唐朝。華山以東的原田沃野千村萬落,變得人煙蕭條,田園荒廢,荊棘橫生,滿目凋殘。詩人馳騁想象,從眼前的聞見,聯想到全國的景象,從一點推及到普遍,兩相輝映,不僅擴大了詩的表現容量,也加深了詩的表現深度。
  從“長者雖有問”起,詩人又推進一層。“長者”,是征夫對詩人的尊稱。“役夫”是士卒自稱。“縣官”指唐王朝。“長者”二句透露出統治者加給他們的精神桎梏,但是壓是壓不住的,下句就終究引發出訴苦之詞。敢怒而不敢言,而後又終於說出來 ,這樣一闔一開,把征夫的苦衷和恐懼心理,表現得極為細膩逼真。這幾句寫的是眼前時事。因為“未休關西卒”,大量的壯丁才被征發。而“未休關西卒”的原因,正是由於“武皇開邊意未已”所造成。“租稅從何出?”又與前麵的“千村萬落生荊杞”相呼應。這樣前後照應,層層推進,對社會現實的揭示越來越深刻。這裡忽然連用了幾個短促的五言句,不僅表達了戍卒們沉痛哀怨的心情,也表現出那種傾吐苦衷的急切情態。這樣通過當事人的口述,又從抓兵、逼租兩個方麵,揭露了統治者的窮兵黷武加給人民的雙重災難。
  詩人接著感慨道:如今是生男不如生女好,女孩子還能嫁給近鄰,男孩子隻能喪命沙場。這是發自肺腑的血淚控訴。重男輕女,是封建社會製度下普遍存在的社會心理。但是由於連年戰爭,男子的大量死亡,在這一殘酷的社會條件下,人們卻一反常態,改變了這一社會心理。這個改變,反映出人們心靈上受到多麼嚴重的摧殘啊!最後,詩人用哀痛的筆調,描述了長期以來存在的悲慘現實:青海邊的古戰場上,平沙茫茫,白骨露野,陰風慘慘,鬼哭淒淒。寂冷陰森的情景,令人不寒而栗。這裡,淒涼低沉的色調和開頭那種人聲鼎沸的氣氛,悲慘哀怨的鬼泣和開頭那種驚天動地的人哭,形成了強烈的對照。這些都是“開邊未已”所導致的惡果。至此,詩人那飽滿酣暢的激情得到了充分的發揮,唐王朝窮兵黷武的罪惡也揭露得淋漓儘致。
  《兵車行》是杜詩名篇,為曆代推崇。它揭露了唐玄宗長期以來的窮兵黷武,連年征戰,給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災難,具有深刻的思想內容。在藝術上也很突出。首先是寓情於敘事之中。這篇敘事詩,無論是前一段的描寫敘述,還是後一段的代人敘言,詩人激切奔越、濃鬱深沉的思想感情,都自然地融彙在全詩的始終,詩人那種焦慮不安、憂心如焚的形象也仿佛展現在讀者麵前。其次在敘述次序上參差錯落前後呼應,舒得開,收得起,變化開闔,井然有序。第一段的人哭馬嘶、塵煙滾滾的喧囂氣氛,給第二段的傾訴苦衷作了渲染鋪墊;而第二段的長篇敘言,則進一步深化了第一段場麵描寫的思想內容,前後輝映,互相補充。同時,情節的發展與句型、音韻的變換緊密結合,隨著敘述,句型、韻腳不斷變化,三、五、七言,錯雜運用,加強了詩歌的表現力。如開頭兩個三字句,急促短迫,扣人心弦。後來在大段的七字句中,忽然穿插上八個五字句,表現“行人”那種壓抑不住的憤怒哀怨的激情,格外傳神。用韻上,全詩八個韻,四平四仄,平仄相間,抑揚起伏,聲情並茂。再次,是在敘述中運用過渡句和習用詞語,如在大段代人敘言中,穿插“道旁過者問行人,行人但雲點行頻。”“長者雖有問,役夫敢申恨?”和“君不見”、“君不聞”等語,不僅避免了冗長平板,還不斷提示,驚醒讀者,造成了回腸蕩氣的藝術效果。詩人還采用了民歌的接字法,如“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乾雲霄”。“道旁過者問行人,行人但雲點行頻”等,這樣蟬聯而下,累累如貫珠,朗讀起來,鏗鏘和諧,優美動聽。最後,采用了通俗口語,如“耶娘妻子”、“牽衣頓足攔道哭”、“被驅不異犬與雞”等,清新自然,明白如話,是杜詩中運用口語非常突出的一篇。前人評及此,曾這樣說:“語雜歌謠,最易感人,愈淺愈切。”這些民歌手法的運用,給詩增添了明快而親切的感染力。  
(鄭慶篤)
------------------------
  《杜臆》:舊注謂明皇用兵吐蕃,民苦行役而作,是也。此當作於天寶中年。《周禮》有兵車之會。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①。耶娘妻子走相送②,塵埃不見鹹陽橋②。牽衣頓足攔道哭④,哭聲直上乾雲霄⑤。

  (首段,敘送彆悲楚之狀,乃紀事;下二段,述征夫苦役之情,乃紀言。轔轔,眾車之聲。蕭蕭,鳴不喧嘩。行人,行役之人。)
①《詩》:“有車轔轔。”又:“蕭蕭馬鳴。”又:“行人彭彭。”《搜神記》:李楚賓帶弓箭遊獵。②古樂府:“不聞耶娘哭子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魏文帝詩:“妻子牽衣袂。”③《楚辭》:“蒙世俗之塵埃。”【錢箋】塵埃不見,言出師之盛。《元和郡縣誌》:便橋,在鹹陽縣西南十裡,以與便門相對,因名,漢武帝造。中渭橋,在鹹陽縣東南二十裡,本名橫橋,秦始皇造。皆架渭水。《一統誌》:便橋,唐時名鹹陽橋。④何遜詩:“兒女牽衣位。”《國策》:張儀說秦,頓足徒裼。《酷吏傳》:路溫舒頓足而歎。⑤《北山移文》:“乾雲霄而直上。”

  道旁過者問行人①,行人但雲點行頻②。或從十五北防河③,便至四十西營田④。去時裡正與裹頭,歸來頭白還戍邊⑤。邊庭流血成海水⑥,武皇開邊意未已⑦。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⑧,乾村萬落生荊杞⑨。縱有健婦把鋤犁⑩,禾生隴畝無東西(11)。況複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雞(12)。

  (次提過者行人,設為問答,而以“君不聞”數語作收應。曰防河、曰營田、曰戍邊,所謂點行頻也。開邊未已,譏當日之窮兵。至於村落蕭條,夫征婦耕,則民不聊生可知。本言秦兵,而兼及山東,見無地不行役矣。)

  ①古樂府詞:“觀者盈道旁。”②師氏曰:點行,漢史謂之更行,以丁籍點照上下,更換差役。③【錢箋】《舊唐書》:開元十五年十二月,製以吐蕃為邊害,令隴右道及諸軍團兵五萬六千人,河西及諸軍圍兵四萬人,又征關中兵萬人,集臨洮,朔方兵萬人集會州,防秋,至冬初無寇而罷。是時,吐蕃侵擾河右,故曰防河也。④《唐·食貨誌》:開軍府以捍要衝,因隙地以置營田,有警則以軍若夫千人助役。《杜臆》:營田,乃戍卒備吐蕃者。⑤《韓非子》:裡正與伍老。《海錄碎事》:唐製,凡百戶為一裡,裡置正一人。《二儀實錄》:古以皂羅三尺裹頭,曰頭巾,周武帝裁為襆頭。鮑氏曰:時老幼俱戰亡,又括鄉裡之少小者,故裡正為之裹頭揖甲也。韓駒曰:歸來頭已白,又屯戍邊疆,言役使無已時也。《史記》:中國擾亂,諸秦所徙戍邊者皆複去。⑥《後漢書》:“臥鼓邊庭。”《史記·蔡澤傳》:“流血成川。”《杜臆》:《唐鑒》:天寶六載,帝欲使王忠嗣攻吐蕃石堡城,忠嗣上言:石堡險固,非殺數萬人不能克。帝不快。董延光自請取石堡,帝命忠嗣分兵助之,不克。八載,帝使哥舒翰攻拔之,士卒死者數萬,故有“邊城流血”等語。⑦【錢箋】唐人詩稱明皇多雲武皇,王昌齡“白馬金鞍從武皇’,韋應物“少事武皇帝”,公亦雲“武帝旌旗在眼中”也。班固曰:武帝廣開三邊。謝靈運詩:“辭殫意未已。”⑧《漢書》:漢家自有製度。黃希曰:古所謂山東,即今之河北晉地是也。今所謂山東,古之齊地,青齊是也。閻若豫曰:此謂華山以東,不指泰山之東,亦不指太行之東。秦時,河山以東,強國六,皆山東地。《十道四蕃誌》:關以東七道,凡二百一十六州。《杜臆》雲:隋得天下,改郡為州,唐又改州為郡,凡一百九十二郡。曰州,仍舊名也,曰二百州,已儘天下矣。閻若璩曰:舊注雲,山東者,太行山之東,非也。《通鑒》:秦孝公時,河山以東,強國六。胡三省注雲:河自龍門上口,南抵華陰而東流,秦國在河之西。山自鳥鼠同穴,連延為長安南山,至於太華,秦國在山之西。韓、魏、趙、齊、楚、燕六國,皆在河山以東。又考:賈誼所謂建武關、函穀、臨晉關者,大抵為備山東諸侯。可見自秦之外,皆謂之山東矣。⑨《世說》:陸士衡入洛,次河南愜師逆旅。嫗曰:“此東數十裡無村落。”阮藉詩:“堂上生荊杞。”【邵注】兵亂地荒,儘生荊棘拘杞。⑩王彥輔曰:健婦耕,則夫遠征可知。古樂府:“健婦持門戶,亦勝一丈夫。”王粲詩:“不能效沮溺,相隨把鋤犁。”(11)《史記》:“項羽起隴畝之中。”師氏曰:疆竭不修,故東西莫辨。《史記正義》:“南北為阡,東西為陌。”(三)《杜臆》:秦兵,即關中之兵,正此時點行者。因堅勁耐戰,故驅之尤迫。今驅負來者為兵,直棄之耳,與犬雞何異。《孔叢子》:秦兵將至。駱賓王詩:“龍庭但苦戰。”《左傳》:“行出犬雞。”

  長者雖有問①,役夫敢伸恨②?且如今年冬,未休關西卒③。縣官急索租④,租稅從何出⑤?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⑥。生女猶得嫁比鄰⑦,生男埋冇隨百草⑧。君不見,青海頭⑨,古來自骨無人收⑩。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嗽嗽(11)。

  (再提長者役夫,申明問答,而以“君不見”數語作總結。未休戍卒,應上開邊未已。租稅何出,應上村落荊杞。生男四語,因前爺娘妻子送彆,而為此永訣之詞,青海鬼哭,則驅民鋒鎬之禍,至此極矣。此章是一頭兩腳體,下麵兩扇各有起結,各換四韻,各十四句,條理秩然,而善於曲折變化,故從來讀者不覺耳。

  ①《曲禮》:長者問,不辭讓而對,非禮也。②《左傳》:“呼役夫。”③戴暠詩:“召募取關西。”【鶴注】《通鑒》:天寶九載冬十二月,關西遊奕使王難得擊吐蕃,克五城,拔樹敦城。④《漢·食貨誌》:縣官當衣租食稅而已。《史記·索隱》:謂國家為縣官者,畿內縣即國都,王者官天下,故曰官也。⑤《嚴助傳》:租稅之收,足以給乘輿之禦。【朱注】名隸征伐,則當免其租稅矣。今以遠戍之身,複督其家之輸賦,豈可得哉。與健婦鋤犁二語相應。⑥陳琳詩:“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漢衛皇後歌,“生男無喜,生女無怒。”⑦孔融書:“州裡比鄰,知之最早。”《周禮·族師》:“五家為比。”又《遂人》:“五家為鄰。”⑧庾信《哀江南賦》:“身名埋冇。”江淹詩:“零落被百草。”⑨《哥舒翰傳》:築神威軍於青海上,吐蕃至,攻破之。又築城於龍駒島,以人二千戍之,由是吐蕾不敢近青海。《水經注》:金城郡南有湟水,出塞外,又東南經卑禾羌海,世謂之青海。《舊唐書》:吐穀渾有青海,周回八九百裡。高宗龍朔三年,為吐著所並。儀鳳中,李敬玄與吐著戰,敗於青海。開元中,王君■、張景順、張忠亮、崔希逸、皇甫維明、王忠嗣,先後破吐蕃,皆在青海西。⑩梁橫吹曲:“屍喪狹穀中,白骨無人收。”(11)《左傳》:夏父弗忌曰:“吾見新鬼大,故鬼小。”鮑照詩:“煩冤荒隴側。”後漢陳寵為大守,洛陽城每陰雨,常有哭聲。晉歌曲:天陰不作雨。漢樂府:“嗚聲何啾啾。”【周注】啾啾,猶言卿卿,嗚咽聲也。單複曰:此為明皇用兵吐蕃而作,故托漢武以諷,其辭可哀也。先言人哭,後言鬼哭,中言內郡調弊,民不聊生,此安史之亂所由起也。籲!為人君而有窮兵黷武之心者,亦當為之側然興憫,惕然知戒矣。

  王道俊《杜詩博議》:王深父雲:時方用兵吐蕃,故托漢武事為刺,此說是也,黃鶴謂天寶十載,鮮於仲通喪師滬南,製大募兵擊南詔,人莫肯應,楊國忠遣禦史分道捕人,連枷送詣軍前,故有“牽衣頓足”等語。按:明皇季年,窮兵吐蕃,征戍驛騷,內郡幾遍,當時點行愁怨者不獨征南一役,故公托為征夫自訴之詞,以譏切之。若雲懼楊國忠貴盛而詭其詞於關西,則尤不然。大白《古風》雲:“渡瀘及五月,將赴雲南征。怯卒非壯士,南方難遠行。長號彆嚴親,日月慘光晶。位儘繼以血,心摧兩無聲。”已明刺之矣,太白胡獨不畏國忠耶?

  蔡寬大曰:齊梁以來,文士喜為樂府詞,往往失其命題本意。《烏生八九子》但詠烏,《雉朝飛》但詠雉,《雞鳴高樹顛》但詠雞,大抵類此。甚有並其題而失之者,如《相府蓮》訛為《想夫憐》,《楊婆兒》訛為《楊叛兒》之類是也。雖李太白亦不免此。唯老杜《兵車行》、《悲青權》、《無家彆》等篇,皆因時事,自出己意立題,略不更蹈前人陳跡,真豪傑也。

  海寧周甸曰:少陵值唐運中衰,其音響節奏,駸駸變《風》、變《雅》,與《騷》同功。唐非無詩,求能仰窺聖作,稗益世教,如少陵者,鮮矣。

  胡應磷曰:六朝七言古詩,通章尚用平韻轉聲,七字成句,讀未大暢。至於唐人,韻則平仄互換,句則三五錯綜,而又加以開因,傳以神情,宏以風藻,七言之體,至是大備矣,又曰:少陵不效四言,不仿《離騷》,不用樂府舊題,是此老胸中壁立處。然風騷、樂府遺意,杜往往得之,太白以《百憂》等篇擬風雅,《鳴皋》等作擬《離騷》,俱相去懸遠。樂府奇偉,高出六朝,古質不如兩漢,較輸杜一籌也。又雲:樂府則大白擅奇古今,少陵嗣跡風雅,《蜀道難》、《遠彆離》等篇,出鬼入神,倘恍莫測;《兵車行》、《新婚彆》等作,述情陳事,懇例如見。張王欲以拙勝,所謂差之厘毫;溫李欲以巧勝,所謂謬以千裡。
-----------仇兆鼇 《杜詩詳注》-----------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杜甫简介

杜甫杜甫(公元712—公元770),漢族,河南鞏縣(今鞏義市)人。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杜少陵,杜工部等,盛唐大詩人,世稱“詩聖”,現實主義詩人,世稱杜工部、杜拾遺,代表作“三吏”(《新安吏》《石壕吏》《潼關吏》)“三彆”(《新婚彆》《垂老彆》《無家彆》)。原籍湖北襄陽,生於河南鞏縣。初唐詩人杜審言之孫。唐肅宗時,官左拾遺。後入蜀,友人嚴武推薦他做劍南節度府參謀,加檢校工部員外郎。故後世又稱他杜拾遺、杜工部。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一生寫詩1500多首,詩藝精湛,被後世尊稱為“詩聖”。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杜甫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