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杜甫的诗 > 垂老彆

《垂老彆》

年代: 作者: 杜甫
四郊未寧靜,垂老不得安。
子孫陣亡儘,焉用身獨完。
投杖出門去,同行為辛酸。
幸有牙齒存,所悲骨髓乾。
男兒既介胄,長揖彆上官。
老妻臥路啼,歲暮衣裳單。
孰知是死彆,且複傷其寒。
此去必不歸,還聞勸加餐。
土門壁甚堅,杏園度亦難。
勢異鄴城下,縱死時猶寬。
人生有離合,豈擇衰老端。
憶昔少壯日,遲回竟長歎。
萬國儘征戍,烽火被岡巒。
積屍草木腥,流血川原丹。
何鄉為樂土,安敢尚盤桓。
棄絕蓬室居,塌然摧肺肝。
分类标签:戰爭詩

作品赏析

  在平定安史叛亂的戰爭中,唐軍於鄴城兵敗之後,朝廷為防止叛軍重新向西進擾,在洛陽一帶到處征丁,連老翁老婦也不能幸免。《垂老彆》就是抒寫一老翁暮年從軍與老妻惜彆的苦情。
  一開頭,詩人就把老翁放在“四郊未寧靜”的時代的動亂氣氛中,讓他吐露出“垂老不得安”的遭遇和心情,語勢低落,給人以沉鬱壓抑之感。他慨歎著說:子孫都已在戰爭中犧牲了,剩下我這個老頭,又何必一定要苟活下來!話中飽蘊著老翁深重的悲思。現在,戰火逼近,官府要我上前線,那麼,走就走吧!於是老翁把拐杖一扔,顫巍巍地跨出了家門。“投杖出門去”,筆鋒一振,暗示出主人公是一個深明大義的老人,他知道在這個多難的時代應該怎樣做。但是他畢竟年老力衰了,同行的戰士看到這番情景,不能不為之感歎欷歔。“同行為辛酸”,就勢跌落,從側麵烘托出這個已處於風燭殘年的老翁的悲苦命運。“幸有牙齒存,所悲骨髓乾。”牙齒完好無缺,說明還可以應付前線的艱苦生活,表現出老翁的倔強;骨髓行將榨乾,又使他不由得悲憤難已。這裡,語氣又是一揚一跌,曲折地展示了老翁內心複雜的矛盾和變化。“男兒既介胄,長揖彆上官。”作為男子漢,老翁既已披上戎裝,那就義無反顧,告彆長官慷慨出發吧。語氣顯得昂揚起來。
  接下去,就出現了全詩最扣人心弦的描寫:臨離家門的時候,老翁原想瞞過老妻,來個不辭而彆,好省去無限的傷心。誰知走了冇有幾步,迎麵卻傳來了老妻的悲啼聲。啊!唯一的親人已哭倒在大路旁,襤褸的單衫正在寒風中瑟瑟抖動。這突然的發現,使老翁的心不由一下子緊縮起來。接著就展開了老夫妻間強抑悲痛、互相愛憐的催人淚下的心理描寫:老翁明知生離就是死彆,還得上前去攙扶老妻,為她的孤寒無靠吞聲飲泣;老妻這時已哭得淚流滿麵,她也明知老伴這一去,十成是回不來了,但還在那裡啞聲叮嚀:到了前方,你總要自己保重,努力加餐呀!這一小節細膩的心理描寫,在結構上是一大跌落,把人物善良淒惻、愁腸寸斷、難舍難分的情狀,刻畫得入木三分。正如吳齊賢《杜詩論文》所說:“此行已成死彆,複何顧哉?然一息尚存,不能恝然,故不暇悲己之死,而又傷彼之寒也;乃老妻亦知我不返,而猶以加餐相慰,又不暇念己之寒,而悲我之死也。”究其所以感人,是因為詩人把“傷其寒”、“勸加餐”這類生活中極其尋常的同情勸慰語,分彆放在“是死彆”、“必不歸”的極不尋常的特定背景下來表現。再加上無可奈何的“且複”,迥出人意的“還聞”,層層跌出,曲折狀寫,便收到了驚心動魄的藝術效果。
  “土門”以下六句,用寬解語重又振起。老翁畢竟是堅強的,他很快就意識到必須從眼前淒慘的氛圍中掙脫出來。他不能不從大處著想,進一步勸慰老妻,也似乎在安慰自己:這次守衛河陽,土門的防線還是很堅固的,敵軍要越過黃河上杏園這個渡口,也不是那麼容易。情況和上次鄴城的潰敗已有所不同,此去縱然一死,也還早得很哩!人生在世,總不免有個聚散離合,哪管你是年輕還是年老!這些故作通達的寬慰話語,雖然帶有強自振作的意味,不能完全掩飾老翁內心的矛盾,但也道出了亂世的真情,多少能減輕老妻的悲痛。“憶昔少壯日,遲回竟長歎。”眼看就要分手了,老翁不禁又回想起年輕時候度過的那些太平日子,不免徘徊感歎了一陣。情思在這裡稍作頓挫,為下文再掀波瀾,預為鋪墊。
  “萬國”以下六句,老翁把話頭進一步引向現實,發出悲憤而又慷慨的呼聲:睜開眼看看吧!如今天下到處都是征戰,烽火燃遍了山岡;草木叢中散發著積屍的惡臭,百姓的鮮血染紅了廣闊的山川,哪兒還有什麼樂土?我們怎敢隻想到自己,還老在那裡躊躇徬徨?這一小節有兩層意思。一是逼真而廣闊地展開了時代生活的畫麵,這是山河破碎、人民塗炭的真實寫照。他告訴老妻:人間的災難並不隻是降臨在我們兩人頭上,言外之意是要想開一些。一是麵對凶橫的敵人,我們不能再徘徊了,與其束手待斃,還不如撲上前去拚一場!通過這些既形象生動又概括集中的話語,詩人給我們塑造了一個正直的、豁達大度而又富有愛國心的老翁形象,這在中國詩史上還不多見。從詩情發展的脈絡來看,這是一大振起,難舍難分的局麵終將結束了。
  “棄絕蓬室居,塌然摧肺肝。”到狠下心真要和老妻決彆離去的時候,老翁突然覺得五內有如崩裂似的苦痛。這不是尋常的離彆,而是要離開生於斯、長於斯、老於斯的家鄉嗬!長期患難與共、冷暖相關的親人,轉瞬間就要見不到了,此情此景,將何以堪!感情的閘門再也控製不住,淚水彙聚成人間的深悲巨痛。這一結尾,情思大跌,卻蘊蓄著何等豐厚深長的意境:獨行老翁的前途將會怎樣,被扔下的孤苦伶仃的老妻將否陷入絕境,蒼黃莫測的戰局將怎樣發展變化,這一切都將留給讀者自己去體會、想象、思索……
  從上麵的分析,可以看出這首敘事短詩,並不以情節的曲折取勝,而是以人物的心理刻畫見長。詩人用老翁自訴自歎、慰人亦即自慰的獨白語氣來展開描寫,著重表現人物時而沉重憂憤、時而曠達自解的複雜的心理狀態;而這種多變的情思基調,又決定了全詩的結構層次,於謹嚴整飭之中,具有跌宕起伏、緣情宛轉之妙。浦起龍在《讀杜心解》中評此詩敘彆妻,“忽而永訣,忽而相慰,忽而自奮,千曲百折,末段又推開解譬,作死心塌地語,猶雲無一寸乾淨地,愈益悲痛”,是很有道理的。
  杜甫高出於一般詩人之處,主要在於他無論敘事抒情,都能做到立足生活,直入人心,剖精析微,探驪得珠,通過個彆反映一般,準確傳神地表現他那個時代的生活真實,概括勞苦人民包括詩人自己的無窮辛酸和災難。他的詩,博得“詩史”的美稱,決不是偶然的。  
(徐竹心)
-------------------------------------------------
  蔡邕《房楨碑》:“享年垂老。”

  四郊未寧靜①,垂老不得安。子孫陣亡儘②,焉用身獨完。

  (通篇皆作者人語,首為垂老從戎而歎也。)

  ①《記》:“四郊多壘。”注:四郊者,王城之外,四麵近郊五十裡,遠郊百裡。《吳誌》:顧雍討除寇賊,郡界寧靜。②《詩》:“子孫千億。”

  投杖出門去①,同行為辛酸②。幸有牙齒存③,所悲骨髓乾④。男兒既介胄⑤,長揖彆上官③。

  (此敘出門時慷慨前往之狀,乃答同行者。)①《記》:“子夏投其杖而拜。”阮籍詩:“驅車出門去。”②《詩》:”攜手同行。”阮詩:“淒愴懷辛酸。”③魏文帝詩:“狂顧動牙齒。”④《史記》:秦父兄怨此三人,痛入骨髓。⑤陳琳詩:“男兒寧當格鬥死。”介胄長揖,猶帶倔強意氣。《漢·周亞夫傳》:亞夫持兵揖曰,“介胄之士不拜。”又《酈食其傳》:長揖不拜。⑥嵇康書:揖拜上官。

  老妻臥路啼①,歲暮衣裳單②。孰知是死彆③,且複傷其寒④。此去必不歸⑤,還聞勸加餐⑥。

  (此敘臨彆時夫婦繾綣之情,乃對其妻者。夫傷妻寒,妻勸夫餐,皆永訣之詞。)

  ①《吳越春秋》:越王令壯者無娶老妻。②張協詩:“歲暮懷百憂。”沈約詩:“惟見恩義重,豈覺衣裳單。”③《焦仲卿妻》詩:“生人作死彆,恨恨那可論。”④《史記·範睢傳》:須賈曰:“範叔一寒如此哉。”⑤又《吳起傳》:“其母死,起終不歸。”⑥古樂府:“棄捐不複道,努力加餐飯。”

  土門壁甚堅①,杏園度亦難②。勢異鄴城下,縱死時猶寬。人生有離合③,豈擇衰老端。憶昔少壯日④,遲回竟長歎⑤。

  (此慰妻而兼為自解之詞。上四,言此行不至死亡。下四,言離合莫非走數。【盧注】鄴城之役,賊為主,我為客。土門杏園之守,我為主,賊為客也。勞逸不同,故曰勢異。【遠注】離合之端豈因衰老而免,特身非少壯,不覺遲回耳。)

  ①《唐書》:鎮州獲鹿縣有土門關,即舊井陘關。《元和郡縣誌》:恒州有井陘縣井陘口,今名土門口,在獲鹿縣西南十裡,即太行八陘之第五陘也。《安祿山傳》:李光弼出土門,救常山郡。②《九域誌》:衛州汲縣有杏園鎮。《舊唐書》:郭子儀自杏園渡河圍衛州。【朱注】時子儀、光弼相繼守河陽,土門、杏園皆在河北,故須嚴備。舊注謬極。③《楚辭》:“固人命兮有當,孰離合兮可為。”④《列子》:其在少壯,則血氣飄溢。⑤鮑照詩:“臨路獨遲回。”注:張銑曰:“遲回,不行貌。”蘇武詩:“握手一長歎。”

  萬國儘征戍①,烽火被岡巒②。積屍草木腥③,流血川原丹④。何鄉為樂土⑤,安敢尚盤桓⑥。棄絕蓬室居⑦,塌然摧肺肝⑧。

  (此傷亂而激為奮身之語。言與其遭亂而死,不如討賊而亡,毅然有敵愾勤王之義。前雲遲回長歎,尚以年邁自憐,此雲安敢盤桓,不複以身家為念矣。此章四句起,前二段各六句,後二段各八句。)
①《孝經》:“得萬國之歡心。”陳後主詩:“關山征戍何時極。”②《史·李牧傳》:“謹烽火,多間諜。”《蜀都賦》:“岡巒糾紛。”③《漢書·梅福傳》:“積屍暴骨。”④《史記》:白起北坑馬服,流血成川,沸聲若雷。張華《遊獵篇》:·“流血丹中原。”釋洪偃詩:“川原多舊跡。”⑤曹植詩:“門有萬裡客,問是何鄉人。”⑥《詩》:“適彼樂土。”《易》:“盤桓利居貞。”注:“盤桓,難進之貌。”⑦《列子》:北宮子庇其蓬室,若廣廈之陰。曹植詩:“顧念蓬室士。”⑧尹伯奇《履霜操》:“孤息彆離兮摧肺肝。”《曹植詩》:“哀哉傷肺肝。”盧元昌曰:《周禮》,鄉大夫之職,辨其所任者,其老者皆舍。勾踐伐吳,有父母耆老無昆弟者,皆遣歸。魏公子無忌救趙,亦令獨子無兄弟者,皆歸養。子孫亡儘,老者從戎,如《垂老彆》者,亦可傷矣。

  胡夏客曰:《新安》、《石壕》、《新婚》、《垂老》諸詩,述軍興之調發,寫民情之怨哀,詳矣,然作者之意,又不止此。國家不幸多事,猶幸有繕兵中興之主,上能用其民,下能應其命,至殺身棄家不顧,以成一時恢複之功,故娓娓言之。義合風雅,不為誹謗耳。若勢極危亡,一人束手,四海離心,則不可道已。
-----------仇兆鼇 《杜詩詳注》-----------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杜甫简介

杜甫杜甫(公元712—公元770),漢族,河南鞏縣(今鞏義市)人。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杜少陵,杜工部等,盛唐大詩人,世稱“詩聖”,現實主義詩人,世稱杜工部、杜拾遺,代表作“三吏”(《新安吏》《石壕吏》《潼關吏》)“三彆”(《新婚彆》《垂老彆》《無家彆》)。原籍湖北襄陽,生於河南鞏縣。初唐詩人杜審言之孫。唐肅宗時,官左拾遺。後入蜀,友人嚴武推薦他做劍南節度府參謀,加檢校工部員外郎。故後世又稱他杜拾遺、杜工部。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一生寫詩1500多首,詩藝精湛,被後世尊稱為“詩聖”。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杜甫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