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杜甫的诗 > 望嶽

《望嶽》

年代: 作者: 杜甫
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
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
蕩胸生曾雲,決眥入歸鳥。
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

作品赏析

【注釋】:
岱宗:即泰山。《風俗通·山澤篇》:“泰山,山之尊者,一曰岱宗。岱,始也;宗,長也。”齊魯:在今山東省境內。鍾:聚集。曾:同“層”。眥:眼眶。

【簡析】:
玄宗開元二十三年(735),詩人到洛陽應進士,結果落第而歸,於是北遊齊魯。這首詩就是在漫遊途中所作。寫泰山的詩很多,隻有杜甫能用“齊魯青未了”五字而囊括數千裡,可謂雄闊。其結句尤其精妙,氣勢不凡,意境遼遠,將詩人的抱負和理想都含蘊其中。全詩開闊明朗,情調健康。
★這是現存杜詩中最早的一首,寫於開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北遊齊趙時,
★此詩被後人刻石為碑立於泰山。
★浦評:杜子心胸氣魄,於是可觀。取為壓卷,屹然作鎮。

a view of taishan

what shall i say of the great peak? --
the ancient dukedoms are everywhere green,
inspired and stirred by the breath of creation,
with the twin forces balancing day and night.
...i bare my breast toward opening clouds,
i strain my sight after birds flying home.
when shall i reach the top and hold
all mountains in a single glance?


  杜甫《望嶽》詩,共有三首,分詠東嶽(泰山)、南嶽(衡山)、西嶽(華山)。這一首是望東嶽泰山。開元二十四年(736),二十四歲的詩人開始過一種“裘馬清狂”的漫遊生活。此詩即寫於北遊齊、趙(今河南、河北、山東等地)時,是現存杜詩中年代最早的一首,字裡行間洋溢著青年杜甫那種蓬蓬勃勃的朝氣。
  全詩冇有一個“望”字,但句句寫向嶽而望。距離是自遠而近,時間是從朝至暮,並由望嶽懸想將來的登嶽。
  首句“岱宗夫如何?”寫乍一望見泰山時,高興得不知怎樣形容才好的那種揣摹勁和驚歎仰慕之情,非常傳神。岱是泰山的彆名,因居五嶽之首,故尊為岱宗。“夫如何”,就是到底怎麼樣呢?“夫”字在古文中通常是用於句首的虛字,這裡把它融入詩句中,是個新創,很彆致。這個“夫”字,雖無實在意義,卻少它不得,所謂“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
  “齊魯青未了”,是經過一番揣摹後得出的答案,真是驚人之句。它既不是抽象地說泰山高,也不是象謝靈運《泰山吟》那樣用“崔崒刺雲天”這類一般化的語言來形容,而是彆出心裁地寫出自己的體驗──在古代齊魯兩大國的國境外還能望見遠遠橫亙在那裡的泰山,以距離之遠來烘托出泰山之高。泰山之南為魯,泰山之北為齊,所以這一句描寫出地理特點,寫其他山嶽時不能挪用。明代莫如忠《登東郡望嶽樓》詩說:“齊魯到今青未了,題詩誰繼杜陵人?”他特彆提出這句詩,並認為無人能繼,是有道理的。
  “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兩句,寫近望中所見泰山的神奇秀麗和巍峨高大的形象,是上句“青未了”的注腳。“鐘”字,將大自然寫得有情。山前向日的一麵為“陽”,山後背日的一麵為“陰”,由於山高,天色的一昏一曉判割於山的陰、陽麵,所以說“割昏曉”。“割”本是個普通字,但用在這裡,確是“奇險”。由此可見,詩人杜甫那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創作作風,在他的青年時期就已養成。
  “蕩胸生層雲,決眥入歸鳥”兩句,是寫細望。見山中雲氣層出不窮,故心胸亦為之蕩漾;因長時間目不轉睛地望著,故感到眼眶有似決裂。“歸鳥”是投林還巢的鳥,可知時已薄暮,詩人還在望。不言而喻,其中蘊藏著詩人對祖國河山的熱愛。
  “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這最後兩句,寫由望嶽而產生的登嶽的意願。“會當”是唐人口語,意即“一定要”。如王勃《春思賦》:“會當一舉絕風塵,翠蓋朱軒臨上春。”有時單用一個“會”字,如孫光憲《北夢瑣言》:“他日會殺此豎子!”即杜詩中亦往往有單用者,如“此生那老蜀,不死會歸秦!”(《奉送嚴公入朝》)如果把“會當”解作“應當”,便欠準確,神氣索然。
  從這兩句富有啟發性和象征意義的詩中,可以看到詩人杜甫不怕困難、敢於攀登絕頂、俯視一切的雄心和氣概。這正是杜甫能夠成為一個偉大詩人的關鍵所在,也是一切有所作為的人們所不可缺少的。這就是為什麼這兩句詩千百年來一直為人們所傳誦,而至今仍能引起我們強烈共鳴的原因。清代浦起龍認為杜詩“當以是為首”,並說“杜子心胸氣魄,於斯可觀。取為壓卷,屹然作鎮。”(《讀杜心解》)也正是從這兩句詩的象征意義著眼的。這和杜甫在政治上“自比稷與契”,在創作上“氣劘屈賈壘,目短曹劉牆”,正是一致的。此詩被後人譽為“絕唱”,並刻石為碑,立在山麓。無疑,它將與泰山同垂不朽。 
(蕭滌非)
-------------------------------------------------
【鶴注】公《壯遊》詩雲:“忤下考功第,放蕩齊趙間”,乃在開元二十四年後,當是其時作。《元和郡縣誌》:泰山一曰岱宗,在兗州乾封縣西北三十裡。
  此望東嶽而作也。詩用四層寫意:首聯遠望之色,次聯近望之勢,三聯細望之景,末聯極望之情。上六實敘,下二虛摹。岱宗如何,意中遙想之詞。自齊至魯,其青未了,言嶽之高遠。拔地而起,神秀之所特鐘。矗天而峙,昏曉於此判割。二語奇峭。王嗣奭《杜臆》雲:“蕩胸”句,狀襟懷之浩蕩。“決毗”句,狀眼界之空闊。公身在嶽麓,而神遊嶽頂,所雲“一覽眾山小”者,已冥搜而得之矣,非必再登絕頂也。杜句有上因下因之法。蕩胸由於曾雲之生,上二字因下。決毗而見歸鳥入處,下三字因上。上因下者,倒句也。下因上者,順句也。末即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意。

  ①《虞書》:“東巡狩,至於岱宗。”《前漢·郊祀誌》:岱宗,泰山也。鄭昂曰:王者升中告代必於此山,又是山為五嶽之長,故曰岱宗。②《史記·貨殖傳》:“泰山之陽則魯,其陰則齊。”《子夜歌》:“寒衣尚未了。”③《莊子》:“造化之所始,陰陽之所變。”《左傳》:“天鐘美於是。”鐘,聚也。孫綽《天台賦序》:“天台者,山嶽之神秀。”《老子》:“大製不割。”割,分也。曹輔佐對:“大人達觀,任化昏曉。”徐增雲:“山後為陰,日光不到故易昏。山前為陽,日光先臨故易曉。”【朱注】《封禪記》:泰山東隅有日觀峰,雞鳴時見日出,長三丈。即割昏曉之義。④張衡《南部賦》:“淯水蕩其胸。”馬融《廣成頌》:“動蕩胸臆。”《公羊傳》:“觸石而出,膚寸而合,不崇朝而遍天下者,泰山之雲也。”雲氣彌漫飄蕩,如疊浪層波,對之心胸若搖。庾肩吾詩:“層雲霾峻嶺。”⑤曹植《冬獵篇》:“張目決毗。”決,開也。毗,目眶也。曹植詩:“歸鳥赴喬林。”⑥周王褒詩:“絕頂目猶晴。”沈約詩:“絕頂複孤圓。”⑦《世說》:王珣曰:“若使阡陌條暢,則一覽而儘。”《揚子法言》:“登東嶽者,然後知眾山之峛崺也。”盧世..曰:公初登東嶽,似稍緊窄,然而曠甚。後望南嶽,似稍錯雜,然而肅甚。固不必登峰造極,而兩嶽真形已落其眼底。及觀《又上後園山腳》雲:“昔我遊山東,憶戲東嶽陽。窮秋立日觀,矯首望八荒。”則是業升岱宗之巔,而流覽無際矣,乃絕不另設專題以鋪張遊概,亦以《望嶽》一首已領其要,故不必再拈也。試思他人千萬語,有加於“齊魯青未了”者乎。

  少陵以前題詠泰山者,有謝靈運、李白之詩。謝詩八句,上半古秀,而下卻平淺。李詩六章,中有佳句,而意多重複。此詩遁勁峭刻,可以俯視兩家矣。龍門及此章,格似五律,但句中平仄未諧,蓋古詩之對偶者。而其氣骨崢嶸,體勢雄渾,能直駕齊梁以上。
-----仇兆鼇 杜詩詳注-----------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杜甫简介

杜甫杜甫(公元712—公元770),漢族,河南鞏縣(今鞏義市)人。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杜少陵,杜工部等,盛唐大詩人,世稱“詩聖”,現實主義詩人,世稱杜工部、杜拾遺,代表作“三吏”(《新安吏》《石壕吏》《潼關吏》)“三彆”(《新婚彆》《垂老彆》《無家彆》)。原籍湖北襄陽,生於河南鞏縣。初唐詩人杜審言之孫。唐肅宗時,官左拾遺。後入蜀,友人嚴武推薦他做劍南節度府參謀,加檢校工部員外郎。故後世又稱他杜拾遺、杜工部。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一生寫詩1500多首,詩藝精湛,被後世尊稱為“詩聖”。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杜甫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