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杜甫的诗 > 新安吏

《新安吏》

年代: 作者: 杜甫
客行新安道,喧呼聞點兵。
借問新安吏,縣小更無丁。
府帖昨夜下,次選中男行。
中男絕短小,何以守王城。
肥男有母送,瘦男獨伶俜。
白水暮東流,青山猶哭聲。
莫自使眼枯,收汝淚縱橫。
眼枯即見骨,天地終無情。
我軍取相州,日夕望其平。
豈意賊難料,歸軍星散營。
就糧近故壘,練卒依舊京。
掘壕不到水,牧馬役亦輕。
況乃王師順,撫養甚分明。
送行勿泣血,仆射如父兄。
分类标签:戰爭詩 憂國憂民

作品赏析

【注釋】:
  唐肅宗乾元元年(758)冬,郭子儀收複長安和洛陽,旋即,郭和李光弼、王思禮等九節度使乘勝率軍進擊,以二十萬兵力在鄴郡(即相州,治所在今河南安陽)包圍了安慶緒叛軍,局勢甚可喜。然而昏庸的肅宗對郭子儀、李光弼等領兵並不信任,諸軍不設統帥,隻派宦官魚朝恩為觀軍容宣慰處置使,使諸軍不相統屬,又兼糧食不足,士氣低落,兩軍相持到次年春天,史思明援軍至,唐軍遂在鄴城大敗。郭子儀退保東都洛陽,其餘各節度使逃歸本鎮。唐王朝為了補充兵力,大肆抽丁拉伕。杜甫這時正由洛陽回華州任所,耳聞目睹了這次慘敗後人民罹難的痛苦情狀,經過藝術提煉,寫成組詩“三吏”、“三彆”。《新安吏》是組詩的第一首。新安,在洛陽西。
  “客行新安道,喧呼聞點兵。”這兩句是全篇的總起。“客”,杜甫自指。以下一切描寫,都是從詩人“喧呼聞點兵”五字中生出。
  “借問新安吏:‘縣小更無丁?’”這是杜甫的問話。唐高祖武德七年(624)定製:男女十六為中,二十一為丁。至天寶三載(744),又改以十八為中男,二十二為丁。按照正常的征兵製度,中男不該服役。杜甫的問話是很尖銳的,眼前明明有許多人被當作壯丁抓走,卻撇在一邊,跳過一層問:“新安縣小,再也冇有丁男了吧?”大概他以為這樣一問,就可以把新安吏問住了。“府帖昨夜下,次選中男行。”吏很狡黠,也跳過一層回答說,州府昨夜下的軍帖,要挨次往下抽中男出征。看來,吏敏感得很,他知道杜甫用中男不服兵役的王法難他,所以立即拿出府帖來壓人。看來講王法已經不能發生作用了,於是杜甫進一步就實際問題和情理發問:“中男又矮又小,怎麼能守衛東都洛陽呢?”王城,指洛陽,周代曾把洛邑稱作王城。這在杜甫是又逼緊了一步,但接下去卻冇有答話。也許吏被問得張口結舌,但更大的可能是吏不願跟杜甫嚕蘇下去了。這就把吏對杜甫的厭煩,杜甫對人民的同情,以及詩人那種迂執的性格都表現出來了。
  “肥男有母送,瘦男獨伶俜。白水暮東流,青山猶哭聲。”跟吏已經無話可說了,於是杜甫把目光轉向被押送的人群。他懷著沉痛的心情,把這些中男仔細地打量再打量。他發現那些似乎長得壯實一點的男孩子是因為有母親照料,而且有母親在送行。中男年幼,當然不可能有妻子。但為什麼父親不來呢?上麵說過“縣小更無丁”,有父親在還用抓孩子嗎?所以“有母”之言外,正可見另一番慘景。“瘦男”之“瘦”已叫人目不忍睹,加上“獨伶俜”三字,更見無親無靠。無限痛苦,茫茫無堪告語,這就是“獨伶俜”三字給人的感受。杜甫對著這一群哀號的人流,究竟站了多久呢?隻覺天已黃昏了,白水在暮色中無語東流,青山好象帶著哭聲。這裡用一個“猶”字便見恍惚。人走以後,哭聲仍然在耳,仿佛連青山白水也嗚咽不止。似幻覺又似真實,讀起來叫人驚心動魄。以上四句是詩人的主觀感受。它在前麵與吏的對話和後麵對征人的勸慰語之間,在行文與感情的發展上起著過渡作用。
  “莫自使眼枯,收汝淚縱橫。眼枯即見骨,天地終無情!”這是杜甫勸慰征人的開頭幾句話。照說中男已經走了,話講給誰聽呢?好象是把先前曾跟中男講的話補敘在這裡,又象是中男走過以後,杜甫覺得太慘了,一個人對著中男走的方向自言自語,那種發癡發呆的神情,更顯出其茫茫然的心理。照說抒發悲憤一般總是要把感情往外放,可是此處卻似乎在收。“使眼枯”、“淚縱橫”本來似乎可以再作淋漓儘致的刻畫,但杜甫卻加上了“莫”和“收”。“不要哭得使眼睛發枯,收起奔湧的熱淚吧。”然後再用“天地終無情”來加以堵塞。“莫”、“收”在前,“終無情”在後一筆煞住,好象要人把眼淚全部吞進肚裡。這就收到了“抽刀斷水水更流”的藝術效果。這種悲憤也就顯得更深、更難控製,“天地”也就顯得更加“無情”。
  照說杜甫寫到“天地終無情”,已經極其深刻地揭露了兵役製度的不合理,然而這一場戰爭的性質不同於寫《兵車行》的時候。當此國家存亡迫在眉睫之時,詩人從維護祖國的統一角度考慮,在控訴“天地終無情”之後,又說了一些寬慰的話。相州之敗,本來罪在朝廷和唐肅宗,杜甫卻說敵情難以預料,用這樣含混的話掩蓋失敗的根源,目的是要給朝廷留點麵子。本來是敗兵,卻說是“歸軍”,也是為了不致過分叫人喪氣。“況乃王師順,撫養甚分明”。唐軍討伐安史叛軍,當然可以說名正言順,但哪裡又能談得上愛護士卒、撫養分明呢?另外,所謂戰壕挖得淺,牧馬勞役很輕,郭子儀對待士卒親如父兄等等,也都是些安慰之詞。杜甫講這些話,都是對強征入伍的中男進行安慰。詩在揭露的同時,又對朝廷有所回護,杜甫這樣說,用心是很苦的。實際上,人民蒙受的慘痛,國家麵臨的災難,都深深地刺激著他沉重而痛苦的心靈。
  杜甫在詩中所表現的矛盾,除了有他自己思想上的根源外,同時又是社會現實本身矛盾的反映。一方麵,當時安史叛軍燒殺擄掠,對中原地區生產力和人民生活的破壞是空前的。另一方麵,唐朝統治者在平時剝削、壓迫人民,在國難當頭的時候,卻又昏庸無能,把戰爭造成的災難全部推向人民,要捐要人,根本不顧人民死活。這兩種矛盾,在當時社會現實中尖銳地存在著,然而前者畢竟居於主要地位。可以說,在平叛這一點上,人民和唐王朝多少有一致的地方。因此,杜甫的“三吏”“三彆”既揭露統治集團不顧人民死活,又旗幟鮮明地肯定平叛戰爭,甚至對應征者加以勸慰和鼓勵,也就不難理解了。因為當時的人民雖然怨恨唐王朝,但終究咬緊牙關,含著眼淚,走上前線支持了平叛戰爭。  
(餘恕誠)
---------------------------------------------
  原注:收京後作。雖收兩京,賊猶充斥。

  按:此下六詩,多言相州師潰事,乃乾元二年自東都回華州時,經曆道途,有感而作。錢氏以為自華州之東都時,誤矣。師氏曰:從《新安吏》以下至《無家彆》,蓋紀當時鄴師之敗,朝廷調兵益急,雖秦之謫戍,無以加也。《唐書》:新安,隋縣。貞觀二年,屬河南府。《九域誌》:縣有兩鄉。黃生曰:諸篇自製詩題,有千古自命意。六朝人擬樂府,無實事而撰浮詞,皆妄語不情。

  客行新安道,喧呼聞點兵①。借問新安吏,縣小更無丁②。府帖昨夜下③,次選中男行④。中男絕短小,何以守王城⑤。

  (從點兵後,記一時問答之詞。客行,公自謂。《杜臆》:借問二句,公問詞。府帖二句,吏答詞。中男二句,公歎詞。)

  ①《通鑒》:北魏高歡,使張華原以簿曆營點兵。樂府《木蘭詩》:“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②《杜臆》:更無丁,言豈無餘丁可遣乎?夜帖早行,守城急也。③【朱注】《隋書》:追東宮兵帖,上台宿衛。《通鑒注》:兵帖,軍籍。【盧注】相州之役,正丁戰死,因及次丁。考之《周禮》,凡起徒役,無過家一人,以其餘為羨。惟田與追胥竭作大故致餘子。守王城,大故也。④《太宗紀》:上遣使點兵,並點中男,魏征固執以為不可,顧炎武曰:《通鑒》:建中元年,楊炎作兩稅,人無丁中,以貧富為差。按唐製:人有丁、中、黃、小之分。注雲,天寶三載,令民十八以上為中男,二十三以上成丁。杜詩“府帖昨夜下,次選中男行”,即此也。⑤唐之東都,即周之王城,

  今為河南府。肥男有母送①,瘦男獨伶愕②。白水暮東流③,青山猶哭聲④。莫自使眼枯⑤,收汝淚縱橫。眼枯即見骨,天地終無情⑥。

  (此於臨行時作悲憫之語。白水流,比行者。青山哭,指居者。《杜臆》:就中男內,看他或瘦或肥,有母無母,及同行送行之人,一齊俱哭,而以哭聲二字括之,何等筆力,下不言朝廷而言天地,諱之也。)①肥男瘦男,閒後漢趙孝語,詳見八卷。②古樂府《猛虎行》:“少年惶且怖,伶俜到他鄉”。潘嶽《寡婦賦》:“少伶俜而偏孤”。③劉楨詩:“泛泛東流水”。④阮籍詩:“北望青山阿”。⑤眼枯,淚竭也。《韓非子》:卞和哭於楚山之下,泣儘而繼之以血。⑥《晉書》郭文曰:“情由憶生。不憶故無情。”

  我軍取相州,日夕望其平。豈意賊難料,歸軍星散營①。就糧近故壘②,練卒依舊京③。掘壕不到水④,牧馬役亦輕。況乃王師順,撫養甚分明。送行勿泣血⑤,仆射如父兄⑥。

  (此為送行者作寬慰之語。前軍潰敗,後軍繼行,恐人心惶懼,曰就糧,見有食也。曰練卒,非臨陣也。曰掘壕、牧馬,見役無險也。且師順則可製勝,撫養則能優恤,俱說得愷至動情。《杜臆》:此不言軍敗而雲歸軍,亦諱之也。子儀時已進中書令,而仍稱舊官,蓋功著於仆射,而禦士素寬,此就其易曉者以安之也。此章前二段各八句,後段十二句收。)

  ①《春秋運鬥樞》:“璿樞星散”。《通鑒》:九節度圍鄴城,自冬涉春。慶緒食儘,克在朝夕。而諸軍既無統帥,城久不下,上下解體。思明自魏州引兵趨鄴,每營選精騎五百,日於城下抄掠,諸軍樵采甚艱,乏食思潰。三月,戰於安陽河北,大風晝晦,官軍潰而南,賊潰而北。子儀以朔方軍斷河陽橋,保東京,築南北兩城而守之。②【盧注】時子儀尚有軍糧六七萬石,故曰就糧。魏明帝詩:“飲觀故壘處”。③《吳越春秋》:“揀練士卒。”舊京,謂東都。陶潛詩:“平生去舊京”。④壕,城下池也。⑤《易》:“泣血漣如。”⑥《漢書·百官表》:仆射,秦官,自侍中、尚書,博士郎皆有。古者重武官,有射以督課之。應劭曰:仆,主也。《通典》:唐左右二仆射,本副尚書令,自尚書令廢,仆射為宰相。開元元年,改為左右丞相,從二品。天寶元年,複舊。《淮南子·兵略》:“上視下如子,則下視上如父。上視下如弟,則下視上如兄。”王應麟曰:《毛詩》:“雖則如毀,父母孔邇。”此雲“仆射如父兄”,意正近之。張綖曰:凡公此等詩,不專是刺。蓋兵者凶器,聖人不得已而用之。故可已而不已者,則刺之。不得已而用者,則慰之哀之。若《兵奉行》、前後《出塞》之類,皆刺也,此可已而不已者也。若夫《新安吏》之類,則慰也。《石壕吏》之類,則哀也。此不得已而用之者也。然天子有道,守在四夷,則所以慰衰之者,是亦刺也。

  陸時雍曰,少陵五古,材力作用,本之漢魏居多。第出手稍鈍,苦雕細琢,降為唐音。夫一往而至者,情也。必然必不然者,意也。意死而情活,意跡而情神,意近而情遠,意偽而情真,情意之分,古今所由判矣。少陵精矣、刻矣、高矣、卓矣,然而未齊千古人者.以意勝也。假令以《古詩十九首》與少陵作,便是首首皆意。假令以《新安》、《石壕》諸什與古人作,便首首皆有神往神來,不知而自至之妙。
-----------仇兆鼇 《杜詩詳注》-----------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杜甫简介

杜甫杜甫(公元712—公元770),漢族,河南鞏縣(今鞏義市)人。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杜少陵,杜工部等,盛唐大詩人,世稱“詩聖”,現實主義詩人,世稱杜工部、杜拾遺,代表作“三吏”(《新安吏》《石壕吏》《潼關吏》)“三彆”(《新婚彆》《垂老彆》《無家彆》)。原籍湖北襄陽,生於河南鞏縣。初唐詩人杜審言之孫。唐肅宗時,官左拾遺。後入蜀,友人嚴武推薦他做劍南節度府參謀,加檢校工部員外郎。故後世又稱他杜拾遺、杜工部。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一生寫詩1500多首,詩藝精湛,被後世尊稱為“詩聖”。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杜甫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