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李白的诗 > 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

《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

年代: 作者: 李白
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相攜及田家,童稚開荊扉。
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
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
長歌吟鬆風,曲儘河星稀。
我醉君複樂,陶然共忘機。
分类标签:田園詩 唐詩三百首

作品赏析

【注解】:
1、翠微:青翠的山坡。
2、鬆風:指古樂府《風入鬆》曲,也可作歌聲隨風入鬆林解。
3、機:世俗的心機。

【韻譯】:
從碧山下來,暮色正蒼茫,
伴隨我回歸,是皓月寒光。
我不時回頭,把來路顧盼:
茫茫小路,橫臥青翠坡上。
路遇山人,相邀去他草堂,
孩兒們聞聲,把荊門開放。
一條幽徑,深入繁茂竹林,
枝丫蘿蔓,輕拂我的衣裳。
歡聲笑語,主人留我住宿,
擺設美酒,把盞共話蠶桑。
長歌吟唱,風入鬆的樂章,
歌罷夜闌,河漢稀星閃亮。
我醉得胡塗,你樂得癲狂,
歡樂陶醉,同把世俗遺忘。

【評析】:
??這是一首田園詩,是詩人在長安供奉翰林時所寫。全詩寫月夜在長安南麵的終南
山,去造訪一位姓斛斯的隱士。詩寫暮色蒼茫中的山林美景和田家庭院的恬靜、流露
出詩人的稱羨之情。
??詩以“暮”開首,為“宿”開拓。相攜歡言,置酒共揮,長歌風鬆,賞心樂事,
自然陶醉忘機。這些都是作者真情實感的流溢。
??此詩以田家、飲酒為題材,很受陶潛田園詩的影響。然陶詩顯得平淡恬靜,既不
首意染色,口氣也極和緩。如“曖曖無人村,依依墟裡煙”、“采菊東籬下,悠然見
南山”等等。而李詩卻著意渲染。細吟“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歡言得所憩,美
酒聊共揮”,就會覺得色彩鮮明,神情飛揚。可見陶李兩者風格迥異。

【簡析】:
終南山,在今陝西西安市南,地近京城而又山林幽靜。斛斯山人想來是一位隱士,同時是李白的好朋友。這首詩隻寫一次很平常的作客經過,但寫出了很淳樸的感情。

--引自"超純齋詩詞"bookbest.163.net
翻譯、評析:劉建勳 

down zhongnan mountain
to the kind pillow and bowl of husi

down the blue mountain in the evening,
moonlight was my homeward escort.
looking back, i saw my path
lie in levels of deep shadow....
i was passing the farm-house of a friend,
when his children called from a gate of thorn
and led me twining through jade bamboos
where green vines caught and held my clothes.
and i was glad of a chance to rest
and glad of a chance to drink with my friend....
we sang to the tune of the wind in the pines;
and we finished our songs as the stars went down,
when, i being drunk and my friend more than happy,
between us we forgot the world.


  我國的田園詩以晉末陶潛為開山祖,他的詩,對後代影響很大。李白這首田園詩,似也有陶詩那種描寫瑣事人情,平淡爽直的風格。
  李白作此詩時,正在長安供奉翰林。從詩的內容看,詩人是在月夜到長安南麵的終南山去造訪一位姓斛斯的隱士。首句“暮從碧山下”,“暮”字挑起了第二句的“山月”和第四句的“蒼蒼”,“下”字挑起了第二句的“隨人歸”和第三句的“卻顧”,“碧”字又逗出第四句的“翠微”。平平常常五個字,卻無一字虛設。“山月隨人歸”,把月寫得如此脈脈有情。月尚如此,人而不如月乎?第三句“卻顧所來徑”,寫出詩人對終南山的餘情。這裡雖未正麵寫山林暮景,卻是情中有景。不正是旖旎山色,使詩人迷戀不已嗎?第四句又是正麵描寫。“翠微”指青翠掩映的山林幽深處。“蒼蒼”兩字起加倍渲染的作用。“橫”有籠罩意。此句描繪出暮色蒼蒼中的山林美景。這四句,用筆簡煉而神色俱佳。詩人漫步山徑,大概遇到了斛斯山人,於是“相攜及田家”,“相攜”,顯出情誼的密切。“童稚開荊扉”,連孩子們也開柴門來迎客了。進門後,“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寫出了田家庭園的恬靜,流露出詩人的稱羨之情。“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得所憩”不僅是讚美山人的庭園居室,顯然也為遇知己而高興。因而歡言笑談,美酒共揮。一個“揮”字寫出了李白暢懷豪飲的神情。酒醉情濃,放聲長歌,直唱到天河群星疏落,籟寂更深。“長歌吟鬆風,曲儘河星稀”句中青鬆與青天,仍處處綰帶上文的一片蒼翠。至於河星既稀,月色自淡,這就不在話下了。最後,從美酒共揮,轉到“我醉君複樂,陶然共忘機”,寫出酒後的風味,陶陶然把人世的機巧之心,一掃而空,顯得淡泊而恬遠。
  這首詩以田家、飲酒為題材,很顯然是受陶潛詩的影響,然而兩者詩風又有不同之處。陶潛的寫景,雖未曾無情,卻顯得平淡恬靜,如“暖暖遠人村,依依墟裡煙”。“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微雨從東來,好風與之俱”之類,既不染色,而口氣又那麼溫緩舒徐。而李白就著意渲染,“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不僅色彩鮮明,而且神情飛揚,口氣中也帶有清俊之味。在李白的一些飲酒詩中,豪情狂氣噴薄湧泄,溢於紙上,而此詩似已大為掩抑收斂了。“長歌吟鬆風,曲儘河星稀。我醉君複樂,陶然共忘機。”可是一比起陶詩,意味還是有差彆的。陶潛的“或有數鬥酒,閒飲自歡然”,“過門輒相呼,有酒斟酌之”,“何以稱我情,濁酒且自陶”,“一觴雖自進,杯儘壺自傾”之類,稱心而出,信口而道,淡淡然無可無不可的那種意味,就使人覺得李白揮酒長歌仍有一股英氣,與陶潛異趣。因而,從李白此詩既可以看到陶詩的影響,又可以看到兩位詩人風格的不同。
(濃熙乾)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白简介

李白李白(701年2月28日—762),字太白,號青蓮居士。中國唐朝詩人,有“詩仙”之稱,是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漢族,祖籍隴西郡成紀縣(今甘肅省平涼市靜寧縣南),出生於蜀郡綿州昌隆縣(今四川省江油市青蓮鄉),一說生於西域碎葉(今吉爾吉斯斯坦托克馬克)。逝世於安徽當塗縣。其父李客,夫人有許氏、劉氏等四位,育二子(伯禽、天然)一女(平陽)。存世詩文千餘篇,代表作有《蜀道難》、《行路難》、《夢遊天姥吟留彆》、《將進酒》等詩篇,有《李太白集》傳世。公元762年病卒,享年61歲。其墓在安徽當塗,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