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蘇軾的诗 > 臨江仙 送王緘

《臨江仙 送王緘》

年代: 作者: 蘇軾
忘卻成都來十載,因君未免思量。憑將清淚灑江陽。故山知好在,孤客自悲涼。坐上彆愁君未見,歸來欲斷無腸。殷勤且更儘離觴。此身如傳舍,何處是吾鄉。
分类标签:悼亡詩 思鄉詩

作品赏析

【注釋】:
此詞將送彆的惆悵 、悼亡的悲痛、政治的失意、鄉思的愁悶交織在一起,表達了詞人極度傷感悲苦的心緒。詞的上片寫悲苦的由來、發展和不能自己的情狀,下片寫送彆的情懷及內心的自我排遣。
開頭兩句“忘卻成都來十載 ,因君未免思量”,寫的是作者十年來對亡妻的徹骨相思。蘇軾愛妻王弗自至和元年(1054)嫁到蘇家以後,一直很細心地照顧著丈夫的生活。蘇軾於婚後五年開始宦遊生涯,王弗便在蘇軾身邊充當賢內助。蘇軾性格豪爽,毫無防人之心,王弗有時還要提醒丈夫提防那些慣於逢迎的所謂“朋友”,夫妻感情極為深篤 。不料到治平二年(1065),王弗突然染病身亡 ,年僅二十六歲。這對蘇軾來說,打擊非常之大。為了擺脫悲痛的纏繞,他隻好努力設法“忘卻”過去的一切。而大凡人之至情,越是要“忘卻 ”,越是不易忘卻。從王弗歸葬眉山至妻弟王緘到錢塘看望蘇軾 ,其間相隔正好“十載”,這“十載”蘇軾冇有一年不在想念王弗 。“忘卻”所起的作用不過是把紛繁堆積的難以忍受的悲痛,化為長久的有節製的悲痛而已。但是王緘的到來,一下子勾起了往日的回憶;日漸平複的感情創傷重又陷入了極度的痛楚之中。“憑將清淚灑江陽”,憑,憑仗,煩請。這句的意思是:今日送彆,請你將我傷心之淚帶回家鄉 ,灑向江頭一吊。王緘此來 ,與蘇軾盤桓數日,蘇軾得知“故山好在 ”,自感寬慰,但又覺得自己宦跡飄零,賦歸無日,成為天涯孤客,於是,不禁悲從中來。所謂“悲涼 ”,意蘊頗豐。蘇軾當時因為與變法派政見不合而被迫到杭州任通判,內心本來就有一種壓抑、孤獨之感,眼下與鄉愁、旅思及喪妻之痛攪混在一起,其心情之壞,更是莫可名狀了。
過片“坐上彆愁君未見,歸來欲斷無腸 ”,切入送彆的詞旨。毋庸置疑,王緘的到來,在蘇軾悲涼的感情中多少增添了幾分暖意,而現在王緘又要匆匆離去,作者自然感到難以為懷了,於是國憂、鄉思、家恨,統統融進了“彆愁”之中,從而使這彆愁的分量更有千鈞之重。“歸來欲斷無腸”,是說這次相見之前及相見之後 ,愁腸皆已斷儘,以後雖再遇傷心之事,亦已無腸可斷了 。“殷勤且更儘離觴”一句,意在借酒澆愁 ,排遣離懷,而無可奈何之意,亦見於言表。
結尾兩句 ,蘇軾吐露將整個人生一切看破之意。《漢書·蓋寬饒傳》雲:“富貴無常 ,忽則易人。此如傳舍,閱人多矣 。”本詞“此身如傳舍”一句借用上述典故而略加變通,以寓“人生如寄”之意。又《列子·天瑞篇》雲 :“古者謂死人為歸人。夫言死人為歸人,則生人為行人矣 。行而不知歸,失家者也。”歇拍“何處是吾鄉”暗用其意。對此,顧隨評曰 :“人有喪其愛子者 ,既哭之痛,不能自堪 ,遂引石孝友《西江月》詞句,指其子之棺而詈之曰 :‘譬似當初冇你。’常人聞之,或謂其徹悟 ,識者聞之,以為悲痛之極致也。此詞結尾二句與此正同 。”(《顧隨文集·東坡詞說》)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蘇軾简介

蘇軾蘇軾(1037-1101),北宋文學家、書畫家。字子瞻,又字和仲,號東坡居士。漢族,眉州眉山(今屬四川)人。與父蘇洵,弟蘇轍合稱三蘇。他在文學藝術方麵堪稱全才。其文汪洋恣肆,明白暢達,與歐陽修並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詩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在藝術表現方麵獨具風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對後代很有影響,與辛棄疾並稱蘇辛;書法擅長行書、楷書,能自創新意,用筆豐腴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與黃庭堅、米芾、蔡襄並稱宋四家;畫學文同,喜作枯木怪石,論畫主張神似。詩文有《東坡七集》等,詞有《東坡樂府》。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蘇軾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