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柳宗元的诗 > 彆舍弟宗一

《彆舍弟宗一》

年代: 作者: 柳宗元
零落殘魂倍黯然,雙垂彆淚越江邊。
一身去國六千裡,萬死投荒十二年。
桂嶺瘴來雲似墨,洞庭春儘水如天。
欲知此後相思夢,長在荊門郢樹煙。
分类标签:送彆詩

作品赏析

【注釋】:
越江,即粵江,此處指柳江。

【簡析】:
  元和十一年(816)春,柳宗元的堂弟宗一從柳州(今廣西柳州)到江陵(今湖北江陵縣)去,柳宗元寫了這首詩送彆。全詩蒼茫勁健,雄渾闊遠,感慨深沉,感情濃烈,抒發了詩人政治上生活上鬱鬱不得誌的悲憤之情。

  詩的一、三、四聯著重表現的是兄弟之間的骨肉情誼。一聯開篇點題,點明彆離,描敘兄弟惜彆之情。“越江”,即粵江,這裡是指柳江。兩句意思是說:自己的心靈因長期貶謫生活的折磨,已經成了“零落殘魂”;而這殘魂又遭逢離彆,更是加倍黯然神傷。在送兄弟到越江邊時,雙雙落淚,依依不舍。

  第三聯是景語,也是情語,是用比興手法把彼此境遇加以渲染和對照。“桂嶺”,在今廣西賀縣東北,這裡泛指柳州附近的山嶺。“桂嶺瘴來雲似墨”,寫柳州地區山林瘴氣彌漫,天空烏雲密布,象征自己處境險惡。“洞庭春儘水如天”,遙想行人所去之地,春儘洞庭,水闊天長,山川阻隔,相見很難了。

  詩的最後一聯,說自己處境不好,兄弟又遠在他方,今後隻能寄以相思之夢,在夢中經常夢見“郢”(今湖北江陵西北)一帶的煙樹。“煙”字頗能傳出夢境之神。詩人說此後的“相思夢”在“郢樹煙”,情誼深切,意境迷離,具有濃鬱的詩味。宋代周紫芝曾在《竹坡詩話》中提出非議說:“夢中安能見郢樹煙?‘煙’字隻當用‘邊’字。”清代馬位則認為:“既雲夢中,則夢境迷離,何所不可到?甚言相思之情耳。一改‘邊’字,膚淺無味。”(《秋窗隨筆》)近人高步瀛也說:“‘郢樹邊’太平凡,即不與上複,恐非子厚所用,轉不如‘煙’字神遠。”(《唐宋詩舉要》)後二說有理。“煙”字確實狀出了夢境相思的迷離惝惚之態,顯得情深意濃,十分真切感人。

  這首詩所抒發的並不單純是兄弟之間的骨肉之情,同時還抒發了詩人因參加“永貞革新”而被貶竄南荒的憤懣愁苦之情。詩的第二聯,正是集中地表現他長期鬱結於心的憤懣與愁苦。從字麵上看,“一身去國六千裡,萬死報荒十二年”,似乎隻是對他的政治遭遇的客觀實寫,因為他被貶謫的地區離京城確有五、六千裡,時間確有十二年之久。實際上,在“萬死”、“投荒”、“六千裡”、“十二年”這些詞語裡,就已經包藏著詩人的抑鬱不平之氣,怨憤淒厲之情,隻不過是意在言外,不露痕跡,讓人“思而得之”罷了。我們知道,柳宗元被貶的十二年,死的機會確實不少,在永州就曾四次遭火災,差一點被燒死。詩人用“萬死”這樣的誇張詞語,無非是要渲染自己的處境,表明他一心為國,卻被長期流放到如此偏僻的“蠻荒”之地,這該是多麼不公平、多麼令人憤慨嗬!

  南宋嚴羽在《滄浪詩話》中說:“唐人好詩,多是征戌、遷謫、行旅、彆離之作,往往能感動激發人意。”柳宗元的這首詩既敘“彆離”之意,又抒“遷謫”之情。兩種情意上下貫通,和諧自然地熔於一爐,確是一首難得的抒情佳作。

  (賈文昭)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柳宗元简介

柳宗元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山西運城人,世稱“柳河東” “河東先生”。因官終柳州刺史,又稱“柳柳州”“柳愚溪”,漢族,祖籍河東(今山西省.永濟市運城、芮城一帶)。 柳宗元題跋像 [1]唐代文學家、哲學家、散文家和思想家,與韓愈共同倡導唐代古文運動,並稱為“韓柳”。與劉禹錫並稱“劉柳”。與王維、孟浩然、韋應物並稱“王孟韋柳”。與唐代的韓愈、宋代的歐陽修、蘇洵、蘇軾、蘇轍、王安石和曾鞏, 並稱為 “唐宋八大家”(柳宗元為唐宋八大家之二) 。唐代宗大曆八年(773年)出生於京都長安(今陝西省西安市)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