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盧綸的诗 > 晚次鄂州

《晚次鄂州》

年代: 作者: 盧綸
雲開遠見漢陽城,猶是孤帆一日程。
估客晝眠知浪靜,舟人夜語覺潮生。
三湘衰鬢逢秋色,萬裡歸心對月明。
舊業已隨征戰儘,更堪江上鼓鼙聲。

作品赏析

【注解】:
1、估客:商人。
2、舟人句:因為潮生,故而船家相呼,眾聲雜作。
3、三湘:漓湘、瀟湘、蒸湘的總稱。在今湖南境內。由鄂州上去即三湘地。愁鬢逢
??秋色,是說愁鬢承受著秋色。這裡的鬢發實已衰白,故也與秋意相應。
4、更堪:更難堪,猶豈能再聽。
5、鼓鼙:本指軍中所用大鼓與小鼓,後也指戰事。

【韻譯】:
雲開霧散,可以望見遠遠的漢陽城;
估計起來,這孤舟還須一日的路程。
商賈們白日睡覺,是知道風平浪靜;
船夫們夜裡呼喊,才發覺水漲潮生。
鬢發衰白,與三湘的秋色交相輝映;
離家萬裡,一片歸心伴著明月前行。
我想起家業,早已隨戰爭蕩然無存;
那堪再在江上,聽到頻繁的軍鼓聲?

【評析】:
??這是一首即景抒懷的詩。作者安史之亂時,曾作客鄱陽,南行軍中,路過三湘,
次於鄂州,而寫了這首詩。首聯寫“晚次鄂州”的心情。頷聯寫晚次鄂州的景況。頸
聯寫“晚次鄂州”的聯想。尾聯寫“晚次鄂州”的感慨。這首詩隻截取飄泊生活中的
片斷,卻反映了廣闊的社會背景。詩中流露厭戰,傷老,思歸之情。全詩淡雅而含
蓄,平易而熾熱,反複詠育,舒暢自若,韻味無窮。“估客晝眠知浪靜,舟人夜語覺
潮生。”是動中寫靜,靜中寫動的名句。

--引自"超純齋詩詞"bookbest.163.net 翻譯、評析:劉建勳

【簡析】:
這首詩寫的是流離之情,行舟的情景寫得生動細致,並對戰亂不斷發出無奈的感歎。

---------------------------
  《全唐詩》於本篇題下注“至德中作”,時當在安史之亂的前期。由於戰亂,詩人被迫浪跡異鄉,流徙不定。在南行途中,他寫了這首詩。

  首聯寫“晚次鄂州”的心情。濃雲散開,江天晴明,舉目遠眺,漢陽城依稀可見,因為“遠”,還不可及,船行尚須一天。這樣,今晚就不得不在鄂州停泊了。詩人由江西溯長江而上,必須經過鄂州(治所在今湖北武漢市武昌),直抵湖南。漢陽城在漢水北岸,鄂州之西。起句即點題,述說心情的喜悅,次句突轉,透露沉鬱的心情,用筆騰挪跌宕,使平淡的語句體現微妙的思致。詩人在戰亂中風波漂泊,對行旅生涯早已厭倦,巴不得早些得個安憩之所。因此,一到雲開霧散,見到漢陽城時,怎能不喜。“猶是”兩字,突顯詩人感情的驟落。這二句,看似平常敘事,卻仿佛使人聽到詩人在撥動著哀婉纏綿的琴弦,傾訴著孤淒苦悶的心曲,透紙貫耳,情韻不匱。

  次聯寫“晚次鄂州”的景況。詩人簡筆勾勒船艙中所見所聞:同船的商賈白天水窗倚枕,不覺酣然入夢,不言而喻,此刻江上揚帆,風平浪靜;夜深人靜,忽聞船夫相喚,雜著加纜扣舷之聲,不問而知夜半漲起江潮來了。詩人寫的是船中常景,然而筆墨中卻透露出他晝夜不寧的紛亂思緒。所以儘管這些看慣了的舟行生活,似乎也在給他平增枯澀乏味的生活感受。

  三聯寫“晚次鄂州”的聯想。詩人情來筆至,借景抒懷:時值寒秋,正是令人感到悲涼的季節,無限的惆悵已使我兩鬢如霜了;我人往三湘去,心卻馳故鄉,獨對明月,歸思更切!“三湘”,指湖南境內,即詩人此行的目的地。而詩人的家鄉則在萬裡之遙的蒲州(今山西永濟)。秋風起,落葉紛下,秋霜落,青楓凋,詩人無賞異地的秋色之心,卻有思久彆的故鄉之念。一個“逢”字,將詩人的萬端愁情與秋色的萬般淒涼聯係起來,移愁情於秋色,妙合無垠。“萬裡歸心對月明”,其中不儘之意見於言外,有迢迢萬裡不見家鄉的悲悲戚戚,亦有音書久滯縈懷妻兒的淒淒苦苦,真可謂愁腸百結,煞是動人肺腑。

  末聯寫“晚次鄂州”的感慨。為何詩人有家不可歸,隻得在異域他鄉顛沛奔波呢?最後二句,把憂心愁思更深入一層:田園家計,事業功名,都隨著不停息的戰亂喪失殆儘,而烽火硝煙未滅,江上不是仍然傳來乾戈鳴響,戰鼓聲聲?詩人雖然遠離了淪為戰場的家鄉,可是他所到之處又無不是戰雲密布,這就難怪他愁上加愁了。詩的最後兩句,把思鄉之情與憂國愁緒結合起來,使本詩具有更大的社會意義。

  這首詩,詩人隻不過截取了飄泊生涯中的一個片斷,卻反映了廣闊的社會背景,寫得連環承轉,意脈相連,而且迂徐從容,曲儘情致。在構思上,不用典故來支撐詩架;在語言上,不用豔藻來求其綺麗;在抒情上,不用潑墨來露出筋骨。全詩淡雅而含蓄,平易而熾熱,讀來覺得舒暢自若,饒有韻味。

  (周溶泉 徐應佩)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盧綸简介

盧綸盧綸(約737-約799),字允言,唐代詩人,大曆十才子之一,漢族,河中蒲(今山西省永濟縣)人。天寶末舉進士,遇亂不第;代宗朝又應舉, 屢試不第。大曆六年,宰相元載舉薦,授閿鄉尉;後由王縉薦為集賢學士,秘書省校書郎,升監察禦史。出為陝府戶曹、河南密縣令。後元載、王縉獲罪,遭到牽連。德宗朝複為昭應令,又任河中渾瑊元帥府判官,官至檢校戶部郎中。有《盧戶部詩集》。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