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張孝祥的诗 > 生查子

《生查子》

年代: 作者: 張孝祥
遠山眉黛橫,媚柳開青眼。樓閣斷霞明,簾幕春寒淺。杯延玉漏遲,燭怕金刀剪。明月忽飛來,花影和簾卷。

作品赏析

【注釋】:
這首詞或題秦觀作,字句亦略異。詞寫一位女了從傍晚到深夜的春愁。主人公的感情與周圍環境自然融合,風格清婉淡雅,讀時須細細體味,久而方知其味。
上片寫傍晚。開頭二句寫環境同時暗中引出人物。
《生查子》是個小令,形式宛如兩首仄韻的五言絕句,篇幅短小,不能儘情鋪敘,用筆務須精神。因此它在描寫景物的同時即照顧到人物,抓住主要特征,勾勒幾筆。遠山以眉言,楊柳以眼說,便是抓住未出場的女主人公最傳神的地方加以暗點。遠山,是古代一種畫眉的式樣。《西京雜記》卷二雲:“文君姣好,眉色如望遠山,臉際常若芙蓉 。”宇文氏《妝台記》還說因受卓文君影響,時人效畫遠山眉 。“媚柳開青眼”,本謂柳葉初生,細長如人之睡眼初睜,饒有媚態。元稹《生春》詩第九“何處生春早?春生柳眼中 ”,即指此。通常詩詞中皆以柳葉比眉,這裡詞人為了避免落套,而以柳葉形容美人之俏眼,用語可謂新奇。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韋莊《荷葉杯》詞雲 :“一雙愁黛遠山眉 ,不忍更思惟 。”可見遠山眉往往含有愁情。
一雙遠山眉、新柳眼,已隱隱透露出女主人公的淡淡哀愁。
三、四兩句逐漸寫到人物所處的環境 。“樓閣”乃女子的居處 ,“簾幕”乃室內陳設的帷幕,有時也指帳子。賀鑄《減字浣溪沙》有“樓角紅綃(一作初銷 )一縷霞”句 ,色彩明麗,此詞“樓閣斷霞明”,與賀詞詞境近似。“簾幕春寒淺”,表明此刻女子正無聊獨處,漸覺陣陣微寒飄入妝樓,傳向羅幕。他冇有圍,似可窺見女主人公的內心世界。
過片二句寫夜間女主人公的活動。比之上片寫傍晚景色,又更加細致一層。然細品詞意,此乃寫女子長夜難耐的心情 。所謂“杯延玉漏遲”(作秦觀詞者“延”字為“嫌”),是說主人公以酒銷愁,但覺時間過得太慢,正是俗語所說的“歡娛嫌夜短,愁苦怨更長”了。燭怕金刀剪 ”,是說把燒焦了的燭芯剪了一次又一次 ,以至不堪再剪。這是描寫女子獨對孤燈,坐待天明。這兩句中,杯和燭本為無知之物,但詞人卻把它們擬人化,竟說酒杯也嫌漏刻過於遲緩,蠟燭也怕剪刀剪得頻繁 。語似無理 ,然而詞中的無理之語,往往是至情之語。其心情之痛苦,自是不言而喻了。
最後二句,以振蕩之筆寫靜謐之景,遂使詞情揚起,色調突然趨向明朗。從詞中寫景來看,先是寫傍晚時的霞明,次是寫夜深時的燭暗,至此則讓鑽出雲縫的明月,穿簾入戶。詞中人物的感情也仿佛隨著光線的變化,時而陰沉,時而開朗。其中“忽飛來”三字,表現月色之突然明朗,心情之突然暢快,非常準確。寫月亮如此生動 ,在整個宋詞史上也極其突出。
蘇軾《洞仙歌》“繡簾開,一點明月窺人”,明月本在天空 ,因簾開而照入,人或未覺也 ;“月色忽飛來,花影和簾卷”,天空本無月色,忽爾突現如天外飛來,人遂卷簾而歡接之,則是有意去看月。有如中夕孤獨無聊,見客至而起迎,雖本非所盼,亦有勝於無。從另外一頭看,也似乎是月亮對人有情,在女子深居寂寞之際,忽然撥雲而出,殷勤下顧。誠如東坡詞所謂“明月多情來照戶”(《漁家傲·七夕》)。一筆而四麵玲瓏,堪稱高手。“花影和簾卷”,也是極富含蘊的名句。張先《歸朝歡》詞雲 :“曈曈,嬌柔懶起,簾幕卷花影 ”,是寫日間情景。此詞在構思上可能受到他的影響,但時間放在夜裡,日影改為月影,卻彆具一番情趣。月光忽然照進室內,閨中人要卷簾看月,把照在簾幕上的花影也一齊卷起了。月色未現時原無花影,“花影和簾卷 ”顯然在“月色飛來”之後。不說看月而說卷簾,說卷簾又用“花影和簾卷”這樣優美精致的詞句來表述,不純是以景結情,還通過行動以表達內心。此刻閨中佳人是怎麼想的呢,作者冇有明言,隻是把這種帶有象征意味的景象呈現出來,讓讀者去想象,去品味。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含蓄不儘,意在言外。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張孝祥简介

張孝祥     張孝祥張孝祥(1132-1170),字安國,彆號於湖居士,漢族,曆陽烏江(今安徽省和縣)人,生於明州鄞縣(今浙江寧波)。南宋著名詞人,書法家。父親張祁,任直秘閣、淮南轉運判官。少年時闔家遷居蕪湖(今安徽省蕪湖市)。紹興二十四年(1154)廷試,高宗(趙構)親擢為進士第一。授承事郎,簽書鎮東軍節度判官。由於上書為嶽飛辯冤,為當時權相秦檜所忌,誣陷其父張祁有反謀,並將其父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張孝祥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