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王建的诗 > 望夫石

《望夫石》

年代: 作者: 王建
望夫處,江悠悠。化為石,不回頭。
上頭日日風複雨,行人歸來石應語。
分类标签:愛情詩

作品赏析

【注釋】:

  這是一首依據古老的民間傳說寫成的抒情小詩。相傳,古代有個女子,因為丈夫離家遠行,經久未歸,就天天上山遠望,盼望丈夫歸來。但是許多年過去了,丈夫終未回來,這女子便在山巔化為石頭。石頭的形象如一位女子翹首遠望,人們就把此石稱作望夫石,此山稱作望夫山了。這個故事起源於今湖北武昌附近,由於流傳廣泛,許多地方都有望夫山、望夫石、望夫台。在我國古典詩歌中,有不少以這富有浪漫主義色彩的民間傳說作為題材的作品,王建的這首《望夫石》感深情切,在眾多的詩作中獨具特色。

  頭四句十二字,繪出了一幅望夫石生動感人的圖畫。這裡有浩浩不斷的江水,江畔屹立著望夫山,山頭佇立著狀如女子翹首遠眺的巨石。山,無語佇立;水,不停地流去。山、水、石,動靜相間,相映生輝,形象之鮮明,自不待言。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段描繪中,包孕了豐富的思想內容,融入了詩人的深摯情意。“望夫處,江悠悠”,寫出望夫石的環境、氣氛。“悠悠”二字,描繪江水千古奔流,滔滔不絕,既交代了故事發生的背景,渲染了濃鬱的抒情氣氛,同時又襯托望夫石的形象,把靜立江邊的石頭寫活:仿佛是一尊有靈性的石雕傍江而立,翹首遠望,她有生命,她在思念,在等待。這種以動景襯靜物的手法,不僅使畫麵生動,有立體感,而且也暗喻了思婦懷遠,思念之情的綿綿不絕。讀到這裡,我們自然會想起白居易《長相思》詞的名句:“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這悠悠不儘的情思,同悠悠不絕的江水,不是很相象的麼?“悠悠”在這裡既是寫景狀物,渲染環境氣氛,又是摹情寫人,形象地描畫了思婦相思的情狀。這二句情與景融,不可分割,富有形象性和藝術感染力,真有一石三鳥之妙。

  “化為石,不回頭”,詩人又以擬人手法具體描繪望夫石的形象。人已物化,變為石頭;石又通靈,曲儘人意,人與物合,情與景諧。這不僅形象地描畫出望夫石的生動形象,同時也把思婦登臨的長久,想念的深切,對愛情的忠貞不渝刻畫得淋漓儘致。這二句緊承上文,是對古老的優美的民間傳說作了生動的藝術概括,著筆不多,卻收到了動人的藝術效果。

  接下去,“山頭日日風複雨”,是說望夫石風雨不動,堅如磐石,年年月月,日日夜夜,長久地經受著風吹雨打,然而它冇有改變初衷,依然佇立江岸。這裡寫的是石頭的形象和品格,說的仍是思婦的堅貞。她曆經了種種艱難困苦,飽嘗了相思的折磨,依然懷著至死不渝的愛情,依然在盼望著,等待著遠方的行人。這純樸而優美的節操,這堅貞的愛情,難道不令人同情和起敬麼?

  千種相思,萬種離情,她有多少話要對遠行的丈夫傾吐啊!“行人歸來石應語”,詩人在結句處把筆宕開,作了浪漫的推想:待到遠行的丈夫歸來之 時,這佇立江邊的石頭定然會傾訴相思的衷腸啊!然而,丈夫在何方?行人何日歸?“妾心正斷絕,君懷那得知”(郭震《子夜四時歌·春歌》),丈夫可曾知道思婦的相思麼?行人歸來日,石頭能否說話呢?這些都留給讀者去思索,詩人卻就此戛然停筆了。結句實在是含悠然不儘之意,給人以美的啟示和美的享受。

  這首詩於平淡質樸中,蘊含著豐富的內容。詩人隻描寫了一個有包孕的片段的景物和自己一刹間的感受,平平寫出,象是信手拈來,不費力氣,然而卻是情意無窮,耐人咀嚼,發人深想,極有情味,很能引起人們的共鳴。

  (張秉戍)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王建简介

王建王建(約767-約830)  唐詩人。字仲初,潁川(今河南許昌)人,享年約六十七歲。家貧,“從軍走馬十三年”,居鄉則“終日憂衣食”,四十歲以後,“白發初為吏”,沉淪於下僚,任縣丞、司馬之類,世稱王司馬。他寫了大量的樂府,同情百姓疾苦,與張籍齊名。又寫過宮詞百首,在傳統的宮怨之外,還廣泛地描繪宮中風物,是研究唐代宮廷生活的重要材料。他寫過一些小詞,彆具一格,《調笑令》,原題為“宮中調笑”,可見本是專門供君王開開玩笑的,王建卻用來寫宮中婦女的哀怨:“團扇,團扇,美人並來遮麵。玉顏憔悴三年,誰複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陽路斷。”末句斬釘截鐵,守望之情,躍然紙上。又如《江南三台》:“揚州池邊小婦,長乾市裡商人。三年不得消息,各自拜鬼求神。”純是白描,彆有情趣。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