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賀鑄的诗 > 半死桐/鷓鴣天

《半死桐/鷓鴣天》

年代: 作者: 賀鑄
重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壟兩依依。空床臥聽南窗雨,誰複挑燈夜補衣。
分类标签:悼亡詩 思念詩 婉約詩

作品赏析

【注釋】

①閶門:本為蘇州西門,這裡代指蘇州。
②梧桐半死:比喻喪偶。
③原上草,露初晞:比喻死亡。晞:乾掉。
④舊棲:舊居。 新壟:新墳。

【評解】

這首悼亡詞充滿了詩人對亡妻懷念之情。上片寫妻子死後詩人的淒涼和孤零。開始即以“萬事非”寫出不堪回首的慨歎。下片寫詩人對妻子的懷念。“挑燈夜補衣”,再現了亡妻日夜辛勞,甘於過清苦生活的場麵。以此為結,突出表現了詩人對亡妻深沉的悼念之情。全詞寫得哀婉柔麗,真摯感人。

【集評】

張燕瑾《唐宋詞選析》:賀鑄退居蘇州,本來就心情抑鬱,“閒愁”頗多,亦頗大;在蘇州又死去了妻子,這就給他布滿陰霾的心頭,又增添了一層烏雲。這首悼念亡妻的詞作。出語沉痛,感情深摯,很能感動人。
--引自惠淇源《婉約詞》

這是一首悼之詞,表現作者對亡妻趙氏的深摯追懷。詞中通過舊地重遊抒發感情,追念了作者與亡妻在長期同甘共苦的生活中培育出來的深厚愛情。全詞觸景生情,出語沉痛,情真意切,哀怨淒婉,動人肺腑。
上片起二句用賦 ,直抒胸臆。“閶門”是蘇州城西門。詞人回到蘇州,一想起和自己相濡以沫的妻子已長眠地下 ,不禁悲從中來,隻覺得一切都不順心,遂脫口而出道:“重過閶門萬事非”。接以“同來何事不同歸 ”一問 ,問得十分無理,實則文學往往是講“情 ”而不講“理”的 ,極“無理”之辭,正是極“有情”之語。
以下兩句,以連理樹的半死、雙棲鳥的失伴來比擬自己的喪偶 。“清霜”二字,以秋天霜降後梧桐枝葉凋零 ,生意索然,比喻妻子死後自己也垂垂老矣。
“頭白 ”二字一語雙關 ,鴛鴦頭上有白毛(李商隱《石城》詩:“鴛鴦兩白頭。”),而詞人此時已屆五十,也到了滿頭青絲漸成雪的年齡。這兩句形象地刻畫出了作者本人的孤獨的淒涼。
換頭“原上草,露初晞”一句,承上啟下,亦比亦興 。本自漢樂府喪歌《薤露》:“薤上露,何易晞!
用原草之露初晞暗指夫人的新歿,是為比,緊接上片,與“梧桐半死 ”共同構成“博喻”;同時,原草晞露又是荒郊墳場應有的景象 ,是為興,有它尋夫先路,下文“新壟”二字的出現就不顯得突兀。
“舊棲”句至結尾複用賦體。因言“新壟”,順勢化用陶淵明《歸田園居 》五首其四“徘徊丘壟間,依依昔人居”詩意,牽出“舊棲 ”。下文即很自然地轉入到自己在“舊棲”中的長夜不眠之思——“空床臥聽南窗雨 ,誰複挑燈夜補衣!這既是抒情最高潮,也是全詞中最感人的兩句。這兩句,在平實的細節與意象中表現妻子的賢慧,勤勞與恩愛,以及伉儷間的相濡以沫,一往情深,讀來令人哀惋淒絕,感慨萬千。
這首詞,藝術上以情思纏綿,婉轉工麗見長。作者善於把一些使人捉摸不到的情感形象化,將情與景和諧地融為一體 。詞中以“梧桐半死”“鴛鴦失伴”等形象化的比喻 ,表達了作者內心深處的亡妻之痛,又用草間霜露,比喻人生的短促,這比直陳其事更具藝術效果。末三句“舊棲”“新壟”、“空床”、“聽雨”既寫眼前淒涼的景狀,又抒發了孤寂苦悶的情懷。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賀鑄简介

賀鑄 賀鑄(1052~1125) 北宋詞人。字方回,號慶湖遺老。漢族,衛州(今河南衛輝)人。宋太祖賀皇後族孫,所娶亦宗室之女。自稱遠祖本居山陰,是唐賀知章後裔,以知章居慶湖(即鏡湖),故自號慶湖遺老。   賀鑄 (1052-1125年3月18日) 字方回,又名賀三愁,自號慶湖遺老,祖籍山陰(今浙江紹興),生長於衛州(今河南新鄉一帶,州治在汲縣)。長身聳目,麵色鐵青,人稱賀鬼頭。孝惠皇後族孫,授右班殿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賀鑄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