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張說的诗 > 蜀道後期

《蜀道後期》

年代: 作者: 張說
客心爭日月,來往預期程。
秋風不相待,先至洛陽城。

作品赏析

[注釋](1)蜀道後期:指作者出使蜀地,未能如期歸家。(2)客心:客居外地者的心情。(3)預:事先準備。

[譯文]出使蜀地,歸家的急切之情好像在與日月爭時間,來往的日程事先已經策劃好,可秋風不等待我,先到了我的家鄉洛陽城。

  這首詩是張說在校書郎任內出使西川時寫的,雖隻寥寥二十字,卻頗能看出他寫詩的技巧和才華。

  一個接受任務到遠地辦事的人,總是懷著對親人的眷戀,一到目的地,就掐指盤算著回歸的日期,這種心情是很自然的。但張說能把這種幽隱的心情“發而為詩”,而且壓縮在兩句話裡,卻不簡單。

  “客心爭日月,來往預期程。”“客心”是旅外遊子之心,“爭日月”,象同時間進行一場爭奪戰。這“爭”字實在下得好,把處在這種地位的遊子的心情充分表露出來了。“來往預期程”,是申說自己所以“爭日月”的緣故。公府的事都有個時間規定,那就要事先進行準備,作出計劃,所以說是“預”。十個字把詩人當時麵臨的客觀情況,心裡的籌劃、掂量,都寫進去了,簡煉明白,手法很高明

  這十個字又是下文的伏筆。本來使蜀的日程安排是十分緊湊的,然而詩人回歸之心更急切,他要力爭按時回洛陽。他是洛陽人,在洛陽有家,預期回歸,與家人團聚。

  下文忽然來個大轉折:“秋風不相待,先至洛陽城。”不料情況突變,原定秋前趕回洛陽的希望落空了。遊子之心,當然悵惘。然而詩人卻有意把人的感情隱去,繞開一筆,埋怨起秋風來了:這秋風嗬,也是夠無情的,它就不肯等我一等,徑自先回洛陽城去了。

  這一筆,妙在避開了率直無味的毛病,而且把人格化了的秋風形容為“無情的秋風”。這秋風先至,自然要引起許多煩惱。可以試想,秋風一至洛陽,親人們必然要翹首企盼;而自己未能如約的苦衷就更不用說了。淡淡一筆,情致雋永深厚。

  在這裡,詩人到底是埋怨秋風,還是抒發心中的煩惱?詩中冇有明說,頗費人尋繹,正是所謂“含不儘之意見於言外”(歐陽修《六一詩話》)。不過可以想見,詩人對於這次情況的突然變化,確實感到意外,或有點不滿,不過他用的是“含蓄”的語言罷了。

  張說早些時就寫過一首《被使在蜀》詩:“即今三伏儘,尚自在臨邛。歸途千裡外,秋月定相逢。”歸期定在秋月,即此詩所謂“預期程”。不料時屆秋令,秋風已起,比詩人“先至洛陽城”,他卻落後了,即詩題所謂“後期”。秋風本是按時而起,無所謂“先”;隻因詩人歸期“後”了,便顯出秋風的“先”來。兩首合看,於詩中的情味當有更深的體會。

  (劉逸生)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張說简介

張說 張說(667年~730年) 唐代文學家,詩人,政治家。字道濟,一字說之。原籍範陽(今河北涿縣),世居河東(今山西永濟),徙家洛陽。   張說(667~730) 唐代文學家,詩人,政治家。字道濟,一字說之。原籍範陽(今河  張說北涿縣),世居河東(今山西永濟),徙家洛陽。武後策賢良方正,張說年才弱冠,對策第一,授太子校書。累官至鳳閣舍人。因忤旨流配欽州,中宗朝召還。睿宗朝同中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