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元稹的诗 > 離思

《離思》

年代: 作者: 元稹
曾經滄海難為水,
除卻巫山不是雲。
取次花叢懶回顧,
半緣修道半緣君。
分类标签:悼亡詩

作品赏析

【注釋】:
《雲溪友議》雲:“元稹初娶京兆韋氏,字蕙叢,官未達而若貧……韋蕙叢逝,不勝其悲,為詩悼之曰……‘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詩句由《孟子·儘心》“觀於海者難為水,遊於聖人之門者難為言”蛻變而成。句意為:曾經到過大海見過海水,覺得其它的水就難說是水了;除去巫山上的神女之雲,再也冇有如此奇美的雲了。海水深廣而洶湧,自然使江湖河泊裡的水相形見絀。宋玉《高唐賦》雲,巫山之雲為神女所化,“上屬於天,下見於淵,珍怪奇緯,不可稱論”;陸遊《入蜀記》雲,“神女峰上有白雲數片,如鸞鶴翔舞徘徊,久之不散,亦可異也。”如此之雲,彆處的雲與之相比,自然黯然失色。“難為”“不是”,顯然是誇張說法,但“滄海”、“巫山”的形象為水中之最,雲中之尤,各為世間之唯一,至大至美,凡經曆過、觀賞過的人,對其他的水與雲,確實很難看上眼了。詩人“索物以托情”,語近思遠,風情宛然,強調了抒情對象的無與倫比,表達了對亡妻韋惠叢的無限仰慕及忠貞不二的愛情,從而既表明心跡,又告慰亡妻。孟子兩句,一為“難為水”,一為“難為言”,元一為“難為水”,一為“不是雲”,不僅出新,用詞也善變化。

  今人用此兩句,常喻人的閱曆廣,眼界就開闊,追求的目標就更高。

——摘自網上
http://www.eicsj.sheisnet.sh.cn/magazine/n-9901/149.htm

  此為悼念亡妻韋叢之作。詩人運用“索物以托情”的比興手法,以精警的詞句,讚美了夫妻之間的恩愛,表達了對韋叢的忠貞與懷念之情。

  首二句“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是從《孟子·儘心》篇“觀於海者難為水,遊於聖人之門者難為言”變化而來的。兩處用比相近,但《孟子》是明喻,以“觀於海”比喻“遊於聖人之門”,喻意顯明;而這兩句則是暗喻,喻意並不明顯。滄海無比深廣,因而使彆處的水相形見絀。巫山有朝雲峰,下臨長江,雲蒸霞蔚。據宋玉《高唐賦序》說,其雲為神女所化,上屬於天,下入於淵,茂如鬆榯,美若嬌姬。因而,相形之下,彆處的雲就黯然失色了。“滄海”、“巫山”,是世間至大至美的形象,詩人引以為喻,從字麵上看是說經曆過“滄海”、“巫山”,對彆處的水和雲就難以看上眼了,實則是用來隱喻他們夫妻之間的感情有如滄海之水和巫山之雲,其深廣和美好是世間無與倫比的,因而除愛妻之外,再冇有能使自己動情的女子了。

  “難為水”、“不是雲”,情語也。這固然是元稹對妻子的偏愛之詞,但象他們那樣的夫妻感情,也確乎是很少有的。元稹在《遣悲懷》詩中有生動描述。因而第三句說自己信步經過“花叢”,懶於顧視,表示他對女色絕無眷戀之心了。

  第四句即承上說明“懶回顧”的原因。既然對亡妻如此情深,這裡為什麼卻說“半緣修道半緣君”呢?元稹生平“身委《逍遙篇》,心付《頭陀經》”(白居易《和答詩十首》讚元稹語),是尊佛奉道的。另外,這裡的“修道”,也可以理解為專心於品德學問的修養。然而,尊佛奉道也好,修身治學也好,對元稹來說,都不過是心失所愛、悲傷無法解脫的一種感情上的寄托。“半緣修道”和“半緣君”所表達的憂思之情是一致的,而且,說“半緣修道”更覺含意深沉。清代秦朝釪《消寒詩話》以為,悼亡而曰“半緣君”,是薄情的表現,未免太不了解詩人的苦衷了。

  元稹這首絕句,不但取譬極高,抒情強烈,而且用筆極妙。前兩句以極至的比喻寫懷舊悼亡之情,“滄海”、“巫山”,詞意豪壯,有悲歌傳響、江河奔騰之勢。後麵,“懶回顧”、“半緣君”,頓使語勢舒緩下來,轉為曲婉深沉的抒情。張弛自如,變化有致,形成一種跌宕起伏的旋律。而就全詩情調而言,它言情而不庸俗,瑰麗而不浮豔,悲壯而不低沉,創造了唐人悼亡絕句中的絕勝境界。“曾經滄海”二句尤其為人稱誦。

  (閻昭典)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元稹简介

元稹元稹(779年-831年,或唐代宗大曆十四年至文宗大和五年),字微之,彆字威明,漢族,唐洛陽人(今河南洛陽)。父元寬,母鄭氏。為北魏宗室鮮卑族拓跋部後裔,是什翼犍之十四世孫。早年和白居易共同提倡“新樂府”。世人常把他和白居易並稱“元白”。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