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晁衝之的诗 > 臨江仙·憶昔西池池上飲

《臨江仙·憶昔西池池上飲》

年代: 作者: 晁衝之
憶昔西池池上飲,年年多少歡娛。
彆來不寄一行書,尋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

安穩錦衾今夜夢,月明好渡江湖。
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後,管得落花無。
分类标签:宋詞三百首

作品赏析

【注釋】:
此詞以衝淡隱約的情致,抒寫記憶中的歡娛以及追蹤已逝的夢影而不得的悵惘之情。
詞起筆直接敘述當年和朋友們在汴京西池(金明池)暢飲的歡娛情景,從“年年多少歡娛”的語氣中隱隱透露了物是人非的極為沉重的悵惘情緒。此處當然是在因列名元祐黨籍受禍以後所產生的對往事的回憶 。從“ 彆來不寄一行書”一句裡,可以聽出遷客逐臣憂讒畏譏心情的弦外之音。接著下麵更進一層設想,彆說分手後斷絕音信,即使而今仍象以往一樣天天見麵,誰又敢和當初那般親密談論呢?所以說“尋常相見了 ,猶道不如初”,這是由追憶往事聯係現實所悟出的道理 。語言平淡通俗 ,卻勾畫出在嚴酷政治壓迫下反常的社會現象。
下片轉寫到個人目前的處境和想法。政治環境既然如此險惡,把人逼到息交絕遊的境地,他現在隻能在被錦屏圍障著的七尺臥榻上得到一點安全感,在那上麵做著自己的夢了 。“安穩錦屏今夜夢,月明好渡江湖 ”,兩句說得很富於詩意,內中卻藏著一段沉鬱的情思。當此之際,在羅網而無羽翼的處境,既與古人相同 ,杜甫《 夢李白》的詩句似乎是詞人心有所通、借以寄情的媒介。杜詩說“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又說“落月滿屋梁,猶疑照顏色”,是寫故人月夜赴夢;“告歸常局促,苦道來不易;江湖多風波,舟楫恐失墜 ”,是寫夢中故人來也艱難。詞人既然為自己安排了一個好夢,自然也祝願故人夢魂趁今夜月明,“好渡江湖”,飛來相會。詞語對杜詩的運用似反實正 ,都是對故人命運的關注 。患難知交的相濡以沫,卻以歡暢的語氣出之,其悲更甚下文“相思休問定何如 ”,仍是懸想與夢中故人相見後的情景,深知彼此眼前處境,也不須互相問訊起居何如了。這一句仍然從杜甫懷念李白詩句生發。杜甫《送孔巢父謝病歸遊江東兼呈李白》詩末雲 :“南尋禹穴見李白,道甫問信今何如 。”問“何如”即問安,六朝時已有此語。南朝梁王筠《與長沙王彆書》:“高秋淒爽,體中何如 ?”也見於六朝人偽托漢斑固撰的《 漢武帝內傳 》:“不審比來起居何如 ?”自唐至宋沿用,吳曾《能改齋漫錄·事始》便說 :“今世書問往還,必曰‘不審比來起居何如’。”舉《漢武帝內傳》為證。下麵接著抒發他的感歎:“情知春去後,管得落花無!”
春天都已過去了 ,落花的命運悲慘 。詞非道自然規律,抒傷春之愁,而是另有寄托。這個“春天”是政治上的春天 ,“落花”是指他們那一班受風雨摧殘的同道。向他們發出“季子平安否”之類的問訊,更增辛酸。這兩句比喻,含意顯豁,情深語痛。
這是一首寄宴頗深 ,但文筆淡雅的小詞,頗耐回味。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晁衝之简介

  晁衝之,宋代江西派詩人。生卒年不詳。字叔用,早年字用道。濟州巨野(今屬山東)人。晁氏是北宋名門、文學世家。晁衝之的堂兄晁補之、晁說之、晁禎之都是當時有名的文學家。早年師從陳師道。紹聖(1094~1097)初,黨爭劇烈,兄弟輩多人遭謫貶放逐,他便在陽翟(今河南禹縣)具茨山隱居,自號具茨。十多年後回到汴京,當權者欲加任用,拒不接受。終生不戀功名,授承務郎。他同呂本中為知交,來往密切。其子晁公武是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