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李清照的诗 > 浣溪沙

《浣溪沙》

年代: 作者: 李清照
淡蕩春光寒食天,
玉爐沈水嫋殘煙,
夢回山枕隱花鈿。

海燕未來人鬥草,
江梅已過柳生綿,
黃昏疏雨濕秋千。
分类标签:寒食節 婉約詩

作品赏析

【注釋】

①淡蕩:形容春光疏淡駘蕩。
②沉水:沉香。
③花鈿:一種花形首飾。
④鬥草:古代民間一種鬥草的遊戲。
⑤生綿:謂柳楊花飄絮。

【評解】

此詞上片寫春光駘蕩,屋內香爐嫋煙,人睡初醒;下片淡淡幾筆,勾勒寒食節的初
春景色與民間習俗,情韻全出。

【集評】

《譚評詞辨》卷一:易安居士獨此篇有唐調。選家爐冶,遂標此奇。
-------------------------
這首詞為作者早年所作 ,以白描手法寫了熏香、花鈿、鬥草、秋草等典型的少女時代的事物,借以抒發作者愛春惜春的心情。
上片寫少女春睡初醒情景,用的是倒敘,頭兩句是第三句睡醒後的所見所感 。“淡蕩”猶蕩漾,形容春光融和遍滿。寒食節當夏曆三月初,正是春光極盛之時。熏爐中燃點著沉水香,輕煙嫋繞,暗寫閨室的幽靜溫馨 。這兩句先寫出春光的宜人,春閨的美好。
第三句寫閨中之人 ,詞中冇有去寫她的容貌、言語、動作,隻從花鈿寫她睡醒時的姿態 。“山枕”謂枕形如山 。“夢回山枕隱花鈿”是少女自己察覺到的,不是彆人看出來的。暮春三月,春困逼人,她和衣而臥,不覺沉沉入睡,一覺醒來,才覺察自己凝妝睡去,自己也覺詫異。熏香已殘,說明入睡時間已久,見出她睡得那樣沉酣香甜。她夢回猶倚山枕,出神地望著室外的蕩漾春光,室內的沉香煙嫋,一種潛藏的春思隱約如見。這幾句不事修飾,淡淡道來,卻彆有一番情致。
下片寫少女的心曲 。“海燕未來人鬥草,江海已過柳生綿 ”。古人以為燕子產於南方,春末夏初渡海飛來,故稱海燕 。“鬥草”是用花草賭賽勝負的一種遊戲。時節已到寒食,為什麼不見燕子飛來呢?女伴們鬥草嬉戲,情懷是多麼歡暢。江梅花期已過了,楊柳又正在飛花。這裡寫的是少女眼中所見,心中所感種種景致說明春事已經過半,當此時少女的春閨寂寞、情懷繚亂 ,含有作者的惜春心情。這兩句對仗工整,既有動態,更有細微的心理活動,極儘工巧之妙。
“黃昏疏雨濕秋千 ”,寫的是另一種境界。秋千本是少女喜歡的遊戲,尤其是當寒食時節更是無此不歡。這一句寫的是黃昏時忽然飄起細雨,把秋千灑濕了,這是一種“無可奈何”的情緒的外現,同上兩句所寫的有精神上的契合 ,都是少女春日心情的寫照。
此句寫春愁卻不用“春愁”二句,隻言雨中秋千,卻道出愁緒萬縷。
這首詞以物寫人,以景寫情,把春日少女的姿態和內心世界寫得活靈活現,有“無我之境”的妙趣。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清照简介

李清照李清照(1084-1155),濟南章丘(今屬山東)人,號易安居士。宋代女詞人,婉約詞派代表。早期生活優裕,與夫趙明誠共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據中原時,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歎身世,情調感傷,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提出詞“彆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李清照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