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李清照的诗 > 念奴嬌·蕭條庭院

《念奴嬌·蕭條庭院》

年代: 作者: 李清照
蕭條庭院,又斜風細雨,重門須閉。寵柳嬌花寒食近,種種惱人天氣。險韻詩成,扶頭酒醒,彆是閒滋味。征鴻過儘,萬千心事難寄。
樓上幾日春寒,簾垂四麵,玉闌乾慵倚。被冷香消新夢覺,不許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遊春意。日高煙斂,更看今日晴未。

作品赏析

【注釋】

①險韻詩:以冷僻難押的字做韻腳的詩。
②扶頭酒:易醉的酒。
③初引:初長。《世說新語·賞譽》:“於時清露晨流,新桐初引。”
這兩句形容春日清晨,露珠晶瑩欲滴,桐樹初展嫩芽。

【評解】

這首詞寫雨後春景,抒深閨寂寞之情。上片寫“心事難寄”,從陰雨寒食,天氣惱
人,引出以詩酒遣愁。下片說“新夢初覺”,從夢後曉晴引起遊春之意。全詞以細膩曲
折的筆觸。
通過春景的描寫,真切地展示詩人獨居深閨的心理情態。語淺情深,清麗婉妙。

【集評】

黃昇《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前輩嘗稱易安“綠肥紅瘦”為佳句。
餘謂此篇“寵柳嬌花”之語,辦甚俊奇,前此未有能道之者。
楊慎《詞品》:“清露晨流,新桐初引”,用《世說》入妙。王世貞《藝苑扈言》:
“寵柳嬌花”,新麗之甚。
李攀龍《草堂詩餘雋》:上是心事,難以言傳,下是新夢,可以意會。
鄒祇謨《遠誌齋詞衷》:李易安“被冷香消新夢覺,不許愁人不起。”
用淺俗之語,發清新之思,詞意並工,閨情絕調。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寫心緒之落寞,語淺情深。“蕭條”兩句,言風雨閉
門,“寵柳”兩句,言天氣惱人。四句以景起。“險韻”兩句,言詩酒消遣;“征鴻”
兩句,言心事難寄,四句以情承。換頭,寫樓高寒重、玉闌懶倚。“被冷”兩句,言懶
起而不得不起。“不許”一句,頗婉妙。“清露”兩句,用《世說》,點明外界春色,
抒欲圖自遣之意。末兩句宕開,語似興會,意仍傷極。蓋春意雖盛,無如人心悲傷,欲
遊終懶,天不晴自不能遊,實則即晴亦未必果遊。
-------------------------
根據詞意,這首詞當作於南渡之前。明誠出仕在外,詞人獨處深閨,每當春秋暇日,一種離情彆緒便油然而生。這首詞寫的就是春日離情。
“蕭條庭院”句寫詞人所處的環境,給人以寂寞幽深之感。庭院深深,寂寥無人,令人傷感;兼以細雨斜風,則景象之蕭條,心境之淒苦,更覺愴然。一句“重門須閉 ”,寫詞人要把門兒關上,實際上她是想關閉心靈的窗戶。
“寵柳嬌花寒食近,種種惱人天氣 ”,這兩句由斜風細雨,而想到寵柳嬌花,既傾注了對美好事物的關心,也透露出惆悵自憐的感慨 。“蕭條庭院”句在遣辭造句上,也顯示了詞人獨創的才能。“寵柳嬌花”是以和易安名句”綠肥紅瘦”相比美,以其字少而意深,事熟而句生,足見錘煉功夫。其中可以引申出這麼一些意思 :春近寒食時節,垂柳繁花,猶得天寵,人來柳陰花下留連玩賞,花與柳便也如寵兒嬌女,成為備受人們愛憐的角色。其中又以人之寵愛為主體奈何臨近寒食清明這種多雨季節,遊賞不成,隻好深閉重門 ,而花受風雨摧殘,也在“惱人”之列。
“險韻詩成,扶頭酒醒,彆是閒滋味”,由天氣、花柳,漸次寫到人物。“險韻詩”,指用冷僻難押的字押韻做詩。“扶頭酒”是飲後易醉的一種酒 。風雨之夕,詞人飲酒賦詩,借以排遣愁緒,然而詩成酒醒之後,無端愁緒重又襲上心頭,“ 彆是閒滋味”。一“閒”字,將傷春念遠情懷,暗暗逗出,耐人尋味 。“征鴻過儘”句點上片主旨,是虛寫,實際上是用鴻雁傳書的典故,暗寓趙明誠走後,詞人欲寄相思,而信使難逢。“萬千心事 ”,關它不住,遣它不成,寄也無方,最後還是把它深深地埋藏心底。
“樓上幾日春寒”句拓開一層,然仍承“萬千心事”意脈。連日陰霾,春寒料峭,詞人樓頭深坐,簾垂四麵。“簾垂四麵”,是上闋“重門須閉”的進一步發展,既關上重門,又垂下簾幕,則小樓之幽暗可知;樓中人情懷之索寞,亦不言而喻了 。“玉闌乾慵倚”,刻畫詞人無聊意緒,而隱隱離情亦在其中。征鴻過儘,音信無憑,縱使闌乾倚遍,亦複何用!闌乾慵倚,樓內寒深 ,枯坐更加愁悶,於是詞人唯有懨懨入睡了。可是又感羅衾不耐春寒,漸漸從夢中驚醒。心事無人可告,唯有托諸夢境;而夢鄉新到,又被寒冷喚回。
其輾轉難眠之意,淒然溢於言表。“不許愁人不起”,多少無可奈何的情緒,都包含在這六字之中,詞人為離情所折磨而痛苦不堪 ,又因明誠外出而實有此情,並非虛構。虛虛實實,感人至深。
從“清露晨流 ”到篇終,詞境為之一變。此前,詞清調苦 ,婉曲深摯;此後,清空疏朗,低徊蘊藉。
“清露晨流 ,新桐初引 ”寫晨起時庭院中景色。從“重門須閉 ”,“簾垂四麵”,至此簾卷門開,頓然令人感到一股盎然生意。日既高,煙既收,本是大好晴天,但詞人還要“更看今日晴未”,說明春寒日久,陰晴不定,即便天已放晴,她還放心不下;暗中與前麵所寫的風雨春寒相呼應,脈絡清晰。以問句作結,更有餘味不儘的意味。
這首詞選本題作“春情”或“春日閨情 ”。全詞從上片的天陰寫到下片的天晴,從前的愁緒縈回到後麵的軒朗,條理清晰,層次井然。詞中感情的起伏和天氣的變化相諧而生,全篇融情入景,渾然天成。是一首彆具一格的閨怨詞。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清照简介

李清照李清照(1084-1155),濟南章丘(今屬山東)人,號易安居士。宋代女詞人,婉約詞派代表。早期生活優裕,與夫趙明誠共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據中原時,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歎身世,情調感傷,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提出詞“彆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李清照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