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李之儀的诗 > 卜算子·我住長江頭

《卜算子·我住長江頭》

年代: 作者: 李之儀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
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
隻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作品赏析

【注釋】

①已:完結。

【評解】

同住長江邊,同飲長江水,卻因相隔兩地而不能相見,此情如水長流不息,此恨綿綿終無絕期。隻能對空遙祝君心永似我心,彼此不負相思情意。語極平常,感情卻深沉真摯。設想很彆致,深得民歌風味,以情語見長。

【集評】

毛晉《姑溪詞跋》:姑溪詞多次韻,小令更長於淡語、景語、情語。
至若“我住長江頭”雲雲,直是古樂府俊語矣。
《唐宋詞鑒賞集》:李之儀的這首詞,是一闋歌頌堅貞愛情的戀歌。
有較高的藝術性,很耐人尋味。
薛礪若《宋詞通論》:李之儀的詞,很雋美俏麗,另具一個獨特的風調。他的《卜算子》,寫得極質樸晶美,宛如《子夜歌》與《古詩十九首》的真摯可愛。
--引自惠淇源《婉約詞》

李之儀這首《卜算子》深得民歌的神情風味,明白如話,複疊回環,同時又具有文人詞構思新巧。
詞以長江起興。開頭兩句,“我”、“君”對起,而一住江頭,一住江尾,見雙方空間距離之懸隔,也暗寓相思之情的悠長。重疊複遝的句式,加強了詠歎的情味,仿佛可以感觸到主人公深情的思念與歎息,在遙隔中翹首思念的女子形象在此江山萬裡的悠廣背景下凸現出來。
三、四兩句,從前兩句直接引出。江頭江尾的萬裡遙隔,引出了“日日思君不見君”這一全詞的主乾;而同住長江之濱,則引出了“共飲長江水 ”。如果各自孤立起來看 ,每一句都不見出色,但聯起來吟味,便覺筆墨之外彆具一段深情妙理。這就是兩句之間含而未宣、任人體味的那層轉折。字麵意思淺直:日日思君而不得見 ,卻又共飲一江之水 。深味之下,似可知儘管思而不見,畢竟還能共飲長江之水。這“共飲”又似乎多少能稍慰相思離隔之恨。詞人隻淡淡道出“不見”與“共飲”的事實,隱去它們之間的轉折關係的內涵,任人揣度吟味,反使詞情分外深婉含蘊。
毛晉盛讚這幾句為“古樂府俊語”(《姑溪詞跋》),可謂一語中的。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 。”換頭仍緊扣長江水,承上“思君不見 ”進一步抒寫彆恨。長江之水,悠悠東流,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休止,自己的相思離彆之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停歇 。用“ 幾時休”、“何時已”這樣的口吻,一方麵表明主觀上祈望恨之能已,另一方麵又暗透客觀上恨之無已。江水永無不流之日,自己的相思隔離之恨也永無銷歇之時。此詞以祈望恨之能已反透恨之不能已,變民歌、民間詞之直率熱烈為深摯婉曲,變重言錯舉為簡約含蓄。
寫到這裡,詞人翻出一層新的意蘊 :“隻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恨之無已,正緣愛之深摯。
“我心 ”既是江水不竭 ,相思無已,自然也就希望“君心似我心 ”,我定不負我相思之意。江頭江尾的阻隔縱然不能飛越 ,而兩相摯愛的心靈卻一脈遙通。
這樣以來,單方麵的相思便變為雙方的期許,無已的彆恨便化為永恒的相愛與期待。這樣,阻隔的雙方在心靈上便得到了永久的滋潤與慰藉 。從“ 此恨何時已 ”翻出“定不負相思意 ”,是感情的深化與升華。
江頭江尾的遙隔在這裡反而成為感情升華的條件了。這首詞的結拍寫出了隔絕中的永恒之愛,給人以江水長流情長在的感受。
全詞以長江水為抒情線索。悠悠長江水,既是雙方萬裡阻隔的天然障礙,又是一脈相通、遙寄情思的天然載體;既是悠悠相思、無窮彆恨的觸發物與象征,又是雙方永恒相愛與期待的見證 。隨著詞情的發展,它的作用也不斷變化,可謂妙用無窮。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之儀简介

李之儀 李之儀(1038~1117)北宋詞人。字端叔,自號姑溪居士、姑溪老農。漢族,滄州無棣(慶雲縣)人。哲宗元祐初為樞密院編修官,通判原州。元祐末從蘇軾於定州幕府,朝夕倡酬。元符中監內香藥庫,禦史石豫參劾他曾為蘇軾幕僚,不可以任京官,被停職。徽宗崇寧初提舉河東常平。後因得罪權貴蔡京,除名編管太平州(今安徽當塗),後遇赦複官,晚年卜居當塗。著有《姑溪詞》一卷、《姑溪居士前集》五十卷和《姑溪題跋》二卷。 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李之儀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