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李白的诗 > 送孟浩然之廣陵

《送孟浩然之廣陵》

年代: 作者: 李白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儘,唯見長江天際流。

作品赏析

又題: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注釋]
  1.黃鶴樓:故址在今湖北武漢市武昌蛇山的黃鵠磯上,傳說有神仙在此乘黃鶴而去,故稱黃鶴樓。
  2.孟浩然:李白的朋友。
  3.之:往。
  4.廣陵:即揚州。
  5.故人:老朋友,這裡指孟浩然。
  6.煙花:指豔麗的春景。
  7.儘:消失。
  8.唯見:隻見。
  9.天際:天邊。

[簡析]
  這是一首送彆詩。孟浩然從湖北到廣陵去,李白在黃鶴樓給他送行,作了這首詩時間應當在李白出蜀漫遊以後。李白從27歲到35歲的將近十年之間,雖然也到處漫遊,但卻比較固定的居住在今湖北安陸境外,這時,他認識了當時著名的詩人孟浩然,孟浩然比他大11歲,本是襄陽(今屬湖北省)人,隱居鹿山門,常在吳、越、湘、閩等地漫遊。這時他正想出遊吳、越一帶,兩位大詩人在黃鶴樓分彆,留下著名詩篇。詩題中“之廣陵”的“之”就是至的意思。
  詩中的第一句“故人西辭黃鶴樓”意思是老朋友要告彆黃鶴樓向東遠行了。因為黃鶴樓在廣陵之西,所以說西辭那麼去的地方也就必然是在東麵了,接著第二句“煙花三月下揚州”揚州既廣陵,由武漢乘船到揚州是由長江下行所以說“下揚州”。這句說孟浩然在陽春三月的時節去,那景如煙花的揚州。揚州本來就以風景美麗而著稱,特彆是春天花木繁盛,景色豔麗,所以李白用煙花來形容孟浩然即將去到的地方,也多少透露了孟浩然對此行的羨慕之意。以上兩句寫送彆情況,還冇有寫離彆之情。
  第三四句孤帆遠影碧空儘,惟見長江天際留。“,寫作者送走了好友,獨自在黃鶴樓遙望風帆遠去的情景,江麵上一隻載著過人東去的船,漸行漸遠,終於在水天相接的碧空中消失,能夠看到的隻剩下滔滔不絕的長江流水作者的感情隨著視線遠去,直望到船兒都已經在碧空中消失。他還佇立著凝望天邊的長江流水,可見他對好友的惜彆之情了。這種離彆之情,倘不是在文字知音之間,是不會如此深刻的。而寫離彆之情的手法,也隻取離彆之地的眼前的景物。把感情藏在景物之中;並不直接抒寫感情,卻越發使人體會到真味情切。
  著首詩中的第三句,在宋朝人編的《萬首唐人絕句》中寫成“孤帆遠影碧山儘”,在陸遊的《入蜀記》中,則寫成“孤帆遠映碧山儘”,並且竭力稱讚他描寫入微。此後不同的版本往往就出現不同的寫法,不過無論是何者,都不失為絕佳詩句。◆
------------------------------------------------
孟浩然是李白非常稱賞的詩界名士,曾有“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的贈詩稱譽之。漫遊天下名山名城,本是性格開放的盛唐文人的風尚,寓居湖北安陸的青年李白,早就有一番“仗劍去國,辭親遠遊,南窮蒼梧,東涉溟海”的旅遊經曆。因此他在武昌名樓——黃鶴樓,送彆詩界名士——孟浩然,去遊曆江左名城——揚州(古時稱為廣陵),麵對著把名樓、名士、名城聯係在一起的“三名兼備”的旅遊盛事,他詩情勃發,對世界的感覺是色彩明麗的,渾無絲毫感傷。
開頭兩句本是交待送彆的時間、地點、目的地,但這種交待被“煙花三月”這個鮮麗的意象感覺化了。李白不是有過一個“夢筆生花”的故事嗎?想不到作為他的天才之象征的做夢中筆頭生花,竟生成了送彆時的三月煙花,贏得前人稱此句為“千古麗句”。天空也被明麗的
世界感覺所感動了,它變得一碧如洗的空明,在它底下順流行進的“孤帆遠影”,何嘗有一絲孤獨感和蒼涼?它牽引著的是海闊天空的生命向往。生命如流水,彆情如流水,無限關注依戀的眼光追隨著消失在視野之外的孤帆遠影,也就化作水天與共,千古長存的長江巨流了。名樓送名士赴名城的一瞬而永恒的情景,便成了盛唐詩人的旅遊豪興的詩化象征。

(光明日報1999.7.22 楊義)
------------------------------------------------
  這首送彆詩有它自己特殊的情味。它不同於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川》那種少年剛腸的離彆,也不同於王維《渭城曲》那種深情體貼的離彆。這首詩,可以說是表現一種充滿詩意的離彆。其所以如此,是因為這是兩位風流瀟灑的詩人的離彆。還因為這次離彆跟一個繁華的時代、繁華的季節、繁華的地區相聯係,在愉快的分手中還帶著詩人李白的向往,這就使得這次離彆有著無比的詩意。
  李白與孟浩然的交往,是在他剛出四川不久,正當年輕快意的時候,他眼裡的世界,還幾乎象黃金一般美好。比李白大十多歲的孟浩然,這時已經詩名滿天下。他給李白的印象是陶醉在山水之間,自由而愉快,所以李白在《贈孟浩然》詩中說:“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紅顏棄軒冕,白首臥鬆雲。”再說這次離彆正是開元盛世,太平而又繁榮,季節是煙花三月、春意最濃的時候,從黃鶴樓到揚州,這一路都是繁花似錦。而揚州呢?更是當時整個東南地區最繁華的都會。李白是那樣一個浪漫、愛好遊覽的人,所以這次離彆完全是在很濃鬱的暢想曲和抒情詩的氣氛裡進行的。李白心裡冇有什麼憂傷和不愉快,相反地認為孟浩然這趟旅行快樂得很,他向往揚州,又向往孟浩然,所以一邊送彆,一邊心也就跟著飛翔,胸中有無窮的詩意隨著江水蕩漾。
  “故人西辭黃鶴樓”,這一句不光是為了點題,更因為黃鶴樓乃天下名勝,可能是兩位詩人經常流連聚會之所。因此一提到黃鶴樓,就帶出種種與此處有關的富於詩意的生活內容。而黃鶴樓本身呢?又是傳說仙人飛上天空去的地方,這和李白心目中這次孟浩然愉快地去揚州,又構成一種聯想,增加了那種愉快的、暢想曲的氣氛。
  “煙花三月下揚州”,在“三月”上加“煙花”二字,把送彆環境中那種詩的氣氛塗抹得尤為濃鬱。煙花者,煙霧迷蒙,繁花似錦也。給人的感覺決不是一片地、一朵花,而是看不儘、看不透的大片陽春煙景。三月,固然是煙花之時,而開元時代繁華的長江下遊,又何嘗不是煙花之地呢?“煙花三月”,不僅再現了那暮春時節、繁華之地的迷人景色,而且也透露了時代氣氛。此句意境優美,文字綺麗,清人孫洙譽為“千古麗句”。
  “孤帆遠影碧空儘,唯見長江天際流。”詩的後兩句看起來似乎是寫景,但在寫景中包含著一個充滿詩意的細節。李白一直把朋友送上船,船已經揚帆而去,而他還在江邊目送遠去的風帆。李白的目光望著帆影,一直看到帆影逐漸模糊,消失在碧空的儘頭,可見目送時間之長。帆影已經消逝了,然而李白還在翹首凝望,這才注意到一江春水,在浩浩蕩蕩地流向遠遠的水天交接之處。“唯見長江天際流”,是眼前景象,可是誰又能說是單純寫景呢?李白對朋友的一片深情,李白的向往,不正體現在這富有詩意的神馳目注之中嗎?詩人的心潮起伏,不正象浩浩東去的一江春水嗎?
  總之,這一場極富詩意的、兩位風流瀟灑的詩人的離彆,對李白來說,又是帶著一片向往之情的離彆,被詩人用絢爛的陽春三月的景色,用放舟長江的寬闊畫麵,用目送孤帆遠影的細節,極為傳神地表現出來了。
  (餘恕誠)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白简介

李白李白(701年2月28日—762),字太白,號青蓮居士。中國唐朝詩人,有“詩仙”之稱,是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漢族,祖籍隴西郡成紀縣(今甘肅省平涼市靜寧縣南),出生於蜀郡綿州昌隆縣(今四川省江油市青蓮鄉),一說生於西域碎葉(今吉爾吉斯斯坦托克馬克)。逝世於安徽當塗縣。其父李客,夫人有許氏、劉氏等四位,育二子(伯禽、天然)一女(平陽)。存世詩文千餘篇,代表作有《蜀道難》、《行路難》、《夢遊天姥吟留彆》、《將進酒》等詩篇,有《李太白集》傳世。公元762年病卒,享年61歲。其墓在安徽當塗,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