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李重元的诗 > 憶王孫 春詞

《憶王孫 春詞》

年代: 作者: 李重元
萋萋芳草憶王孫,
柳外樓高空斷魂,
杜宇聲聲不忍聞。
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門。
分类标签:宋詞三百首 婉約詩

作品赏析

【注釋】

①萋萋:草茂盛貌。 王孫:舊詩詞中對男子的稱呼。 劉安《招隱士》賦:“王
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
②杜宇:即杜鵑鳥。

【評解】

此詞抒寫春閨相思。見芳草而念王孫,登樓眺望而不見伊人歸來。眼前雨打犁花,窗外杜宇聲聲。春色惱人,動人愁思。結尾兩句,渲染出黃昏時分的淒惻氣氛。傷離意緒,也就浮現紙上。全詞委婉曲折,輕柔細膩。

【集評】

虢壽麓《曆代名家詞百首賞析》:這是寫閨人春日思念丈夫的詞。
芳草是觸動情懷的季節;高樓是觸動情懷的地方;杜鵑啼喚,是觸動情懷的聲音;黃昏,指明時候;雨打梨花,指情境。由於情景逼人,閨人念遠的苦思可以想見。
--引自惠淇源《婉約詞》

李重元,傳世詞作僅《憶王孫》四首(春詞、夏詞、秋詞、冬詞),這一首為其四首中的春詞。這首詞所表達的是一個古老的主題 :春愁閨怨。
就其所用詞語看,全詞所用也無非是宋詞中慣用的語彙,如柳外高樓 、芳草斜陽、梨花帶雨、黃昏杜鵑。但是正像有才情的作曲家僅憑借七個音符的不同組合就能構成無數美妙的樂章一樣,這首詞也以其富有感染力的意象組合和不露痕跡而天然精巧的構思,描寫了一個獨立、不可替代的藝術形象。
我們先看一看這首詞的結構。這首詞主要是寫景,通過寫景傳達出一種傷春懷人的思緒。那一份香眇深微的情思是通過景色的轉換而逐步加深加濃,逐步顯示的 。在場景的轉換上,詞作又呈為一種由大到小,逐步收束,詞終而趨於封閉的心態特征。此詞起筆展示的是一種開闊的傷心碧色 :連天芳草,千裡萋萋,極目所望 ,古道晴翠,而思念的人更在天涯芳草外,閨中人的心也輕輕飄揚到天儘頭了。這一句,情與景都呈現出一種杳眇深微的特征。接下來,場景收束為田間路頭楊柳、柳外高樓。繼而,在杜鵑聲聲中,將到黃昏時,隨著時間的推移,場景再次收束為小院梨花帶春雨。最後,螟色入庭院,場景收束為一個無言深閉門的近鏡頭。可以想見,閉門人遊蕩在千裡外的芳心也將最後回到常日緊閉的心扉內。詞作結構由大而小,由外而內,由景生情,總體上表現為收束的特征。這一特征又準確地表現了古代婦女那種內向型的心態。
這首詞的另一個特點是,不以錘煉字句為能,因為可以看見詞中選用的都是一些最常見的意象。這些意象大多在前人詩詞中反複出現過,積澱了豐富的內涵和深厚的民族文化的感情。意象本身就有很強的美的“張力 ”,足以調動人們的生活文化積累,從而幫助讀者想象美麗的意境。比如,詞中寫到的芳草、楊柳、高樓、杜宇、梨花,無一不是中國雅文學中的基本意象。這些意象經過曆代詩人傳唱,已具有一觸即發、聞聲響應的高度感發能力。即以“柳”而論,從《詩經》中的“楊柳依依”到韋莊的“無情是台城柳”,從李白的“春風知彆苦,不遣柳條青”到柳永的“楊柳岸、曉風殘月 ”,那一縷柳絲寄寓了多少中國文人的愁緒啊!人們讀到這個字,就會隨著各自的文化積累不同程度地感受到那種縈繞在心頭的憂怨。再如“芳草”“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淮南小山《招隱士》);“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牛希濟《生查子》);“離恨卻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李煜《清平樂》):“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範仲淹《蘇幕遮》)⋯⋯那無處不在的芳草,承載了遊子思婦的無窮相思。
這首詞中的其他意象也大多具有這種美的聯想性。因此,當作者把這些意象巧妙組合到一起時,就形成了一種具有更豐富的啟發性的畫麵。於是人們在熟悉中發現了陌生,有限中找到了無限。
讀這樣的詞,應當是回味大於思索,聯想重於分析。這樣可以得到比幾句詞的字麵意義更多的東西。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重元简介

遠約1122年(宋徽宗宣和)前後在世,生平不詳,工詞。《全宋詞》收其《憶王孫》詞四首,皆是頗具意境的佳作。例如第一首寫閨閣愁思:佳人高樓遠望,隻見連天芳草,千裡萋萋,而所思之人更在天涯芳草之外;又聽得杜宇聲聲悲鳴,痛“不忍聞”。暝色漸入庭院,主人公在“雨打梨花”的滴瀝聲中步歸繡閣,但心中愁思無疑比此前更加凝重,全詞可謂寫得一派愁氣彌漫。    作品  憶王孫 春詞  萋萋芳草憶王孫。  柳外樓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李重元的其他作品